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当苦养 才能有担当

功勋

红肿的肩膀不能背书包


  记得,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爸爸奉国家建工部之命,带领他的战友们建完了中国二重之后,又奉国家建材部之命马不停蹄的赶赴湖北建石膏矿。


一天,就在紧张的钻井施工的时候,突然发电机出了故障停电了,为了不影响施工进度,只好把家属院的发电机换去施工。


这样一来,家属院的日常生活就出现了困难,首先就是断水了,需要家家户户自己去大食堂的蓄水池挑水回家临时解决用水问题。


那天,我们家的水缸由公务员挑满了,可隔壁朱奶奶家的水缸还空着,朱奶奶的儿子和儿媳出差到外地去了,孙女在县城住校读高中。


只见,裹着一双小脚的朱奶奶,拎着一桶水,风摆荷叶般的走着,走两步歇一歇,十分艰难的往家移。


估计就她这种状态,要把家里的缸注满水,忙活一天都不行。

这个情景被爸爸远远的看见了。


他回到家把正在玩的姐姐哥哥叫过来,让他们去为朱奶奶抬水,把朱奶奶家的水缸灌满。


让我拿着舀子,跟着姐姐哥哥一起去,到时候往他们的大木桶里舀水。


姐姐哥哥都愣住了,问爸爸为什么我们要去给朱奶奶抬水。


爸爸说:“朱奶奶现在有困难,作为邻居,你们应该去帮助她。”


没办法,爸爸的话是不能不听的,只见姐姐哥哥,用一根扁担将一个大木桶抬在肩上,撅着嘴很委屈的向大食堂走去,边走边踢着地上的石子儿,我东张西望傻乎乎的拿着舀子跟在后面。


好重的一桶水加满了,姐姐哥哥将扁担放在肩上艰难的站起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疼得他们呲牙咧嘴,眼泪扑簌簌的滚落下来。


要知道那时姐姐才九岁,哥哥才七岁,按说在这个年龄段的少儿们,他们的肩膀是无法承受几十斤重的压力的。

奶奶和妈妈依着门框,看着姐姐和哥哥抬着一大桶水歪歪扭扭的从很远走来,进了朱奶奶家,听着往缸里倒水的声音,看着姐姐哥哥脸上的泪痕。


朱奶奶开始阻止了,妈妈要去替女儿儿子挑水,全被爸爸厉声制止了。


爸爸说:“让孩子们从小接触些艰苦,承受些痛苦有什么不好,我这么大已经下煤窑了。”


奶奶受不了了,对我们说:“你们就那么傻,少装点水,多跑几趟就是了。”


一趟,两趟,三趟,朱奶奶家的水缸终于注满了水。


可姐姐哥哥一边的肩膀,都被压得又红又肿疼痛难忍,朱奶奶搂着姐姐哥哥心疼的掉眼泪,奶奶和妈妈为这事好长时间不跟爸爸说话。


其实,我相信,姐姐哥哥每次往朱奶奶家的水缸里倒水的声音,一定都会像滚烫的油锅在煎熬着,躲在房间里的爸爸的心。


这一夜,姐姐哥哥都没睡好,他们只能平躺,一翻身就会疼醒。第二天早上,姐姐哥哥上学时不得不换另一个肩膀背书包……

儿子烫伤了他无动于衷

  记得我五岁那年,一次全家人星期天吃饺子,是韭菜肉和韭菜鸡蛋两种馅儿的饺子。


爸爸一早照例是去单位转转,妈妈是忙着剁肉馅、炒鸡蛋,洗韭菜、切韭菜,整个房间飘满了韭菜香。


奶奶负责和面,只见她不停的往面粉里加水,试着面的软硬度,随后用一块布把面团盖上。


姐姐哥哥在聚精会神的埋头做作业,我和弟弟最开心,屋里屋外追着、打着、玩着。


妈妈开始拌馅了,麻油的香味一阵阵钻进我们的鼻子里,勾引着“馋虫”不停的闹腾,惹得我和弟弟时不时的偷偷溜进厨房,蹑手蹑脚的去锅里“偷鸡蛋”吃。




中午了,爸爸回来喽……


我们的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叫了,面也醒得差不多了,该包饺子了。


要说包饺子,那是部队的光荣传统,妈妈是擀皮子的高手,一般情况下能供三四个人包。


爸爸包饺子是神速,只见他拿起皮子放好馅,两手一挤就是一个,而且绝不会露馅,只是他包好了乱扔,还得有人给他摆饺子。


“劳动竞赛”开始了,妈妈皮子擀得飞快,一会儿就是一摞子。


爸爸包起来也是神速,挤一个扔一个,一会儿就是一堆。


我们就和奶奶忙着打下手,送皮子、摆饺子、砸蒜泥。


房间里笑声不断,香味不断,其乐融融。

  小孩子就是不禁饿,饺子没包好时后,肚子就咕噜咕噜叫了,饺子包好了,早就前心贴后心了。


看着锅里上下翻滚着的饺子,不断吞咽着口水的我,下决心今天一定要吃得走不动道。


开吃了,我不断的吹着吃着,肚子渐渐的鼓起来了,简直就是一副馋疯了的样子。


实在吃不下了,奶奶盛了一碗滚烫的饺子汤说:“喝点饺子汤吧,原汤化原食。”


