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非洲,满脑子蹦出来的词根无非是荒漠、贫瘠、落后与黑人,然而,在北非,在北非之角,西濒大西洋,北隔地中海,却有着一块神奇的秘境,以多姿多彩的斑斓,向世俗宣告——那里有浩瀚无垠的沙漠,那里有数不胜数的深水港,那里有终年不化的雪山,那里有一碧千里的草原,更有那上千年的历史古城,琳琅满目密不失传的传统工艺!

那里,没有黑人,是距离阿拉伯半岛最遥远的阿拉伯人,无论人文文化,还是宗教信仰,都彰显着浓厚的阿拉伯色彩!

让我们心存阿拉神灯,一起走进充满神奇浪漫的故事里。

  在这片仅仅44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却拥有着1800公里的海岸线,而在大西洋东岸,有着数不胜数的国际深水港,摩洛哥90%以上的财政收入都赖于国际进出口贸易。

2016年以前,在这片土地上,很少有华人旅游,2016年5月11日,摩洛哥国王默罕默德六世首次访华之后,摩洛哥成为免签国之一,纯净蔚蓝的海面,热闹繁花的港口,世界最大的沙漠,神秘莫测的古城,无不吸引着国人的眼球。

此行摩洛哥自驾逆时针大环线路线图:卡萨布兰卡 ——索维拉——马拉喀什——瓦尔扎扎特——梅尔祖卡 ——菲斯——舍夫沙万——丹吉尔——拉巴特——卡萨布兰卡。

此行囊括了港口、沙滩、戈壁、沙漠、雪山、草原,一路走来,一路惊叹!

  

卡萨布兰卡,西班牙语意为“白色的房子”,是摩洛哥最大的港口城市、交通枢纽、经济中心,也是摩洛哥历史名城之一。

海风阵吹,碧空如洗。白色的房子,在阳光的照射下,光彩鲜亮,楚楚动人。

该城市拥有260万人口,全国70%的重工业齐聚于此,地处海洋运输的十字路口,被誉为“大西洋之肺”、“大西洋新娘”之美称。

  步入这个城市,眼前除了蔚蓝如镜的天空,就是这些排列整齐清一色白色的房子。

狭窄的街道因沿街两岸五花八门的手工业者摊放的琳琅满目的手工制品而变得更加狭窄,也彰显着这个城市的热闹和 繁华。

  水上清真寺——卡萨布兰卡地标性建筑之一。始建于摩洛哥国王哈桑二世,耗资20亿美元打造的北非最大的清真寺。占地九公顷,室内做礼拜时,同时可容纳两万人,是摩洛哥人信仰至上的心灵天堂。

这座清真寺 三分之一面积建在海上,作为摩洛哥的阿拉伯人祖先来自海上的纪念地。

每逢重大节日,摩洛哥国王默罕默德六世会亲临该寺,届时,不仅寺内座无虚席,就连寺外的广场上,席地而坐,虔诚礼拜的信徒可达十万人之众,其场面真是气势磅礴,万人空巷。

  这是哈桑二世清真寺宣礼塔,塔高200米,是全国最高的地方,整座清真寺均用白色大理石堆砌而成,塔身四周用绿色琉璃瓦和闪闪发光的马赛克组成阿拉伯人喜欢的几何图形,塔尖还装有激光设备,夜间设备打开后,35 公里长的耀眼光束为穆斯林直指伊斯兰圣城麦加的方向。

  每逢礼拜,当塔顶雄浑嘹亮的宣礼词破空而出刺破云霄时,所有的信徒会云集于此,虔诚礼拜。

  像这样的大铜门一共有22扇,每一扇门都是通向心灵救赎的地方。

  金碧辉煌宽敞明亮的大厅。

  马赛克做成的巨大的玻璃门窗,让阳光不分彼此的满满的沐浴在每一位信徒的脸上。

  黑与白,巧妙地诠释着心灵的尘埃与纯净。

  再次回到广场,偌大的广场均为大理石铺就,广场的南、西、北面,都有富丽堂皇的回廊,也均为大理石锻造。

  来到外围的海滩,换一个角度,更能显现出清真寺三面环海的英姿。

  第二站——如诗如画的索维拉深水港

一大早,辞别卡萨布兰卡,给租来的‘自由光’加满柴油,沐着凉爽的海风,向路边参天的仙人掌致敬,循着海鸥展翅的方向,沿大西洋东岸一路向南,疾驰410公里,向传说中‘美如画’的拍摄天堂索维拉开拔,开启我们摩洛哥大环线的行程。

