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唐瑭

图片:网络,致谢



万里剩风去复来,

只身东海挟春雷。

——秋瑾

在西湖的孤山上,

躺着一个和秋天有关名字的人,

她来到这里时,

已经躺在枢中长睡不醒。

但睡着了的她,

却仿佛唤醒了孤山,

令孤山陡然增添了一股英气。


曾经她是一位养在深闺的纯真少女,

喜欢勃勃生机的春天,

她和女伴踏青郊外,听鸟儿啼鸣,

走在芳草萋萋的河堤边。

春天在她眼里是这样的:

“寒梅报道春风至,莺啼翠帘,

蝶穿锦幔,杨柳依依绿似烟”。

曾经她也是一位满怀爱意的母亲,

十八岁嫁人为妻,

本可做一个官太太相夫教子,

然而,她不是别人,

她是“身不得男儿列,

心却比男儿烈”的秋瑾。

在国将不国民族危亡之时,

男人们都醉生梦死,

她心里却燃烧起悲悯的烈火充满了侠气。


秋瑾无法忍受囚笼般的生活,

她毅然离开了形同陌路的丈夫,

抛下一双儿女,

也冲破了自己的宿命,

她女扮男装东渡日本,

以满腔热血寻找革命伙伴。

(女扮男装的秋瑾)

秋瑾发出“女子不弱,

国势才不会弱”的战斗豪言,

洗去脂粉,

像男人一样去拼搏向前。

她提倡男女平权,

还有女人自由和尊严。

参加反清革命活动,

争取一片真正属于女人的天。


她辗转东洋、上海和绍兴,

主持光复会发动起义,

却遭到叛徒的告密。

起义失败了,秋瑾被捕,

她经受着严刑拷打的酷吏。

敌人逼供她坚贞不屈,

只在“供词”上奋笔写下七个字:

秋风秋雨愁煞人!

秋瑾穿着破旧的白衫游街示众,

她想起革命没有成功,

想起战友的流血牺牲,

想起祖国的命运多灾多难,

她有万丈的怒火和仇狠埋在心中。

可是,在那个血色的黎明,

在绍兴的古轩亭口,

秋瑾英勇就义惨死在敌人的毒刀中。


一代鉴湖女侠,

结束了她秋天般惨烈而绚丽的一生。

死后数日她生前的好友,

将她安葬在西湖西泠桥畔。

她一个人,站在风雨里,

却与另一位英雄岳飞邻墓相伴。

物换星移,又是一个春天,

孤山的杜鹃花开了。

人们冒着绵绵细雨来到她的塑像前,

献花敬礼朗诵,祭献花圈。

(杭州西泠桥下,白玉雕刻的秋瑾像迎风而立。只见她长裙曳地,手执长剑,眺祖国山河万里。)

谢谢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