文:琴语禅音

视频:琴语禅音

图:砂子

猴哥可不是那么容易拍摄的动物,何况还是野生的滇金丝猴。我们一行人吃过早餐便从金沙江畔的其宗村出发,这一次我们拍摄的目的地是香格里拉滇金丝猴国家公园。原本打算赶在八九点钟工作人员统一给猴哥们投食(补充它们自己野外寻觅的食物中所缺乏之营养)的时候到达,遗憾的是由于路上耽搁了时间,当我们到那里时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钟了。

接待我们的园区导游小杨是位温柔漂亮的美女,她一边带我们乘坐景区的电瓶车前往十号观景台,一边告诉我们一定要有心理准备,因为我们错过了金丝猴的统一投食时间,所以有可能很难拍到金丝猴了。她说猴哥们吃饱喝足之后就懒得动不太愿意出来溜达。

滇金丝猴是世界上除人类以外栖息海拔最高的灵长类动物,它们以家庭为单位长年生活在人迹罕至的高山地带,也是生命力最顽强的灵长类动物。从海拔2500米至5000米,其活动范围往往达上百平方公里,而且活动量也很大。特别有意思的是,小杨介绍说,滇金丝猴属于群居动物,实行一夫多妻的婚姻关系,公猴是家长。一般家族都比较庞大,儿孙满堂。而且,虽然它们被称为金丝猴,但香格里拉滇金丝猴并不是金色的,它们有白、灰、黑三种,只不过因为最初在四川发现的金丝猴是金色的,所以才统一命名。

我们下电瓶车之后又步行了很长一段路程才到达十号观景台,放眼望去,哪有什么金丝猴啊?山上除了我们几个人说话之外,就只能听到鸟儿的鸣叫了,根本没有其他动静。等待良久,我们始终看不到金丝猴的踪影,大家只好继续耐心蹲守。善良的小杨凭借自己的经验主动替我们打前哨,悄悄挪动步伐,不时地在附近轻轻呼唤我们:快过来,那边好像有几只猴子出来了。随着小杨的足迹,我们蹑手蹑脚紧随其后,终于陆陆续续地看到金丝猴的身影了。于是大家各显神通,举起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长枪短炮”抓紧机会猛拍。因为不能离得太近,而且金丝猴在树丛里走来跳去的动个不停,所以拍摄效果明显受到影响。尤其是那些活蹦乱跳的小猴子,简直没有一刻是安静的。

  幸运的是,在即将离开的时候,我们遇见了一个金丝猴家庭。虽然隔了一段距离,看不清它们具体有几只,但能够比较清晰地看到它们都倚靠在一棵树的旁边。坐在树根部位体型最大的黑毛金丝猴应该是家长(即公猴),它身边有几只体型略小一些的黑毛猴子,那应该是猴妈妈,它们挨得很近,很安静,一副妻妾成群其乐融融的氛围。几只灰白色的小猴子则顺着树干上蹿下跳的,还时不时相互打打闹闹,偶尔,它们也会跑到父母身边静静呆上片刻。

看着那温馨的画面,我情不自禁一点一点慢慢靠近,若不是小杨担心猴哥攻击及时制止的话,我恐怕会无知无畏走过去摸摸那看上去滑溜溜的猴毛了。相比于猴爸爸和猴妈妈,我更喜欢那些小猴子,因为它们活泼好动古灵精怪,一脸的聪明可爱的样子。不过有的男士似乎更喜欢猴妈妈,说它们的嘴唇比香港某位女明星的唇还要性感,这话惹得我不由自主多看了那母猴几眼,发现她的嘴唇真的很厚,而且是撅着的,如果哪位美女拥有那样的唇,是不是太诱人了?

金丝猴的动作表情也很丰富,一个个眼睛都很有神地随时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变化,可谓是目光炯炯。它们的反应速度就更不用说了,所以我们拍摄的时候几乎都不敢眨眼,生怕错失良机。有两位老兄还时不时用连拍模式,一副不愿放过任何瞬间的节奏。

  因为观猴时间的限制,小杨再三催促,我们才恋恋不舍地告别了那幸福的一家猴。说实话,以前我对猴儿们不太有好感,印象中它们要么脏兮兮让人不愿接近,要么抢东西令人害怕,甚至还有看到攻击人的情形。而这次拍摄滇金丝猴之旅却带给了我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体验。虽然我不太了解金丝猴与之前见过的普通猴哥有何生理结构和性格特点的差异,不过这一次的美好体验真的改变了我对猴哥们的看法。我想,如果人类与自然万物都能够如此和谐共处哪该有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