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重庆万州亚洲大瀑布返程,观看了三峡移民纪念馆,欣赏了西山公园的花展,晚餐后约18点在万州码头上弓一艘名叫“皇家公主-仙婷号”的游轮。登船入住已是19点多钟,万州城璀璨的灯火倒映在长江中的景象那是格外地好看。

这是一条德国造的船,船不大,也不豪华,载员只有280人,看上去给人以稳重感。旅行社的广告语特别提示这是长江游轮里唯一的德国造,想必也是抓住了游客的心理。其实长江上的“皇家公主号”是“三胞胎”,小名分别叫“仙娜”“仙妮”“仙婷”。

重庆市云阳县,因三峡工程建设,张飞庙作为库区唯一的一个整体搬迁的文物单位,向西移了32公里——猛张飞也当了一回颠沛流离的“移民”。

云阳大桥亮化工程

在舱位里躺下休息2个多时,广播里通知:1O点半停船靠岸,游览张飞庙1小时20分钟。呵呵,旅游还要加个深夜游,真是非常难得的夜游张飞庙的体验。


远远望去,依山座岩临江的张飞庙灯火辉煌,整座庙光彩夺目,映亮夜空——俨然是个很现代的美轮美奂的亮化工程呀!然而,美则美矣,却少了历史的沧桑感哦。

这是重庆市云阳县,因三峡工程建设,张飞庙作为库区唯一的一个整体搬迁的文物单位,向西移了32公里——猛张飞也当了一回颠沛流离的“移民”。


子夜时分,游轮靠上趸船,兴致勃勃的一群人,顾不得哈欠连天,一脚深一脚浅地向张飞庙走去。


张飞庙又叫做“张桓侯庙”

走到近处,开始拾级而上,台阶很高,而且不很规准,估计是“搬旧如旧”的缘故,行走时需要小心地照顾脚下。庙的主要建筑有正殿、旁殿、助风阁、杜鹃亭,结义楼当然是主要的,想当初桃园三结义,一组宏伟壮观、独具一格的古建筑群布局得体。

庙外还有许多写着“张”字的大旗,迎风猎猎起舞,平添了几分古战场的意思。 重游三峡的游客说,原先的张飞庙紧靠江边,并不大。这个新的庙要比过去的大得多,也更气派了。那是可以理解的——

老张何许人也?当年长坂坡的一声喝,夏侯杰惊得肝胆碎裂,倒撞于马下。法医鉴定结果也许是心脏病所致,但张飞孤身一人喝退百万曹兵的威名由此传遍天下。动迁他的家园谈何容易——“我乃燕人张翼德也!何人胆敢拆我房子?”阿瞒市长从来办事灵活,面对这个强悍的拆迁大户,开个小灶允诺搬迁优惠条件也一点不奇怪的。

“安喜曾闻鞭督邮,黄巾扫尽佐炎刘。 虎牢关上声先震,长坂桥边水逆流”。这首诗算得上是对张飞一生的最概括的评价了。



回到船上,倒头便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