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踮一地春阳的温暖,让心,不再如冬日那般慌张。樱花烂漫,仿佛寻见眸里春踪,悠悠荡荡,一陌盛世的炎凉。时光深处,一声无奈的叹息,抖落一地花事残香。

光阴的岸堤,剪下一段春妆,与年华许一个天长。一种叛逆,学不会伪装,肆意流放,于季节的绿芜里扬长。沉淀在眼底的清欢,荡着樱花小语的浅香,盈一眸淡定,将流年用心来端详。

一朵花暖,捧在掌心,开在心底。一种遇见,每一次回望,都会感动,都有两行清流滑落面庞。你是如风的香息,你是如画的情长;你是一枚清艳的绽放,摇曳在春的枝头,妆点着春期。那一笔笔清宁岁月的淡写,浓于年华的深情。

掬一朵樱花,静听;一种温柔,转瞬,散碎在风里,落一眸轻暖的泪光。樱花无言,次第盛开,不慌不忙。拥在心怀的气息,肆意、嚣张。放慢呼吸的时候,想念很美。日与月更迭的地方,放飞一朵霞染的惦念,期望,翩然去向明朝的天长。

纷花诗语,心韵独白,春风悠荡起季节的情怀,翻落一地浅浅素素的樱花香。一汪春水清亮的光阴中,寻遍人间草木安良,是谁,穿过小院藩篱,叩开一扇虚掩的岁月门扉。

含香带露的晨,流年陌上拾一枚落樱,一番风细柳烟的心思,依一脉芬芳嫣然。暖春,花依旧,盼一袭微雨轻扬,清然眉间纤尘,轻盈一段静美春光。

读林妹妹的《葬花吟》,葬花骨,掩花梦,别花魂,年年春伤怀,只因开不败的人间花事,岁岁惹心疼。若懂惜花,花期里没有遗叹,记下花开、花香相伴的馨暖时间,即便花落,也是美丽而无言的悠逸;且,还有来春使复来,留一份花开的绮念给光阴,不是很好吗?

虽说,背负了一段春光的情结,而我,依然深爱着这个春天。还是愿意相信,一些花的心事,是开自月光的皎洁里,始于不染尘埃的干净。若,樱花。

服装:淘宝店铺:理想三旬旅行女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