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整个无量山开始呈现出生命的活力。火红的山茶花,杜鹃花,合欢花,雪白的野毛花,金黄的黄豆树一一在无量山上一一盛开。红的似火,白的似雪,黄的像金,在春风摇曳下交辉相映。无量山剑湖畔,老熊吼叫声从远方传来,又随着落叶的“沙沙”声消失在群山里。几条岩羊站在陡峭悬崖上举目眺望。一群长臂猿拖儿带女,吼叫着从一片麻栎树上跳过,接着又攀上几棵大红毛树,惊起了几只熟鼠松鼠,搅得它们狼狈而逃。一只花豹爬在一棵参天大树上,伸长四肢眯着眼晴昏昏欲睡。一群山鸡站在桦树上,唱着欢快嘹亮的歌。不时有野花洒落进湖里荡起一圈波纹,到处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普拉达有空就往无量山上跑。他背着铜炮枪,牵着他那条心爱的大黑狗,跑遍了猫头山、金鼎山、通鼻子山、凤冠山、朝阳山、白竹山、大中山大大小小的山头。他用铜炮枪打死了许多野兔、黄鼠狼、麂子、马鹿、猴子、野猪。打下了不少麻鸡、野鸡、白鹇。他常常坐在无量山剑湖畔,望着平静湖水,搂着它心爱的大黑狗,掏出猴子心肝,喂它的大黑狗吃了个饱。然后抽着纸烟,在缕缕青烟中,常常看着鹰嘴岩头上的花豹出神。一群岩羊在悬崖上跳上跳下,最后消失在豹子吼叫声中。
      夕阳夕下,一个人、一条老狗、一支铜炮枪拖着长长背影,慢慢地消失在小路尽头。

      金秋时节,五大爹放上山的黄牛接连丢失了几条,全村青壮年男女上山找了三天也不见其踪影,闹得村子人心惶惶,并惊动了村支书。村支书赶到里崴供销社,打了两斤包谷酒,买了三封沙糕,提着叩开了普拉达家门,几杯酒下肚以后,他俩款开了:
       “阿贵,再搞给它一杯。”
      “你阿几块玉米地望着得吃了嘛。”
      “收成应该不错。”
      “五大爹牛丢了你克后山望瞧,这几天常常听见豹子来叫。”
      “我克守守瞧。”
      村支书心满意足走了。普拉达第二天傍晚带着他心爱的大黑狗上山了。
      他在无量山大麻栗树上蹲守了三天。午夜十分,在银色的月光下,一条豹子出现在眼前,他急忙放了一枪,枪响了,可是打偏了让豹子跑了。接着他又蹲守了一个星期,子夜十分枪响了,在皎洁的月光下,十米开外一只豹子狂叫了几声一动也不动,大黑狗冲上前去站它在身边狂吠不停。许久,普拉达抽出砍柴刀,慢慢接近豹子,借着打火机发出的光芒,在那斑驳血迹旁,豹子翻着白眼僵直地躺在地下。普拉达扛起豹子踏着月光,领着他心爱的大黑狗踏上了回家的路。
      从此以后,村子放出上山的黄牛再也没有丢失过。普拉达也渐渐成了远近闻名的猎手,后来发展到只要他枪一响,无量山的老熊都不敢再出声,麂子都会慌不择路从悬崖上摔死,岩羊会立刻从悬崖消失,天上飞的大雁都会吓得掉下来。

