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爷爷的家里有三棵杏树

每年麦收的时候我们都会回家吃杏子

杏子是又红又大的嫁接杏

向阳的那面晒到颜色通红

背阴的那面就是传说中的杏黄色了

杏树上臭虫很多

一旦拍死

就会被经久不息的臭味纠缠一整天

我和哥哥在树杈上辗转腾挪

既要找到通红的杏子

还要躲避臭虫的行踪

当口袋撑满的时候就到了下树的时候

杏子根本不用洗

用手擦一擦

一口咬开

酸甜的记忆顿时充满房间

爷爷的收音机里播放的是杨家将

爷爷的躺椅已经空了很多年


杏花

蔷薇科李属植物杏(Prunus armeniaca)的花

杏和上一篇写到的山桃花期接近

单就花朵而言

乍看之下二者十分相似

在李属植物竞相争艳的时节里

除了株型、枝干之外

杏花还有一个能让人将它从茫茫花海中认出的特点

那就是她盛开时与众不同的反卷花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