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5

台湾已是第三次游了,敏锐感钝了不少,应美友希望,那就继续侃了。

台湾与我们同种同宗,在台南左镇发现的人类化石,与三万年前生活在北京周口店的山顶洞人有亲缘关系,均是中国旧石器时代的晚期智人。

远古时代台湾与大陆相连,约几百万年前由于地壳运动,部分陆地下沉,海水进入,形成台湾海峡,台湾岛才与大陆分离。

台北的朋友,大多数是四九年随父母来的,讲着绵绵的台湾国语,生活讲究,锦衣玉食,与当地人格格不入,(冬天着裘绒,戴Burberby羊绒围巾。)党派自然是属蓝营。

见过世面的当地人还是蛮智慧的…

请老公过来的曾老板就是其一。

去年三月份他从台南过来时趿拉着塑料拖鞋,今年冷空气南下,我看他穿了双翠绿色的EVA洞洞鞋,想台南人也怕冷哦。

第二天从后面看,哈哈,是包头的拖鞋。当年北京有句俗话“别看不起开桑塔纳的”,在这改成拖鞋正好。

那就顺着写人了,这位老先生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匠人”,他用竹签在瓶子里盖楼。

张老今年已94岁了,手巧的很,年轻时捕鱼工具做的远近闻名。

为逃避日本人抓壮丁,躲藏到日月潭,心善手巧被土著人视为上天派来的大师。

老大被瓶子里打乒乓球的微观深深地吸引住…

编竹篓的技巧也是张老教会当地人的…

在“华丽”酒店住了四天,每天吃早餐时都能在固定的位置看见这俩位女士,年龄大的对门口坐着,天天换不同样式的帽子,天天微笑点头问好。

我和老大打赌,她俩是老板娘和总经理…

最后一天才知道,她们也是在这吃早餐的,不过巳经吃了二十多年了。早餐价格220台币,人民币49元,会员200。

77岁的大姐说,是为了人气来吃饭,每天老公上班时给她载过来,回去时自己搭乘捷运,顺便还要买点菜。(之前住在这附近)自从有手机后天天在这自拍一张照片,细数年华。

与我同岁的吴小姐(入乡随俗的称呼),每天早6点多做瑜伽,早茶,午睡,下午茶,(一般都在星巴克一杯咖啡、一块点心)晚上做好饭等老公回。

她俩说这只是普通人的生活而已。(当地人)

早上才分手,中午又偶遇,吴小姐讲这是缘分一定请我喝咖啡,因时间关系不能前往,她看我在等“黑糖姜奶茶”非帮我买单。䁔暖的…

这家“沐白”波霸奶茶店,是个连锁店,干净新颖。农场的新鲜奶,比传统的珍珠奶茶更好喝,我们连续着喝了四天。哈哈…

老大此次个人单打获季军,因腰病犯了,主动放弃了冠亚军决赛。

晚上近十点回到酒店,我独自出来找食儿,店铺都打烊了。

“外婆面馆”好心的老板娘,看我可怜,放下饭碗给我做了一碗云吞面,另加一盘白灼生菜。我又给老大打回一套。为谢她留下30元台币做小费,她挺惊讶的,我趁机提出想买她晚饭吃的玉米,“不,我自己要吃”。我尬笑…

继去年在台湾治牙后,今年体验按摩,手法专业给力,环境优雅,讲究卫生,价格与大陆差不多。

小妹是大陆来的,她的体会是:无论做什么工作,台人把自己看的很重要,换句话说,爱惜自己。吃饭或下班时间更先己后钱。

我想起昨晚老板娘的拒绝,这是个良性循环的谋生环境。

在日月潭中心岛酣睡的流浪狗,无视来来往往的遊人。

阿婆便利店秀气的猫小姐,无不享受着宁静的慢生活。

经常看到台湾女士在头发里别一块彩色发条,俏丽时尚,韵味十足。于是我清早就去假发店,除了发条还被忽悠的买了个发顶。

还好现在全世界都戴中国的假发包括奥巴马和米歇尔。

这位美眉是个能干的人,在某省投资办高级连锁幼儿园。她讲我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帮助家乡完成外资投资指标。瞬间折服!

(看到我戴的发顶块了吗?)

这位大哥也是个境高之人,台坛高手,年近七旬,心脏搭桥,日教学生数十,收费颇廉,只为延续台湾的桌球水平。

踩着电动自行车,请我们在台中一家高级酒店吃顿价格不菲的晚餐。

穿黑衣的老哥此次也参加了大赛,小组赛就出局了,与老板是旧相识,赛后包他的车游台中。

这是个球痴,车钥匙上挂着两个乒乓球,开车时经常一只手做挥拍动作,车上只要有人说球他就会回过头参加讨论,搞的全车人神经格外紧张。

他开的是手动车,踩油门动作大,加上后排空调不给力,我和女教练都恶心欲吐,停车调整,他仍然讨教球技,让我们哭笑不得。

晚饭前他抽空买了话梅、腌桔和白花油给我俩,看来球痴哥是嘴上不说,心里有数的那款直男。

夜晚宾馆平台,品高山乌龙茶,吃朋友做的茶点,身后是夜光粼粼的日月潭。

晩饭时,正巧碰上拍电视剧的剧组,主角还未出现,做场记的女孩已闪了我的眼…

街拍

仿佛置身于活色生香、绮罗朱履的时装发布会,怕扰民,只拍了几张,有点遗憾。

真羡慕日月潭的同心锁:

