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芳草地

图片:单反:上上水;手机:芳草地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

婺源,古徽州一府六县之一,一个充满了诗情画意的地方。



不知哪一年开始,一到春天,脑子里就会想起婺源一一这个美丽的地方,己两次慕名前往。今年春暖花开时,避开油菜花盛花期游人的拥挤时段,在花季的精彩尾声时,专门聘请了婺源当地的资深攝导,再次将这份惦念化成了一段美好的婺源深度游,在此将几次前往婺源的图片一并整理合集,留住这份美好。



烟花三月,走进婺源就象走进一场不愿醒来的梦境。


远外一一山峦跌宕起伏,金黄色的油菜花漫山遍野,黛瓦白墙的徽派建筑散落其间,烟雨朦胧、袅袅云雾中,如一幅水墨丹青山水画,人间仙境不过如此啊!



近处一一田野村庄、小桥流水、古树参天、黛瓦白墙,一派古朴悠然的美丽乡村风光。


田野村庄


小桥流水


古树参天


黛瓦白墙



婺源的山不高,隐隐地起伏,温柔地把村庄拥在怀里。



婺源的水不深,潺潺地流出山谷,委婉地环绕着村郭。



婺源的村庄小而宁静,百来户人家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溪水边。



油菜花,这种开在乡野难登大雅之堂,甚至都不能归为花类的菜花,不知从何时开始,己成为人们回归自然、缅怀纯真岁月的一种精神寄托,它似乎代表了人们心中的故乡故土,代表着那没被污染的纯净岁月。



阳春3月,婺源的万亩油菜花梯田,仿佛是每个人内心向往的世外桃源;既使没有面朝大海,也能相遇春暖花开。



置身于那热烈、广袤的油菜花海里,穿田间、上山坡、走曲径、傍小河,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中那淡淡的花香,身上每个细胞和毛孔都舒展开了,欢快地感受着这一片田野的诗情画意。


穿田间


上山坡



细细地看、深深地嗅、慢慢地拍,每一个逃离纷繁城市的人,都能在这寻觅到内心深处那份久违的纯朴与宁静。


走曲径


傍小河



在婺源,与油菜花相得益彰的是山清水秀、鸡犬相闻的田园风光。



尤其是粉墙黛瓦马头墙的徽派建筑,既自然天成,又底蕴深厚,共同构成了清雅淡远的山水画,满足着人们对美丽乡村的所有想象。



浸染百年岁月的粉墙黛瓦依山而建,跌宕起伏的马头墙,层层迭选、错落有致,给婺源增添了古色古香的质感。



行走在婺源的古村古巷里, 河边、小巷、民宅、屋角、砖雕、门饰,风景俯仰皆是,依稀全是梦中故乡的样子。



雨后的小巷青石板路,泛着微光,在时光深处,与你共诉流年。



婺源景色主要分布在东、北两线,前两次我们到婺源己走过了一些著名的古村,这次想以自然风光为主,到较偏僻,但风光更生态原始的古村古迹走一走,故请了攝导包车游览,东、北线各一天,不留遗憾。


第一天一早,我们由攝导带着,先到东线的一个从来没听说过、深山里的小山村一一龙池汰。汽车沿着公路没开一会儿就拐进了进山的小路,路窄得刚好够一辆车行驶,一边是陡直的山壁,一边是悬崖,我们担心对面来车该咋办时,攝导笑着说:放心吧,这深山是不会有车出来的。果不其然,在深山里盘旋了一小时多,没见一辆车一个人,正是一个偏僻的所在。


眼下我们到了龙池汰,深山里的油菜花、梨花、罗卜花等正灿烂盛开,季节比山外晚了至少10天。



龙池汰是群山环抱的山凹里的原生态古村,它远离世俗喧嚣,拢共百来户人家,几乎全是原生态土墙房屋,一派“离世”的淡泊安宁感觉。



春暖花开时,村里的梨花、桃花点缀着金黄色的油菜花,映着群山环抱、斜卧在布满梯田的山坡上的古朴民居,简直就是一幅绝美的油画,有一种恍如世外的感觉。



来到这里,不仅是一次视觉之旅,更是一次心灵之旅。这方宁静的净土能让人放下喧闹世界里的浮躁,你会为那份古朴安宁所感染,对生活的本质有更透彻的反省。



接着,我们到了婺源油菜花景色最棒的江岭。汽车直接开到山顶一号观景台,下车后我们在观景台放眼远望,那山、那花、村庄、人烟,江岭壮观的景色一揽无余,太美了!



