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原创:风清楊

图片来自网络


西门庆一妻五妾中,最后除了正牌妻子吴月娘和孟玉楼独善其身以外,其余的小妾不是被杀就是死于非命。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不变的真理,肯定有它的道理。


吴月娘作为正儿八经的妻子,平日里行得端走得正,所以,按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的观点来说,吴月娘代表着正统,作者也没有理由让吴月娘有个三长两短。

作为小妾的孟玉楼是唯一的一个有善终的人,这其中肯定有她保全自己的独特手段。我们仔细观察会发现,孟玉楼遇事从来不出头,但不出头并不代表自己没有想法。


其实,在西门庆府里复杂的人际关系中,孟玉楼在西门庆家中基本没有话语权,上有正牌妻子吴月娘,下有被西门庆宠爱的李瓶儿和潘金莲,李娇儿和孙雪娥实力太弱,早已经退出了竞争。


孟玉楼也很压抑,也得找一个能发泄自己怨气的对象。孟玉楼很聪明,并不甘心自己不上不下尴尬的位置。她经过观察敏锐地发现和她同属一个阶层的人中,潘金莲精明刻薄,心气很高,也是西门庆最宠爱的人,最大的特点是敢说敢干,也是唯一一个敢当面骂西门庆的人。于是,孟玉楼巧妙地利用潘金莲的这些特点,不显山露水地通过潘金莲来表达着自己的不满。能让潘金莲作为自己的代言人,孟玉楼的手段不一般。


如:潘金莲有一次丢了鞋,被院内的家人小孩铁棍儿拾到弄脏了,潘金莲就挑唆西门庆打了铁棍儿,再加上潘金莲逼死了自己潜在的情敌惠莲,这些事让吴月娘知道了以后,不点名地背着潘金莲大骂不止,“如今这一家子乱世为王,九尾狐狸精出世了,把昏君祸乱的贬子休妻,把个媳妇逼的吊死了,如今为一只鞋,又这等惊天动地的反乱。”

孟玉楼平时也对吴月娘的作派很不满,听了这些话以后,找了一个机会,就像是和潘金莲拉家常一样轻描淡写地告诉了潘金莲。潘金莲精明刻薄,孟玉楼的高明之处在于让潘金莲都没有感觉到她是在挑拨离间。


果不其然,潘金莲听了孟玉楼的话气地大骂吴月娘,还把孟玉楼视为一个圈子里的人,孟玉楼又不温不火地劝说潘金莲“六姐,你我姐妹都是一个人,我听了这话,有个不对你说?说了,只好放在你心里,休要使出来。”这番话不说还好,说了实际上是煽风点火,只能让潘金莲心中隐藏的这把火越烧越旺。为潘金莲和吴月娘以后的大战埋下了伏笔。


善于示弱,能伸能屈也是孟玉楼败中求胜的法宝。


孟玉楼听说西门庆要给他的情人惠莲在外面买房子买首饰,还要给惠莲买几个服侍的小丫头,马上来告诉潘金莲说“就和你我辈一般,甚么张致,大姐姐也不管管?”潘金莲听了这话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孟玉楼暗自得意,不失时机的又给潘金莲带高帽子,“我是小胆儿,不敢惹他,看你有本事他缠。”


李瓶儿生孩子,潘金莲嫉妒火中烧,怪话连天,说李瓶儿生孩子的时间不对,被吴月娘抢白了一顿。其实,李瓶儿生孩子对这些还没有生育的妻妾来说是一件让她们嫉妒的事。孟玉楼心里自然也是酸溜溜的不好受,但孟玉楼背着众人对潘金莲说“我也只说她是六月里的孩子。”马上向潘金莲表明立场,支持潘金莲的说法,表示和潘金莲站在一起。实际上,孟玉楼不知不觉间又给潘金莲点了一把火。

乱中取胜,坐收渔人之利是孟玉楼刷存在感的唯一方式,孟玉楼在惨烈的妻妾争夺战中独善其身,肯定有她的过人之处。


不争强好胜并不是示弱。

猎人喜欢打出头的鸟,活下来的往往是躲藏在后面示弱的鸟。


图片封面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系美篇簽約作者原创作品,转载必须带有原创作者“风清扬”的名称,转载没有授权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表,否则将被视为侵权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