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时节,冰封了一冬的目光,搜寻于树枝间,总想尽快捕捉到一丝绿意。于是,我总是喜欢驻立于田野之中,去聆听叶子的出现。

开始是远远望去,飘忽于枝丫间那种乍看似有、定睛则无的、茸毛般似显非显的、发生于枝干之上细小的萌动。等忽然有一天,抬头望去,竟然发现路两边的树林里有出头的树先期绿了。那嫩嫩的绿,那新鲜的绿,挂在这光秃的枝丫间,显得那么精神抖擞,那么超凡脱俗。看到这充满生机的绿,一种怜惜之情,疼爱之心油然而生。

这来之不易的叶子,是经过寒霜的煎熬,经过苦苦的等待,经过泥土之下不见天日的委屈才脱颖而出的。她们在料峭的春寒中坚强地生长着。嫩嫩的身躯还承担着根的重托,枝的希望。无论是参天大树,还是低矮的荆棘,都要靠叶子们年复一年的奋斗与牺牲,才得以完成它们的生长。

叶子们美丽地开始,凄婉的结束。生命之于她们太过于短暂了,可她们依然笑对季节,无怨无悔地去走完自己的历程。

每到秋季,我总牵挂着第一片叶子的凋零。倒不是因为感伤“见一叶落而秋到”。我是想见证一下,那薄薄的叶子,究竟会以怎样的姿态去面对萧瑟的秋风。那苦苦的秋霜,冷冷的秋风,无休无止地在摇撼着叶子。出于对树的牵挂,叶子们个个都在顽强地挣扎着不想松手。可一但撒手,就是那么毅然决然地离去,就是那么潇潇洒洒地走掉。

从初春的萌芽到秋日的凋零。叶子们短短薄薄的一生,就会化作泥土,进入另一个轮回了。时过境迁,总是有许多许多的叶子生长在我的心中,并且鲜活地绿着。我的记忆经常会在叶子的摇曳中醒来,忆及她们萌芽时的努力,风雨中的艰辛;忆及她们不贪不婪的生长;忆及她们毫无保留的奉献;忆及她们感人肺腑的绿意;忆及她们至真至纯的,对于树的关爱;忆及她们一代又一代痴心不改的执著,矢志不移的坚持.简简单单的目标。

弯腰拣起一枚叶子放在手中掂量,她们个个是那么轻,那么薄,可她们生长的过程给予我的启迪,却不知为什么会这么重、这么让我觉得沉甸甸的。许或,这就是源于叶子而后又超越于叶子之外的价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