        索维拉——阿拉伯语意为‘美如画’,位于非洲西北端,东接阿尔及利亚,南部为撒哈拉沙漠,西濒浩瀚的大西洋,北隔直布罗陀海峡与西班牙相望,扼地中海入大西洋之门户。

        特有的地理环境,特有的大西洋暖湿气流,注定形成特有的‘美如画’的神奇秘境!

     

  沿途碧蓝的天空,翠绿的棕榈树,频频让我们止步,留恋。

  天上,白云朵朵;海面,风平浪静;草原,广阔无垠。

  一颗心,也随着那天、那海、那草原,变得宽阔起来。

  仙人掌,成了草原上天然的田垄,既成了彼此之间的分割线,也圈住了各自的牛羊。

  尽管A1高速一路畅通无阻,尽管草原流云一闪而过,但寻求美的那颗心,依然驿动不已,总想给‘自由光’插上海鸥那双坚劲有力的翅膀,让我那颗驿动不已的心,随了那自由的海鸥,任我翱翔,任我奔放,任我高歌,任我驰往!

  或许是我的心着实急了点,或许那本身少有车辆行驶的道路显得太过畅通,也或许是为了追赶那只一路引领我前行的不知疲倦且一路高歌的海鸥,总之,道旁隐藏的交警拦下了我,虽然语言不通,虽然那交警的脸上满堆着笑容,罚单还是毫不留情地扯下来,150元的迪拉姆还得不情愿地掏出来。这还不够,护照、身份证、驾照、临时办理的摩洛哥驾照、租车手续,一系列的证照手续,都是那满脸堆笑态度和蔼的摩洛哥交警一比一划出来的,这一通折腾,原定四个小时的车程,却足足耗时五个多小时。(温馨提示:摩洛哥没有红绿灯,没有电子警察,但每隔一二十公里,路边就会有摩洛哥的交警手持测速仪拦截你的车辆。可别小看了这小小的手持测速仪,它可以清楚地拍摄到500米以外超速的你,罚你没商量。摩洛哥的交警态度很和蔼,但丝毫不通人情。)

  

  反正超速罚单已经交了,反正那只引领我前行的海鸥早已吓得没影了,反正也剩不了多少路程了,越过山丘,当天与地都成为一线蓝色时,那处心驰神往的秘境,那处承载了我150元迪拉姆的地方——‘美如画’的索维拉,深深地吸引了我的眼球,紧紧地钳住了我那颗驿动不已的心!

  来之前,‘马蜂窝’告诉我,索维拉只有两种颜色——蓝色和白色!然而,这两种单调的色彩,怎能承载‘美如画’的秘境?!怎能成为摄影者的天堂?!

但当你真的投身到索维拉的怀抱,当你真真切切地感受索维拉的蓝与白时,你将会为那蓝的博大与白的纯真深深震撼,震撼地使你彻底地融入博大的蓝里,渐渐荡涤成纯真的白!

  噢!那蓝!已分不清高远的苍穹与涌动着的海面!设若碧空中没有那灼灼其华的骄阳,设若沧海中没有滚滚踏来的白色的浪花,没有这一动一静,谁能分的清这浑然一体的神奇秘境!

  我以为,那白,只是悬在碧空中的骄阳,只是翻涌而来的白色的浪花,当我的眼前显现出成群成群的海鸥时,当成群成群的海鸥展翅掠过碧穹时,我张大的嘴巴,只能讶异那掠过碧空的白色的灵动,那灵动的白色,让你唤回渐行渐远的纯真,牵动着你的身体,让你的身体也随着那灵动,一起雀舞,一起荡涤,一起回归自然,一起唤回童真!

  站在海边礁石上的我,不由自主地张开双臂,大声呼告——海鸥!带着我一起飞,一起飞向那广阔的天空,一起投身那浩瀚的海洋,让我的身体,也随了那早已被你带走的灵魂,自由自在的在那蔚蓝之间翱翔,翱翔!

