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翩迁,出水芙蓉雪中莲;飘然出尘,涴涴清风风无遮;语笑嫣然,滢滢流水水拂伤;气质大方,茫茫烟雨尽看淡。纤细柔眉,是用最好水墨松脂也调不出之淡雅脱凡;眸横秋水,是千山冰湖才能氤氲出的灵秀出尘;一身我见犹怜却又异常冰冷的优雅气质,任谁看了都会感到清爽淡雅。 


但见这清冷美丽的女子,忽然笑了,如深夜最娇艳的百合,在风中无声微笑,她洁白的身姿在李(子)花的映衬下更显妩媚。

悦目是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