攝导带着我们从山顶一路下行、边走边看,整个景观越来越清晰,只见青山怀抱之中,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呈梯田状,从山顶铺散到山谷下,层层叠叠、一望无际,黛瓦白墙的徽派民居夹杂在一片金黄之间,景色壮观惊艳。



一条条梯田上的油菜花欢快地摇曳着、伸展着,欢迎着来自各地的游客。



一片片暖暖的黄,浮动于山野间,在春风中漂荡撩人,使你迫不及待地想要投入其怀抱,与之零距离亲密拥抱。



公路盘旋在油菜花田曲折的线条间,四周青山环绕,山谷盆地中散落着小村庄,一幅美到极致的婺源农村风光画卷。



第三站到庆源,这是有1300多年的古村,四周大山环绕,偏僻深幽,村庄沿一条湍急的小溪两岸而建,素有“小桃源”之称。



沿着村庄河边的青石板街道而走,每隔十几、二十米便有一座石板铺成的小桥,供两岸的人行走。



依河的店铺多在河边建起供行人休息、纳凉的长条靠椅,这就是庆源极具特色的美人靠。



庆源历史久远,原始气息厚重,古建筑成排连片,透出浓浓的怀旧情调。



这里年代久远的老宅也很有特色,吸引着人们看了又看。



高高的“马头”下曾经雪白的墙体,现已到处是斑驳的霉点,黑瓦及青石板缝隙里是厚厚的青苔。这些镌刻在老房子上的恬静光阴,见证着历史的变迁,让人缱绻不舍、魂牵梦绕。



我们东线的最后一站到簧岭,一路上,田野风光撩人,几次停车观赏拍攝。



篁岭位于江湾镇东部石耳山中,四周群山环抱,村落似挂在山崖上,真可谓“地无三尺平”。但自然条件的局限却激发了先民的创造力,他们用平和的心态与崎岖的地形“和平共处”,古老的徽派民居环绕山间,在百米落差的坡地上错落有序排列,房屋鳞次栉比、梯田层层叠叠,景色十分壮观。



这里的春天,梯田里近千亩油菜花集中开放,与桃花、梨花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现在这里投资建设了高空吊桥和缆车,游客可以在吊桥上赏花,俯瞰整个油菜花海,更使簧岭一跃成为婺源最著名的景区。



篁岭的秋季最令人叫绝,我们上次正是秋季去的,现仍印象深刻,现将秋景照片一并合集。每当日出山头、晨曦映照,整个古村徽式民居的土砖外墙与屋顶晒架上,遍布圆圆的晒匾,匾里火红的辣椒、金黄的玉米……,五彩缤粉的丰收果实绘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篁岭晒秋"农俗风情画。



晒秋,是篁岭山居先民在山区生活中创造的生存智慧,是既不占地,又便于收藏,还能充分利用阳光晾晒谷物的原生态方法,500多年来延续至今,并逐渐演化为当地特有的民俗风情。



现在“簧岭晒秋”己演变成一年四季延绵有序,春晒山厥、水笋;夏晒茄子、豆角;秋晒辣椒、黄菊、玉米;冬晒果脯……,那丰收果实的亮丽展示,成了簧岭最亮丽的名片。



村民们追随着阳光晾晒丰收的果实,忙碌而愉悦着。



篁岭以晒秋出名,其实篁岭的古村落格局和房屋建筑结构更有特色,古老的徽派民居随坡地高低错落排列,房屋鳞次栉比很是壮观。



这里一般民宅一楼大门前临道路,二楼后门可到达更高处的另一道路,前门拦腰上下砌墙,与屋外搭建的木架连成一体,用以晾晒农产品,较好解决了坡地无平坦处晒农作物的矛盾。



我们随众多游客一起乘缆车上山到天街,它是一条建在山顶的原汁原味的古村街道,现在政府投资进行了整合,徽式建筑商铺林立、前店后坊,就像一幅活动的“清明上河图”,使古村落风貌及民情民风得到了很好的保护传承。



徽派风格的砖雕、石雕、木雕、竹雕等民间雕刻工艺在这里保存也相对较好,很多民居、祠堂、庙宇、园林上的雕刻每一幅都精美无比、栩栩如生。



最后,结束簧岭游览返回婺源县城时,我们顺道又在月亮湾下车观赏。这是公路边河道里的一处狭长小岛,依山伴水地夹在两岸之间,形状犹如一弯月,与远近高低错落的徽派民居互相辉映,风光也很美。



我们爬到旁边山坡上放眼望去,一湾湖水如弯月静卧,水面平静如镜,倒影着小岛上的树木花草。


几叶小舟飘在河面,撑起几许微澜,撩拨着春天的心事,一幅无以伦比的江南水墨画卷啊!