晴天和日,静赏闲云

风雨加身,且听风声

流年有爱,心随花开

时光逝却,珍存过往

在台湾节约成本随处可见,入住酒店时不给早餐卷,吃饭前去前台领取,挨着近也沒觉得不便。这样餐厅准备食物更精准。

这是家民宿店的餐厅,早餐店里提供外卖,其他茶、咖啡及洗杯子都是自助。洗碗池的水龙头出水量很小,广州白云机场二号航站楼南航红棉阁,洗手间的洗手水压力很大,洗个手把衣服和地面都溅上水…

火车上还有亲子车厢,我们被返老还童了。

小确幸哦…

从台中回台北中途路经新竹,想台北与新竹这么近,可在蒋经国双胞胎蒋孝慈、孝严心里却是咫尺天涯…

看到许多驴友牢骚,“日月潭不来后悔,来了更后悔。”

日月潭风景,最精华处莫过于傍晚和清晨。

清晨,湖面上飘着薄薄的雾。旭日初露的淡淡光线照射在碧绿的山峰上,又隐隐约约的倒影在平静的湖水中,安静如宋人册页写生,敷彩淡雅,自成一格。

内心一片祥和,这样的宁静与美丽,有几许人见过?

晚上,褪去白天的喧嚣,没有满街的人群,剥去商业的外壳,安静的街道,凉爽的风,飘荡的音乐…

“山色空蒙雨亦奇”来形容阴天的日月潭很合适。

很多时候,不是风景不美,是我们的步伐太快。

无论怎样“日月潭”是大陆人对宝岛的共同情结。


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游客

迎来了一批又一批的新人,

她静静的躺在这儿

让人感受她的美丽…

台北西门町

位于台北万华区,是颇有名气的消费商圈、“哈日族”的天堂。

林青霞当年在此逛街时被星探发现的。

也是台北著名的“援助交际”(学生卖春)场所。

自到台北就天天阴雨绵绵,台湾的朋友说大陆吹来的冷空气。

哈哈,我们常听说,西伯利亚流入的冷空气。升级为冷空气形成中心,心中窃喜,这不是褒讲吗?大陆那有那么高的纬度和海拔啊…

(图为台北西门红楼)

漫步在西门町街头,想起小囡在家唱过的《忠孝东路走九遍》,彼时曾被凄美婉转的歌词戳心:

“忠孝东路走九遍

穿过陌生人潮搜寻你的脸

有人走的匆忙

有人爱的甜美

谁会在意擦肩而过的心碎

这城市满地的纸屑

风一刮像你的妩媚”

(忠孝东路与西门町有交集地段)

女人即使到了“高龄”,仍抵挡不住言情类衍生品的安慰和救赎…

国立暨南国际大学

坐落在台湾西部最后一块净土之称的南投县埔里镇山上,海拔六百多米。

这里风景秀美,以园林为界,形如麒麟,层峦叠嶂,云雾多变…

与广州的的暨南大学为姐妹校,侧重在对东南亚华侨子弟。

学校品质一流,英语授课,教师多为学界后彦。还因地制宜的开了高尔夫球和船艇课程。(日月潭)

世花博会

去年底在台中举办的世界花博会仍对外开放,因时间短只选了“蝴蝶兰展厅”观看。感受原产地蝴蝶兰的花团锦簇、艳如锦缎、美轮美奂…

这是用了多少蝴蝶兰啊!太土豪了!

美是修行,少了自在内敛,多了浮躁喧哗,就离美越来越远了…

哈哈,差点忘了美友的要求。

此次大赛是台湾每年一次的会员赛,

设了四个年龄档:

40~50,50~60,60~70,70~80岁。

参加人数两千有余。

前国家队的、各省队的翘首、东南亚国家的精英以及台湾的各届“国手”,云集一堂,精彩纷呈,高潮迭起,靓球频出…

王老大折戟于冠亚军决赛,腰病突发,不能行走。

大会连续广播两次,“请王新志速到XX球台,如再不到,表示自动弃赛”,我还在别处卖耽呢…

大赛组委会张主席亲自扶他去签了放弃协议,就这样获得季军。

老大也不感遗憾,对手是前国家队的徐向东,今年才60岁,球又好,只是失去一次切磋学习的机会。

套用王老大的话,体育的魅力在于顺瞬万变和转念之间的莫不可测…

(这是去年世界元老杯锦标赛,16进8赛,对方是2017年全运会60岁组的双打冠军和单打亚军。)

这是去年全国会员联赛总决赛,60岁组冠亚军决赛。(对方原国家队刘建根,代表北京某公司)

徐向东对马来西亚前冠军(本赛,4进2)

清静的大连周水子机场。

军功章上有我的一半,也有你一半…(脸大吧,哈哈…)

谢谢分享!

照片皆手机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