  沿着逼仄的城墙根,我们一行仰着脖,循着同样逼仄的碧空中时时掠过头顶的海鸥,登上古城墙。

  这是摩洛哥沦为西班牙殖民地时期西班牙人遗留下来的大铜炮台。每一城墙垛口都设有一门纯铜火炮,炮口的方向,直指大西洋上来犯之敌,虽已斑驳,但威猛不减。

  站在有着八百年历史的古城墙垛口上,将目光投向水天相接之处,滚滚踏浪次第来,朵朵浪花向阳开。更有海鸥掠碧空,幻化长虹如彩带!

  夜幕降临,夕阳,染红了整个大西洋,也燃烧着我脚下的的礁石。

  任海风劲吹,任丝巾飞扬,愿时光永驻,愿美景永恒!

  夕阳已落幕,海鸥已倦怠。漫步在沙滩上的我,依然不忍离去。

  我深深地醉在那“美如画”的索维拉的美景里。

第三站:神域——马拉喀什

一大早,当我的‘自由光’上了N8高速时,从反光镜里最后看了一眼‘美如画’的索维拉,因为我们要远离海岸线,折东向第三站马拉喀什驶去。

        马拉喀什,意为‘神域’,是摩洛哥的第三大城市,曾经也是皇城之一,是整个非洲最大的贸易集散地。

        仅仅东行170公里,海鸥的叫声没有了,高大的椰子林没有了,就连葱茏的树木,也越来越少了,眼前只剩下低矮的灌木丛,枯黄的草原。又是一脚油的功夫,眼前所呈现的只有单调的戈壁滩和一眼望不到边的荒漠。

        眼前的路,慢慢地直了起来,眼睛由不得泛起困来,突然,妻惊呼一声‘羊上树’!我立刻来了精神,一脚踩死了油门。

    

  

  ‘马蜂窝’说,从索维拉到马拉喀什的途中,幸运的话,可巧遇三大奇景,而‘羊上树’是可遇不可求的奇景之一,待我按下车窗玻璃,举起手机正想抓拍的时候,路边闪过来两个七八岁赤着脚浑身脏兮兮的小男孩,比划着说,那羊是他们家的,要拍照,付5迪拉姆,摸摸口袋,都没有零钱,妻从包里拿出两根小麻花,那俩小家伙趁接麻花的空,瞪眼瞅着车里的口香糖,妻会意地倒了四五粒,而那小男孩憨憨地笑着,露出一口白牙,只拿了两颗口香糖,便热情地招呼我们下车,近距离地拍摄他们家的羊。

  下得车来,放眼望去,大漠无边,寸草不生,路边独有这颗五六米高的树,枝枝丫丫,还算茂盛,而就在那枝丫间,却稳稳地站了十几只羊!

  再看那些羊,一个个高依危枝,却气定神闲,不紧不慢地咀嚼着枝丫上的树叶,末了,又向更高处爬去,游离穿梭于枝丫之间,却胜似闲庭信步,树下游客均唏嘘不已,交口称赞,闪光灯频闪,是对那些羊最好的礼赞!

  后‘度娘’告诉我,之所以当地的羊会上树,是因为茫茫大漠,为了生存,才练就了上树求生的本领。

  驱车继续前行,路上少有车辆,而路边骑毛驴的赶路的马拉喀什人,成为这荒漠中的第二大奇景,尤其是头戴白色汗巾,身穿斑马纹长袍,倒骑毛驴的马拉喀什人,不由得让人想起阿凡提那幽默风趣的形象。

  而这种幽默滑稽的形象,不时点亮我的眼睛,让我不至于在这茫茫大漠之中,泛起困来。

  当我的眼前逐渐又出现一株一株的椰子树时,看看导航,我们已经离那‘神域’不远了。

  我正在为前方出现的一大片椰子林叫好,而妻却眼尖,惊呼快看那一群大鸟!

靠边停车,因为那群 白鸛已然牵绊住我的双眼。细看椰子林中那群数也数不清的白鸛,一个个细腿高挑,曲颈向天,挨挨挤挤,恰如堆雪。

高举相机,驱步聂行,唯恐惊了那群白鸛,眼看已接近白鸛群边,始是三两只白鸛亮翅高飞,继而一群群掠过碧空,遮天蔽日,甚为壮观!

