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7

文字:紫月湘妃

摄影:阿 里 郎

  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为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长在你必经的路旁。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近,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是我凋零的心。----【席慕容 一棵开花的树】


有一种美丽,可遇而不可求;有一种爱恋,一眼便一生足够。像薄雾袅娜中巧遇仙境般的朦胧,似落樱缤纷时恰值潇潇暮雨样的伤感。明明只是初遇,却瞬间恍惚,仿佛隔了一世的熟悉。那一刻,人世间万千美好都不敌你含笑迎风;俗尘中诸般烦扰都只合袖底拂尘。明媚春光下曾暗暗庆幸过三生注定、有缘千里;如水月色中也寂寂幽叹过天意弄人、无奈擦肩。等到岁月蹉跎,年华朝露,到底明白了,那千百年来古相思曲唱的都是这一句----"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暮与朝"。(紫月湘妃)

写给离别的守侯

——紫月湘妃

漫不经意,

似憩枝青鸟,

你轻轻着落在我胸口。

不留痕迹,

你将思念根植在我心头。

从此天地不再空阔;

从此岁月转瞬成流;

从此,我的心,永失宁悠

日复一日,

你是我举箸忽停时眉宇间莫名的忧郁;

日复一日,

你是我凝眸远望处心头悄然而至的温柔;

日复一日,你是我,

因而看也不敢再看的红豆,

抛也抛不去的清愁。

于是,每一回的相见,

你淡淡问候,我瞠目结口;

你浅浅一笑,我慌乱转头----

潇洒如我,从何时起与自如结仇?

月升,添了期待;

日落,多了守侯。

却没有人看见,

我的孤独如魅,在暗夜里游走;

也没有人知道,

我的煎熬如蚁,于逃离与期盼间掣肘。

如是,便也罢了!

故事或许就此收手。

为什么,

偏偏你有意遮掩的深情,

你无言无语的陪侯,

被我一分一寸解读透?

为什么,

明明恍如隔世的初遇,

却又偏偏被安排在离别的渡口?

然而无计说:"不要走。"

你必得解缆启舟,我终会远眺凭楼。

有一份爱,终究会分离;

有一个人,必然要渐行渐远地消逝在

天与心的滩头。

就让沉默更加沉默,

就任消瘦日益消瘦。

精彩向来都只是瞬间,

没有谁,可以让人生因美好而停留。

相遇便是永久,

相惜便已足够。

不留痕迹,

你把思念根植在我心头。

漫不经意,

似憩枝青鸟,

风起时,

你又要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