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9

   文字 甜甜的妈
   图片 来自渚清

法国浪漫主义钢琴演奏家作曲家音乐家夏尔·卡米尔·圣桑说:音乐始于词尽之处,音乐能说出非语言所能表达出的东西,它使我们发现我们自身最神秘的深奥之处;它能传达出任何词不能表达的那些印象和"心灵状态"。


诚然,语言的尽头是音乐!它就像个精灵似的,时而柔婉细腻,时而古灵精怪。轻轻拨动你的心弦,如天堂所泄漏的一道灵光,照亮灵魂深处的黑暗,点燃沉睡已久的情感。撇开语言的黔驴技穷和苍白无力,带你到那至高无上的美好境界!


黄耀明的《四季歌》就是拥有这种魔力的一首歌。

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们正堵在离家两千公里的桂林到南宁的高速公路上。几个吃货相约,趁着假期来个广东广西美食自驾游,这本是极好的事情。似乎英雄所见略同的人太多,多到高速公路堵成了停车场!


两个小时了,一动不动!前面已经有人下车来散步抽烟交谈了。天色将晚,一车人车马劳顿,饥肠辘辘,负责开车的那位小伙伴脸色铁青,郁闷至极。囡解围地打开手机音乐听吧,就这样,与黄耀明撞个满怀!


音乐如水般地流淌出来,"黄耀明!"几个中年人异口同声。一种如遇亲人般的熟络感奔涌而来:温暖而亲切,甜蜜又有些酸楚,和着苍茫的夜色,五味杂陈地在心里铺呈开来!此刻的车子里突然安静下来,外面的噪杂声也不复存在了,灵魂遁入了邈杳的远方……

初次邂逅这首歌时我还是个裙袂飘飘的少女,那是个夏至未至的黄昏。九十年代初期,粤语港台歌曲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街上的音响店里到处都是这种磁带。然而,它是如此的普遍,又是如此的与众不同!让我在芸芸众生中一眼就认出来!


就如同夏日里遇见清爽的凉风,冬日里遇见和煦的暖阳,春天嗅到百花的芬芳,秋夜望见明朗的月光!感动、欣喜、幸福感爆棚?难以名状,无以言表,一下子就爱到心坎里!

这个奇妙的瞬间很难形容:用简单的感动欣喜或忧伤愁怨似乎都不足以表达,都觉得肤浅而浮于表面。"沉醉"或许更恰如其分!那是类似于初恋怦然心动的一种感觉:


就好像,在街道的转角,惊鸿一瞥,偶遇了梦中的Dreamlover!你的心被猛地划了一下,心咚咚咚乱跳,你欣喜若狂却又不知所措。他对你而言是全然陌生的,你看到的或许是一个背影一个局部一个点,或许他貌不惊人,乏善可陈,然而却一点都不妨碍你为爱痴狂!

为了这个类似初恋的感觉,我疯狂地搜索有关歌曲的一切资料!结果证明,这首歌绝非平庸之曲,林夕词郑雨贤曲,罗大佑曾在《东方三侠》中把他改编为电影主题曲,幕后制作班底可圈可点,堪称豪华!


四季歌


作词: 林夕

作曲: 郑雨贤


红日微风催幼苗

云外归鸟知春晓

哪个爱做梦 一觉醒来

床畔蝴蝶飞走了


船在桥底轻快摇

桥上风雨知多少

半唱半和 一首歌谣

湖上荷花初开了



四季似歌有冷暖

来又复去争分秒

又似风车 转到停不了

令你的心在跳


桥下流水赶退潮

黄叶风里轻轻跳

快快抱月睡 星星闪耀

凝望谁家偷偷笑


何地神仙把扇摇

留下霜雪知多少

蚂蚁有洞穴 家有一扇门

门外狂风呼呼叫

音乐鬼才林夕原名梁伟文,因其崇拜填词达人林振强,后来又从《红楼梦》林中落日为梦,遭到启示,遂起笔名林夕。当年他以香港的文科状元考入香港中文大学,打下了扎实的文学功底。在香港,很多词人都恭敬他为夕爷或梦爷。


对于感情的诠释他擅长于无声处,润物细无声。诗词歌赋信手拈来,意境隽永欲语还休,常常不知不觉中就打开了你的心扉。我们耳熟能详的有:

"闭起眼睛你最挂念谁,眼睛睁开身边竟是谁",前者直白浅显,后者伤心婉转,余味悠长。(陈奕迅《人来人往》)


"你以目光感受,浪漫宁静宇宙,总不及两手轻轻满身漫游,再见日光之后,欲望融掉以后,那表情会否同样溫柔"(黄耀明《春光乍泄》),赤裸裸的撩妹技能,浪漫贴心与狂野奔放处理的恰到好处,却不带有丝毫的淫秽之意。


地球人都知道的秘密,黄耀明是夕爷的至爱,林夕VS黄耀明:"你掌心的痣,我总记得在哪里""黄是你的姓红是你爱的,就当做知识"等等,都是林对黄的深情的告白。顺理成章,林夕所有的灵魂之作都给了黄耀明,其中就包括这首《四季歌》。

黄耀明的歌,是从黑色里瞬间升起的金属光泽,耀眼夺目又迅速消失掉的,那种和混沌世界吻合的附属物。时而激烈喷发,时而凄迷哀艳,时而华丽张扬,时而玩世不恭,时而销魂蚀骨的柔情,时而目空一切的孤傲!


黄耀明的风格诡异多变如一只轻盈飘逸的蝴蝶,可骨子里纠缠不休的仍是挥之不去的孩子般的任性和纯真。他的声音有种脱离尘嚣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空灵美丽,在这首如小调般的温暖《四季歌》中,再次得到验证。

初次邂逅这首歌,就像一缕柔美纯净的山野之风拂过面颊身体,恬淡雅致沁人心脾,细腻柔软得仿佛绣花针落地,每个汗毛都熨贴得惬意恣肆!满心满眼说不出的喜悦、感动,甜蜜和希望。你无法控制也无法自拔,只能任由它在胸中激荡。


音乐家贝多芬说:"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谁能渗透我音乐的意义,便能超脱寻常人无以自拔的苦难。 音乐当使人的精神爆出火花。"



或许,我并非能完全理解这首音乐带来的所有意义,但至少,我曾爱过,沉醉过,并享受过由此带来的所有美好和感动,这就足够了!

补充说明:这首歌改编自1934年创作的台湾歌曲《雨夜花》,邓丽君、周惠、凤飞飞等多名巨星都有过不同的演绎。曲调哀怨凄美娓娓动听,另有一番风味。在此省略一万个字,不再赘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