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 声 催 归

作词:陆洪非

作曲:时白林

演唱:笨狼


钟声催得众姐姐回宫转,

七女我七女我无心回宫院。

转身我再把董永仔细看,

他还在寒窑前徘徊留恋。

我看他忠厚老实长得好,

身世凄凉惹人怜。

他那里忧愁我这里烦闷,

他那里落泪我这里也心酸。

七女有心下凡去,

父王殿前的钟声敲得人心烦,

倘若父王得知晓,

触怒天规要犯大罪。

看天上,阴森森寂寞如牢监,

看人间,董永将去受熬煎。

守着这孤单岁月何时了,

今日我定要去人间。

钟声催归是黄梅戏《天仙配》中非常著名的唱段。它讲述的是七仙女与姐姐们到凌虚台游玩,看到了人间的男耕女织景象,羡慕不已。其中,董永卖身葬父的举动感动了七仙女,七仙女爱慕他为人忠厚老实,又怜惜他身世凄惨,心生爱慕,迟迟不肯离去。


《钟声催归》的开头便是七仙女久久徘徊于凌虚台不肯回宫院的景象。“钟声”代表了一种专制、一种权威。七仙女身为天帝最小的女儿,身份尊贵,却对董永这样一个凡人动情,这是不符合世俗常理的。所以这里的七仙女是矛盾的,可是其“无心回宫院”,又“转身再把董永仔细看”,体现了七仙女对董永的依依不舍与留恋。


董永是一个“在寒窑”“忠厚老实长得好”“身世凄凉惹人怜”的凡人,就是这样的一个凡人将七仙女的情绪带动,“他那里忧愁我这里烦闷”“他那里落泪我这里也心酸”,足以体现七仙女用情之深。


就在七仙女想要下凡之时,钟声再一次地敲响,令她不安。她想到“倘若父王得知晓,触怒天规要犯大罪”,这时的七仙女有些害怕和犹豫不定。但是,她却受不了不能与心爱之人相会的孤单寂寞冷,这空荡荡的天上对她来说犹如牢监,而她所想的是去人间拯救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的董永。最后,七仙女下定决心要去人间,冒着一切的后果与风险也要与董永在一起,这份爱与执着更加凸显了七仙女的勇敢坚定。

   

严凤英

作为一个安徽人,对黄梅戏这一地方戏非常熟悉和喜爱。严凤英老师清亮婉转的声音让人百听不厌,她饰演的七仙女形象已深入人心,无人能够超越。


此段唱腔学的是严凤英版本的。要唱出七仙女忧愁伤感、徘徊不定,所以声音要绵长哀转,很多唱词腔调要绵延不断,对我这个外行来说有很大的难度。

我知道肯定会贻笑大方的,只当是自娱自乐一回吧。


着实是因为喜欢,所以做此美篇,以作纪念。

(部分文字来自网络,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