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字 甜甜的妈
图片来自 八仙团

春寒料峭的细雨绵绵密密地下着,如雾如烟,似梦似幻,悄没声息,润物无声。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被雨水一遍遍滋润着的风声,带来时光的和煦。江南,就在这浓情蜜意的春雨中千娇百媚仪态万千地铺陈开来:


远处的青山如披轻纱朦胧写意,近处的河水氤氲柔情清澈透亮;小草伸着懒腰,争先恐后地从泥土里钻出来,绿得直逼眼目;花儿竞相绽放,白的似雪粉的像霞红的胜火,娇嫩欲滴惹人怜爱……天地间美的如同画卷。

忽如一夜春风来,田野陌头野菜开!春天的江南桃红柳绿碧草如酥姹紫嫣红,同样雨露共沾的还有满山遍野的野菜!马兰,荠菜,蒲公英,野芹菜,草头,枸杞菜,红花郎.....一蓬蓬一 丛丛河边田头满是的。


当第一缕春风吹过江南大地,有一种嫩芽就破土而出,这种叫做"报春菜"的野菜,几天就是一大片。春季的荠菜汁水丰盈,饱满肥嫩,娇滴滴的一掐一嘟噜水!价钱也是辣手的。


然而,此刻没人会在乎价钱。江南人家习惯的做法是把它剁成馅儿,加芛丁碎肉搅拌,或包馄饨或做团子。那郁郁葱葱的野意就被收拢成温润鲜美的一握,野菜中荠菜是最提味儿的,它独特的清爽口感赛过佳肴珍馐。


马兰,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样子也很灵秀,纤细的红梗上开出三四片嫩嫩的绿叶,不胜娇羞的模样。清明时节的马兰头最是鲜嫩,房前屋后,田梗边山脚下,随便采采就是绿油油的一大把。


但马兰头略带苦涩气味,要经过焯水才会变得清润可口。再细细地剁碎,调点麻油,拌上豆腐干,即成香干马兰头。一咬下去,脆嫩的茎叶碎裂出满口清香,迷得食客神魂颠倒,不知不觉就吃掉了大半盘。

香椿大概是野菜中气味最霸道的一种。很难想象"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的古老椿树,如何能在遒古苍劲的枝干里迸出那么多嫩芽,而一叶嫩芽里,竟又可以凝聚这样多奇异的芬芳。


香椿分两种,常见的是紫香椿,肥厚鲜亮,香气丰腴;绿香椿生得细巧些,味道也淡点。但香椿含有亚硝酸盐,得烫熟了吃,沸水一过,紫香椿往往也会变绿,并不太分辨得出。


最接地气的还是香椿头炒鸡蛋,椿芽和蛋液拌匀,滑入油锅,哗啦一声就涨成蓬松灿黄的一大朵。香椿的气味被热油激得淋漓尽致,再配一碗白饭,这春意盎然的一餐,拿什么山珍海味都不愿意换。

苋菜,蒜苗,蚕豆,春三鲜,不需要过多的渲染,哪怕是清炒,也是鲜嫩多汁齿颊留香。苋菜一定要用蒜泥炝锅,炒出来的菜才特别香。


去挖野菜时,老农送了三根莴笋。乡下人就是淳朴,无论如何都不肯收钱。看着三根莴笋,心里盘算开了,一根切丝凉拌,淋上香油,极其爽脆清甜。一根腌笃鲜吊汤,一根炒鸡蛋。莴笋叶烧咸饭,放入胡萝卜芛丁咸肉。出锅时拌入猪油,那是鲜的要掉眉毛的节奏!

观化十五首

[宋] 黄庭坚


竹笋初生黄犊角,蕨芽已作小儿拳。

试挑野菜炊香饭,便是江南二月天。


趁着春光灿烂,一起去采野菜吧,随你原汁原味还是浓油赤酱,煎炸烹煮还是生吞活剥,就为了捕捉春日里稍纵即逝的一抹鲜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