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离开六天了,我们还能正常地吃饭、睡觉、走路。
但是却麻木、呆滞、乏力,神思恍惚,昏昏噩噩,夜深人静时,更麻木到空空荡荡,空虚到魂不守舍,无依无靠,痛彻心扉……
唯一能做的是读《叩别赋》,长歌当哭。
在23日的追思送别会上,三哥为母亲诵《叩别赋》,声音哽咽,边读边哭……

叩别赋
(一百零二岁老娘亲邓万昭老师仙逝,挥淚悼念)


天浑浑兮
云湧苍黄
地蒙蒙兮
风卷残釭


猎猎亥春
冥冥徨徨
哀歌萧萧
衰雨茫茫


仙幡度魂
遥遥天罡
鹤唳声声
慈母远航


悲兮泣兮
淚兮成行
瞬息浮生
阴阳两望


日月闇兮
郁郁怀伤
长叩此别
愁哀断肠


悠悠往事
邈邈荡荡
世纪老人
漫道沧桑


莘莘学子
放飞梦想
执教乱世
自立自强


携儿育女
孝敬高堂
相夫教子
饱经风霜


称薪数米
艰辛倍尝
案前夜读
秉烛书香


家风传世
源远流长
子孙楷模
掩卷留芳


期颐老娘
亲朋景仰
娘亲福寿
家族兴旺


坎坷历尽
共享膏梁
盛世佑护
四世同堂


母贤孙孝
日高话长
榻前尽孝
音容慈祥


举杯把盏
齐奉高堂
往日笑语
永驻梦乡


奈何天意
路尽桥长
此去渺渺
何处守望


明朝梦醒
家在何方
夙夜相思
梗梗透凉


呜呼哀哉
碧落莽莽
香魂迢迢
黑夜漫长


世间浮华
持德留芳
从容西去
隐归天堂


率众再叩
气断回肠
来生轮回
为亲为娘


儿开来率众叩拜
於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