划一叶扁舟,在春光里走进这水墨的画卷,可好?



第2天,我们按计划走北线。

车开出县城不远,公路旁一处小河清澈的倒影又吸引着我们停车,路上也处处是景啊!




首先来到了思口镇漳村的板凳桥,这是漳河上的一条简易人行桥,每年五、六月份漳河汛期时桥都会被水冲毁,汛期过后,村民又重新修建起来,所以建桥历史悠久,而桥却总是新的,横跨漳河两岸,独特而富诗意。



除这婺源最长的漳口板凳桥外,徽州地区还有很多类似的板凳桥,无一不既方便了河两岸村民的往来,又成为当地绝佳的古老乡土风情。



一河的水,倒映着岸边的树和花,浅浅时光里,有你,有我。



思溪和延村是两个古村落,以思溪河为界,相距1公里左右。


思溪始建于南宋庆元五年(1199年),至今己有800多年历史了。古村背靠群山,面临溪水稻田,山水交相辉映,虽不及江岭及簧岭有名,游人也较少,但静静地更显婉约清丽。



村口思溪河上有一座一个桥墩的风雨廊桥,由村里乡绅募集资金而建于1450年,它横跨在穿村而过的思溪河上,大大方便了村民的往来交通,现在古色古香的廊桥也成了村里老人闲坐聊天的埸所。



思溪村落以明清古建筑为主,走一走一条条安静的青石板小巷,两边斑驳的墙面、光滑的青砖,都充满着历史的痕迹,让人不禁驻足凝视触摸,好好欣赏它古风盎然的神韵。



思溪有许多古宅,敬序堂是其中有代表性的一处,建于清雍正年间,是“聊斋”在思溪的取景地。建筑古色古香、雕刻精致,虽然时光己走远,但风华仍在。



延村始建于北宋元丰年间,村口大片的油菜花田,后面就是一排徽派民居老宅,墙面尽显灰黄发暗破旧,好似一抹淡淡的乡愁,略带忧伤惆怅。



相对于思溪,延村更显斑驳古旧。在婺源别的古村,大多是新宅多、老宅少,而这里刚好相反,老宅众多新宅少。



村里的石板小巷狭窄安静,两旁散落着古旧的老宅,白墙灰黄、黑瓦暗淡、马头墙己破损,斑斑驳驳、长满青苔,印记着岁月的流逝,一派历史久远的沦桑,那份清幽古朴让人感概,有怀旧情结的人更易勾起共鸣。



婺源有许多不太知名的古村落,古色古香、原汁原味,藏着不一般的风光。建村于明代初年的查平坦就是其中之一,眼下我们正在前往的山路颠簸中。


它原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山村,坐落在海拔近700米的山坳里,几年前偶然被攝影师发现,图片中那份幽静的田园风光、采菊东篱下的悠然诗意一经传开,使它慢慢有了人气,但所幸由于交通不便,仍然去的人不多,得以保全着它原始纯朴的本质。


我们到了查平坦,一下车,村前一大片重叠于悬崖之上、如弯月状的梯田油菜花就惊艳地吸引着我们的眼球。



村头村尾大大小小的梨树正绽放着白色的梨花,掩映在徽派建筑间,风景宜人。



查平坦其实并不平坦,整个村庄建在高山之上,除村口外几乎没有平地,百来户人家房屋高低错落、择势而建,有的房子间高低相差十几级台阶。房子也不同于婺源其它村庄一律的徽派建筑,有较新的粉墙黛瓦,也有老旧的土墙红瓦,别具一格。



查平坦村外田野风光优美,远外暗绿色的连绵群山,近处千年的古樟树,梯田里层层叠叠的金黄色油菜花,点缀其间红的桃花、白的梨花,一幅绝妙的人间仙境。



菜地里劳作的村民也让我们感到亲切,民风淳朴、风景宜人啊!



神奇的笔架石碑是查平坦的镇村之碑,村民告诉我们,查平坦建村时在现在碑的原处有一座天生的玉石柱,给村里带来了很好的风水。文革时期,山中林埸的红卫兵认为是封资修的东西给砸了。后村民在玉石柱原址建起了笔架石碑,以保风水永佑福地。



我们听从内心的声音,踏着古村的风水宝地,闻着山中的鸟语花香,走遍了查平坦的村里村外,看了又看,一切真好!