倘若这白鸛冲天为沿途第三大奇景,那么短短170公里的路程却设置十三道交警盘查,算作沿途中的第四大奇景。

那交警手中的手持监视仪实在厉害,可拍摄到几百米外的距离,况都隐藏在拐弯处,当你在拐弯处减速的时候,就已经迟了,还未看到警察,那警察已瞄上你了,这不,小心了一路,眼看快到了,又挨了一张罚单!

温馨提示后来者,一定按限速牌行驶,且务必在每一限速牌前50米内提前减速,因为,摩洛哥的交警实在是太厉害了!

两个多小时后,终于抵达马拉喀什,沿途偶遇的四大奇景,已然令我瞋目,不知道这块号称‘神域’的地方,又会怎样刷亮我的眼!

步入这座城市,首先抢夺我眼睛的就是这面红旗,我以为那是国旗,仔细一看,那面红旗上只有一颗五角星,那是摩洛哥国旗!尽管如此,在这异国他乡,看到这面红旗,总觉得那么亲切,于是,藏在心底的那种偏爱,毫无保留地折射在这座城市的建筑风格上。

城市里所有的建筑,大多是欧式风格,四五层的楼高,楼顶多为花园式露天咖啡厅。更让我眼睛一亮的是,所有房屋的颜色通体都是红色的,而这一律儿红色,一下子让我心存敬畏,不由得生发出朝圣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神域”的魅力所在?

步入小巷,连小巷的路面也是红色的。

三面为红,共享一线碧空。

这里,曾是摩洛哥四大皇城之一,偌大的城市,着眼之处,所有的建筑都是红色的,哪来那么多的红色颜料?!

房东小默(默罕默德·扎里)告诉我,这里土壤的颜色本身就是红色的,加上米汁,涂抹在墙上,坚硬如铁,风吹雨淋,永不掉色。

这,难道就是这座“神域”的魅力所在?

  这是网红的“不眠广场”,是整个非洲最大的贸易集散地,也是三教九流龙蛇混杂的地方。

进入广场,人潮如涌,摩肩接踵。热闹的广场真是五花八门:耍把式卖艺的、纹身美甲的、说书卖唱的、押宝套圈的、戏猴斗鸡的、爬杆耍刀的、占卜算命的、穿着奇身异服和你合照的,最为精彩的是那印度人吹着葫芦丝让眼镜蛇跳舞的,任你纵生百目,也令你目不暇接。

这是广场上穿梭在熙攘的人群中卖力向游客抛售他们手中印有摩洛哥风情T恤的来自南非的留学生,也是我来摩洛哥三天里第一次见到的彻头彻尾的黑人,偏偏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装,当他迎上来向你抛售T恤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他那黑色的微笑,继而是雪白的牙齿,然后你才会将目光停留在他手中同样雪白的T恤上。

广场上随处可见这样豪华大气上档次的“皇家大马车”,当你走累的时候,可以风风光光地坐上去,环广场一周,领略异域风情。

  走乏了,逛累了。瞧!一整排一整排堆积如山的水果,现榨的果汁,尤其是你可以随便挑选两到三种水果现榨出混合果汁,只消嘬一小口,噫!定会让你挪不开步!

坐在广场边花园式楼顶咖啡厅里,不单为品味那香浓的咖啡,也不只想居高临下,一览广场的热闹和繁华,我只是在等,在等时间慢慢流逝,在等夜幕悄然来临,因为,这里是“不眠广场”,等广场上华灯初上,喜欢夜生活的马拉喀什人,将会随着夜的到来,用他们的激情,再次点燃这座古城,给南来北往的游客带来更多的精彩!

望着广场上黑压压的人群,我不禁诧异:从索维拉到马拉喀什,一路向东,除了戈壁就是荒漠,沿途少有车辆行人,一到晚上,在这“不眠广场”上,怎么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的人,这难道是神在召唤?难道这就是“神域”的魅力所在?!

  马拉喀什,这座远离海岸线,被戈壁和荒漠重重包围的非洲最大的土城里,竟然有皇家花园?不会是言过其实吧?

