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EBC名称的由来,要先从世界第一高峰珠峰(8844.43米)说起。珠峰共有三个主要名称:

  1,英文名Everest,这是英国殖民期间为了纪念一位名叫Everest的殖民者取的名;

  2,尼泊尔名Sagarmatha(萨加玛塔),意思是“天空之女神”;

  3,中文名珠穆朗玛,是藏语Qomolangma的音译,意思是“大地之母”。

为便于欣赏这一区域的壮丽美景,尼泊尔在这一区域开辟徒步线路,建立徒步设施并设立了萨加玛塔国家公园(Sagarmatha National Park)。EBC则是Everest Base Camp缩写,本意特指萨加玛塔国家公园内的珠峰登山大本营,但由于EBC这一称呼在国际上的知名度远远大于萨加玛塔,所以大家去萨加玛塔国家公园徒步索性说成去EBC徒步了。

  徒步的起点始于卢卡拉(海拔2840),这个小镇上的机场是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之一,也是世界上起降难度最大的机场。特点在于:

1. 跑道坡度大,呈起伏状;

2. 跑道长度很短,仅为520米;

3. 高海拔。

4. 06跑道是唯一的降落跑道,而这条跑道入口却是宽度不足1000m的山谷,尽头是千仞绝壁;24号跑道尽头是万丈深渊。

但这是前往卢卡拉最便捷的交通方式,也几乎是唯一的方式(徒步进卢卡拉太浪费时间)。早晨从尼泊尔首都加得满都出发,飞行半个多小时便可到达卢卡拉。不过飞机晚点一两个小时是常态,所以候机时注意看提示板、听广播。

  如果你的腰包比较鼓的话,可以考虑坐直升机。

沿途的田园风光

  尼泊尔的佛教属于藏传佛教,所以很多宗教建筑和西藏一样,包括语言也很接近。路上看到和尚的时候,我说这是喇嘛,背夫很惊奇的样子问:你怎么知道说喇嘛的?我笑着告诉他在中国的西藏也是这么称呼的。我还告诉他有时间去中国看看,他说到中国对于他来说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宿营地帕克丁(海拔2610),第一天走的不多算是热身吧。

  山上的住宿很便宜,大概是30-40元人民币一个床位,吃饭一餐大概是30-80人民币。山上的食物对于喜好美食的中国人来说,简直难以下咽,但是对于欧美人来讲问题就不大了。带上榨菜、下饭菜、老干妈等,还是有必要的。

  

  背送物资的背夫,这些背夫功力深厚,背负的重量少说有四五十公斤。我还观察过,人吃的食物应该是由背夫背上来的。其他物资则是由骡队和牦牛队驮上来的。

著名的打卡点,双桥。

  宿营地南池市场(海拔3440)。这里是整个登山途中最大的一个镇子,一般都会在此休整一天。

南池市场的入口

  凌晨四点起床,抹黑走着山路,这时头灯就发挥作用啦。到达观景台(直升机平台)时天已蒙蒙亮。站在上面环看四周,360度无死角全是雪峰林立,场景十分震撼。

  太阳将升起时,周边雪峰的山顶被照亮就是所谓的日照金山。整个人激动地跑来跑去找好角度,相机快门就一个劲按吧。

  这张照片当时只是觉得美就拍了,要走的时候一位向导告诉我这就是珠峰,把我激动坏了,还好拍到了。

  走在路上回看来时的路,远远地看到双桥就在山谷脚下。

  背夫告诉我就在这个悬崖上,有当地尼泊尔的母女俩不堪生活的重负从这跳了下去。听到这种故事让人心情十分沉重。

  住宿地腾波切(海拔3860米)的风景非常美,天气晴朗的时候,可以看见珠峰、洛子、阿玛达布朗群峰。

这间房子就是我住的地方。

  腾波切有个小广场,最著名的是广场上的尼泊尔最大的喇嘛庙,也是昆布地区最活跃的寺庙。

  1919年由来自Khumjung的Gulu喇嘛建造,1934年的地震摧毁了寺庙,几年后寺庙重建,1989年又毁于大火,1993年在希拉里(登顶珠峰第一人)基金会的帮助下再次重建。