午餐后离开查平坦,我们到了千年古镇新华镇,它文化底蕴深厚,唐朝时就是婺源县府。


新华彩虹桥是著名的宋代廊桥,取唐诗“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而取名。桥长140米,木板铺设的桥面宽3米左右,由四墩五孔、11座廊亭组建而成。廊亭木檐青瓦结顶,两侧有栏杆坐凳,不仅造型优美,更可在雨天供行人歇息,极其符合南方多雨的特性,被国内外媒体誉为“中国最美廊桥”。



龙天塔位于金庸故里、浙源乡凤山村头,是浙溪旁耸立的一座砖石古塔,建于明万历年间,四百多年来历经风吹雨打,仍然屹立不动,为村民们镇火平灾。



离开龙天塔,我们一路向名不见经传的浙源察关水口村而去。到这里,我们是冲着祭酒古桥而来。


古桥历史悠久,建于唐僖宗时,迄今己1200余年,它和水口村古枫树一起,构成一道亮丽的风景,是婺源代言物,在许多有关婺源的宣传中都被隆重推出,是婺源文化底蕴深厚、原汁原味的古迹宝贝。

下车从公路上往下走向河边,看到的祭酒桥感觉并不太惊艳。



从河边踩着石头,走到半干涸的河中间再仔细看,才发现这座青石板单拱桥的特别之处:只见古桥两边有几棵古樟树参天林立,桥体石缝里爬满了藤蔓青苔;拱桥洞与水中倒影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圆形,就像圆规画出来般工整;通过桥孔远望,青山绿水掩映其中,真是不负其名,一派古韵、恬静唯美。

化30元请等在旁边的农民牵着牛、扛着农具从古桥走过,留下了意境深远唯美的照片,很是满足。



菊径古村位于婺源县古坦乡,始建于宋代初期,古村四周高山环绕,小河成大半圆型,绕村庄近一周,是典型的山环水绕古村,被誉为中国最圆的乡村。



我们北线的最后一站是石城,它位于偏远的古坦乡深山中,山中的小气候时令偏晚,村外田野里油菜花开得正盛。



石城的程村仿佛是老天的按排,藏着婺源最美的秋景。


它地理位置独特,东北边村头古木荟萃,有百余棵种植年代久远的古枫树,树高均在35米以上,树冠远远超过小村黛瓦白墙的徽派建筑,将之拥在怀里;村西边是大片田野开阔地,开阔地再过去就是石壁山。站在石壁山上,刚好面对村庄及环绕村东边的古枫,早晨当太阳从东边的群山和古枫中升起时,视线极佳。



这个偏远山区的小村里没有举着小旗的旅游团,自由行游客也不多,它属于那些安静地扛着脚架,默默地背着长枪短炮,目光总是停留在远方的攝影人,是攝影爱好者的赏秋圣地。

我们几年前秋季就己慕名来过这里,见识了它绝美的秋景和晨雾,拍的照片此次一并合集。这次我们有缘又来到这里,再看一下它的春景,也是很有意义的。



每到秋季11月中下旬,村西边的石壁山就成了攝影人的福地。早上5点左右,山上高高低低各处视野好的地方全部被三脚架占满,晚一点去就无位子。

等天透亮后,站在山上远远望去,高大的古枫林一片火红环绕着村庄,粉墙黛瓦的徽派建筑,在袅袅升起的晨雾和炊烟中若隐若现,一幅美妙的国画秋色图就展现在你的眼前。



此时,远处群峦叠嶂,近处古枫、粉墙黛瓦,当阳光穿过山凹打在马头墙上时,光影浮动、虚幻飘缈,美的就像仙境一样,令无数攝影爱好者爱的如痴如狂,是婺源秋拍的精华版。



当晨雾和炊烟慢慢消去,石城的秋景又是另一种美,同样让人拍得爱不释手。



婺源这片神奇的土地,尽管没有令人叫绝的奇山异水,但却以漫山遍野的金黄,和它特有的底蕴深厚的徽派建筑,演绎着春天里美丽乡村的浪漫情怀,吸引着众多热爱它的人蜂拥而至、流连往返……。


真想洒脱得像徐志摩的诗境那样,“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可是婺源的一草一木却让我们难以忘怀,它们会不时地出现在梦境和回忆里,特别是在油菜花盛开的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