第二天,当我们穿街过巷,来到马若雷诺皇家大花园门前时,那长长的人龙,让我对那高高的围墙内的景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当我一踏入花园的大门,我的眼睛,确然而彻然地说服了我涌动在内心的种种疑惑。

两排参天的椰子树引导着我们向花园幽深处游走,真不知道,我的眼睛是该放进我的手机相机里,还是将我的眼睛完全交付给眼前的奇异的绿植?!

尽管美篇限于篇幅,但照片依然在此堆积,每一张照片都美得一塌糊涂,每一张照片都是删了再添!

然而,就在这座被戈壁和荒漠重重包围的土城里,像这样的花园不止一处,大一点的花园竟然有四五处之多。

徘徊在花园深处,我百思不得其解,尾随了一个中文的导游,经介绍,我才脑洞大开:原来,马拉喀什尽管远离海岸线,但就在马拉喀什的南面,却横亘着摩洛哥号称“神山”的大阿拉特斯大雪山,从大西洋东岸吹来的暖流气流,突遇大阿拉特斯雪山的阻挡,在马拉喀什形成了特有的温湿气候,正因为这里有了特定的气候环境,才造就了马拉喀什这座古城堡的存在。至此,我不得不对八百年前的阿拉伯人肃然起敬。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里曾是摩洛哥皇城所在地,也真正地理解了“神域”的魅力所在。

第四站,荒漠中的堡垒 ——瓦尔扎扎特

从马拉喀什到瓦尔扎扎特,虽然不到200公里,却开了足足四个小时,因为沿途要翻越号称摩洛哥神山的大阿特拉斯雪山,其道路是本次大环线中最为艰险的路段,山高路陡,坡大弯急,况还有好几处路段,因融雪滑坡造成路面严重损毁,尽管一路景色很美,但眼睛却一直盯着蛇形一般的山路上。

  不止十八盘,始见神山。

经过四个小时的颠簸,翻越雪山,穿越茫茫大漠,终于抵达荒漠中的土堡垒——瓦尔扎扎特。

这里虽然荒芜,却是必要的停靠点,因为再往东南,还有330公里才能到撒哈拉,且沿途一直是在无人区中穿行。

傍晚入住奥斯卡影城酒店,可免费参观奥斯卡影城拍摄场地。

  影城中的道具——古战车。

  影视城外景地。脚下是黄沙,身后是雪山,背景开阔,场面宏大。

  埃及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造型。

神秘莫测的埃及宫殿。

  阿伊特本哈杜村,《红海行动》外景拍摄地。是茫茫大漠中唯一有人居住的堡垒式原始村落。

阿伊特本哈杜村,建于公元8世纪,由6座被成为"卡斯巴斯"的建筑群组成。"卡斯巴斯"是这一地区十分流行的一种奇特的建筑形式,这里住宅和粮仓都被建成堡垒的样式。"卡斯巴斯"建筑一般都在上部雕有装饰,几何图案富于变化。

阿伊特本哈杜村建有护墙,护墙内的房屋都是泥砖筑成。这里的建筑物多为三层,底层是马厩,二层是粮仓,三层是住宅。此外,村庄还建有监视羊群的公共小屋、仓库、清真寺、村民会议室等公共建筑。

阿伊特本哈杜村建于山坡上,山顶上建筑有全村的粮仓,建造得十分坚固。有外敌人侵时,全村人可以退守到这里进行防御。


  这是村落通向外界的唯一的一座桥梁,桥下是300多米宽的河道,村落边高筑瞭望塔和敌楼,易守难攻。

  整个村落次第型由低到高磊积而成,家家单独成院,却户户相通。

  隧道遍布整个村落,闲时行走,战时隐蔽。一遇战事,所有的妇女儿童会沿隧道逃避到堡垒顶端清真寺内,而所有的男人都会披挂上阵,以御外敌。

  这是网红“土洞”,位于堡垒顶端,透过土洞,可居高临下,一览堡垒外景致。

  村里现有人口400余人,无论男女老幼,就连怀中的婴儿,都是地道的群众演员。

坐在堡垒顶端,休息片刻,用过午餐,我们将再踏征程,深入荒漠,向心驰神往的西撒哈拉大沙漠开拔。

喜欢我手机随拍的美友,敬请关注《斑斓多彩的童话王国——摩洛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