  下午爬上附近的山头,看到阳光从云层里透射出来,宛如一条中国龙在腾飞。

凌晨五点起床,拍日出。天空还没亮就拍几张玩玩。

  运气一般没有拍到日照金山,不过景色还可以。

  当地人赶着运送完物资的牦牛队下山。

窗户的玻璃上映射出的雪峰

  一路上经常碰到的运送物资牦牛队。

  宿营地丁波切(海拔4350米),已经有明显的气喘、呼吸困难。一般也会建议在此休整一天。

  休整日不要全天待在屋里休息,上午先爬上附近的山头,适应一下高海拔。

  右侧戴红帽的就是我请的背夫。老实善良,年龄只有二十多岁,高海拔的日晒及艰辛的生活使他看上去很显老。他的英文名简写RAJ,手机号码9869756539,去走EBC的朋友可以提前联系他。

  背夫的费用是100元人民币每天,每天再给10-20%的小费,费用在最后一天一次给清。最后要离开的时候,不打算要的登山器具、旧衣服等等可以送给背夫。

有的人会请向导,向导是不背东西的,且费用每天多30-50元人民币,个人觉得请背夫就可以啦,好的背夫一样会给你介绍景点的。不过目前卢卡拉的背夫都不会中文,尼泊尔的学校教材用的是英文,所以在尼泊尔只要受过教育都会英语。

  从丁波切到罗布切(海拔4930米)这段路,是整个行程最折磨人的一段路。相信我,走这段路绝对能让你怀疑人生,能让你绝望,能让你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才会走EBC的。

  途中经过一个玛尼堆群,纪念在登山中不幸遇难的夏尔巴人和世界各国登山者。

  照片中最前面那座白色的墓就是纪念遇难的中国登山者。其中有一块墓志铭写着“因为热爱生活,所以为实现梦想所付诸的一切都是值得的’’。就在自己要崩溃的时候,居然看到这么一句让人热热血沸腾的话语,眼泪就像决堤似的流出来了。我想只有经受过这段磨难的人才能深深体会这句话。

就好比唐僧同志去西天取经,你想想凭着如来、观音的法力不就是打个响指,真经就过来了,干嘛还要唐僧这么辛苦啊。可是唐僧不经历这九九八十一难,哪能积累这人生的经验和智慧。没有这个基础就是把真经送给你,你又如何去参悟和理解真经。

  大概在海拔4700左右的时候,看到成群的乌鸦(至少200只左右)在盘旋飞舞就像在举行什么仪式一般。可是继续往上走,有种奇怪的感觉,怎么好长一段路没看到乌鸦了,就连偶尔能看到盘旋的雄鹰也不见了。直到看到这只在地上蹦跶的小雀才忽然明白,原来海拔太高空气稀薄就连鸟也飞不起来了。

走在昆布冰川上,可以看到诸如普莫里、昆布子、林阡的山峰。

  由于途中风吹的厉害到达罗布切(海拔4930米)后又没及时添衣保暖,结果发高烧,在床上折腾了一晚,早上起来后,店主拿血氧仪测了血氧量只有61%,当时脸色就像猪肝一般,嘴唇乌黑,这一刻真实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当机立断下撤,说是下撤其实就是逃命。当天就撤到庞波切(海拔4000米)。由于发烧根本吃不下东西,两天只吃了四分之一块比萨和几块士力架。就是凭着意志力以及对死亡的恐惧,硬是撑下来了。我下撤时,刚好有两个正常下撤的西班牙小伙子跟我走同样的行程。每天我最早走,最晚到宿营地,疲惫及难受全写在了脸上和佝偻身躯里。每天这两个小伙在宿营地都会关心问候一下。到了卢卡拉机场候机时又碰到他们,其中一个一定要拉着我一起合影,他竖起大拇指对我说“you are hero!”。我想应该是他看到我这么硬撑着自己走下来不容易,欧洲人估计在这种情况下会选择坐直升机下来,而我坚持下来了。更有意思的是,后来坐大巴去奇特旺国家公园在休息站休息时,居然又遇上这哥们去博卡拉正好也在这里休息。走的时候他还特意过来打个招呼。缘分啊,可惜当时整个人状态不佳,也没跟他合影做个留念。

  手持拍的落日余晖,有点虚了。当时还在发烧,走路困难,拿着相机都有点力不从心,也真是佩服自己啊。

  这张照片是快要结束徒步时,特意叫背夫帮照了一张,整个人疲惫不堪但内心世界却感觉强大而坚定,毫不夸张的说此次EBC之行让我获得新生。

向所有热爱生活并付出努力去实现梦想的人们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