      时光如流水而逝,眼看孩子一天天长大,但是普拉达总往山上跑,空荡荡的家里石头丢进去都打不着一处,惹得他婆娘总是在他耳边臭骂,“无能汉……撵山狗……酒醉包。”他总是嘿嘿一笑而过。他的酒瘾越来越大,因为包谷酒太贵,他改喝了干蔗酒,他总是烟不离手,酒不离口。铜炮枪声时时在无量山中响起,他依旧将猎物心肝掏出来喂他心爱的大黑狗。可是他枪下的猎物开始变少了。
      今年开春,他组织了两个村子大大小小二十几个人,准备了八条铜炮枪,九条撵山狗,接着撵过了两个无量山头,只收获了两条麂子,一条野猪,三只白鹇,搞得村子里的人都对他有怨言,弄得他也灰头灰脸,心里暗暗自责。
      站在无量山上朝阳峰前,仰望着雄伟的山峰,群山像死去一般静静肃穆,蒙蒙胧胧的雾气笼罩在天边,柳絮般的白云从天空中慢慢飘过,一只老鹰在天空中自由在地飞翔,长臂猿地吼叫声从树林中传来……他心里暗想,难道是山神作怪?

      那一年,接连发生了几件怪事。先是乌鸦站在村子樁树头上连叫了三天,半夜里又有两只猫头鹰站在大缅树头上“哭”了七天,惹得村子里的老人心烦意乱。接着,苍鹰接连飞来村子叼鸡,一个星期之内从村子里叨走了四只老母鸡、两只大公鸡。当苍鹰再次从空中俯冲下来叼鸡时,普拉达的铜炮枪响了,只听“噗嗤”一声,竟然是瞎炮。普拉达吓得头冒冷汗。那天夜里他一连干了三杯干蔗酒,心里总算踏实下来。
      腊月初八,赵三请全村人帮忙建新房。大家正在上中梁时勐统河上竟漂下来一条大花鱼,漂在了村子前面龙洞门口。李大发凫水进溏子捞了出来,过秤称后足有九斤九。他不信鬼,不听劝,硬是把鱼给煮吃了。接着没几天,他家就接连就死了两条耕牛。村里的张老四在村口叫喊着:“水神怪了、水神怪了。”
      正月十六,普拉达提着养了三年的大红公鸡,到山神庙祭拜山神,他虔诚地跪拜山神祈求山神保佑,来年五谷丰登,人畜兴旺,全家安康,并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那天普拉达满心欢喜剥开鸡卦,霎时满面灰白。普拉达双手颤抖,把鸡头交到村支书手里,“这个你望瞧,” 村支书剥开鸡头,面如土灰,两样都是下下签,而且大凶,诸事不宜!那一刻,两个大男人大气不敢出,咕咚着:“么非真的是神怪了?”

      几场春雨过后,春雷彻响上空,滚滚乌云不断在天边聚集,山地里又将开始播种新的希望。李大发和桂花俩口子到无量山烧火山地,在烧到最后一台地时突然刮起了大风,大风把火星给带进了森林里,无量山烧着火了。
      滚滚的浓烟往天上冲,大火映红了半边天,整座山林响起了噼噼啪啪的声音。李大发吓得面如土色,结结巴巴说道,“快去找村支书想办法,” 桂花披头散发跑进大队门口,上气不接下气地哭着说,“着火了,着火了,”并用手指了指着火方向。村支书暴跳如雷,大声骂着:“烧你妈果X,烂婆娘,你们这是要找死果?”并立即上报区政府。
      村支书领着护林员立即赶往火场,随后区政府电话、广播吼起,各村及时传达,救火人马纷纷从各处赶来,大家眉毛胡子都被大火燎光了依然奋不顾身死守火场,拼尽全力,终天在大龙箐头把大火给扑灭了。

      大火连烧了三天二夜,烧过了六个山头,李大发也因此被公安局送到文华农场劳教了一年,最后罚款八百元了结此事。
      大火过后的无量山一片狼籍,恍若世界未日。诺大的山林焦黑一片,麻鸡、野鸡、山鸡成堆死在火场,麂子、马鹿,横七竖八躺在山涧,来不及逃生的穿山甲、刺猬一头栽在土里在做最后地挣扎……空气中不时扩散着焦木味、血腥味,林子上空笼罩在黑云之中,所有的生灵已销声匿迹。整片山林几乎尽数化为灰烬,只有白水瀑布依旧从山中飞泻而下,诉说着昨日的人祸。


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电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