就在我小心翼翼的端过饺子汤时,脚下一滑碗一斜,一碗饺子汤全倒在了右腿上,一阵剧痛让我大叫了一声,碗掉在地上碎了,腿上立马烫出了一长串亮晶晶的水泡。


妈赶过来了,爸爸在房间里问这么回事,我哭着说:“腿上烫了一长串泡。”


谁知,爸爸门都没出平静的说:“奥,找你奶奶去。”

  我当时心里好委屈,哭着想爸爸一点都不心疼我。


奶奶急坏了,她不停的用凉水冲我烫伤的地方,然后把我抱在床上,找了好多棉花点燃用棉花灰敷在伤口上。


渐渐的我哭着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烫伤的地方涂了许多紫色的东西,已经不太疼了。


听奶奶说,爸爸来看了我好几次,还问了医生我的腿上会不会留下疤。


看着爸爸妈妈房间的灯光,我的心里舒服多了……


事后,一次爸爸跟我说,男人这一辈子会遇到许多困难和伤痛,要学会克制忍耐。


受了伤,是一定会疼的,哭也疼,还不如不哭。


忍一忍就过去了,要表现得像个真正的男人,要坚强……

爸爸的家法“塑料尺子”

  我小时候,中国的教子有许多优秀典故,例如“孟母三迁”、“岳母刺字”,然而,更多的民间教子方法还是“棍棒底下出孝子。


在这种文化氛围中,凡是有男孩儿、男孩儿多的家庭,哪家父母管教儿子时,不是咆哮着,挥舞着扫帚、棍棒“大刑伺候”,哪家小男孩不是哭嚎着“求饶”。


可是,让人意想不到是,我的爸爸,一个从十一年残酷的战争走过来的人,一个多次跟日本鬼子拼过刺刀的人,一个当过敢死队、锄奸队、武工队队长的人,在管教儿子上,居然从不动粗。


按说,他应该有着一个火爆脾气,儿子不听话、闯了祸,就蹬眼睛、骂人、打屁股。


但是,在我的记忆中,这些在他身上却几乎从来没有过。


唯一的一次动用“家法”,他也是高高举起“塑料尺子”,轻轻的在儿女的手上落下。

  那还是,我在小学四年级上半学期的时候,一天,爸爸出差回北京,我们四个孩子高兴极了。


只见,爸爸笑着从旅行袋里拿出八盒精美的葡萄干和八盒哈密瓜干,分别递给了我们每人各一份。


我们高兴的喊着“谢谢爸爸”,就一溜烟儿的跑出爸妈的卧房,去品尝那第一次见到的甜食了。


那葡萄干,小小的、绿绿的、软软的,放到嘴里一咬,好甜呀,都甜到心里,甜醉了。


哈密瓜干是片状的,由于糖分高,拿在手上粘粘的、酸甜的味道,很有嚼劲儿。


应该说,在当时,大多数内地的小朋友,不仅没吃过、没见过,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我不停的吃着、嚼着,真过瘾呐。


有时,也给要好的小朋友几粒,并显摆着说:“吃吧,我家还有呐。”


是啊,我亲眼看到爸爸拿出的是,八盒葡萄干和八盒哈密瓜干。


剩下的那些,至今还整整齐齐的,躺在爸爸办公桌的柜子里睡大觉呐。

一盒葡萄干一盒哈密瓜干,哪经得起我一阵狂造啊!第三天,两个盒子里就空空如也了。


在“馋虫”的驱使下,我开始惦记、琢磨那四盒葡萄干和哈密瓜干了。


心想,爸爸也太小气了,一下子给我们得了,还非要临走拿出来呀,都快馋死我了。


有了这个想法,我就趁爸爸不在家时,悄悄溜进爸妈的卧房,轻轻的打开柜门,小心翼翼的打开一盒倒了几粒葡萄干,撕一小片哈密瓜干,再把盒子放好。


第一次我成功了,又试探着做了第二次,就在我得意洋洋地吃着的时候,不想被哥哥弟弟发现了。


他们惊奇的问:“我们早就吃光了,你怎么到现在还有?是不是爸爸又给你了,你要不说我们就问爸爸去。”


我一见大事不好要露馅,就假做镇静的说:“爸爸柜子里不是还有吗?不会自己去拿呀?反正爸爸走的时候还会给咱们的,早吃晚吃一个样。”


我的话音刚落,两个家伙就要行动,我赶紧叮嘱说:“悄悄的去,别被爸爸撞到;别盯着一个盒子拿,会被爸爸爸爸发现的。”

俗话说得好,“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纸里,是保不住火的。


就在我得意洋洋的吃着“胜利果实”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几个盒子里的东西越来越少,盒子也越来越轻,如果……我不敢想下去了。


其实,这个时候,危机也已经在慢慢的向我靠近了。


终于有一天,爸爸把那些盒子拿了出来放在桌上,掂了掂分量,又蹲下仔细的观察了一会儿柜子里的现场,爸爸会心的笑了……


他不做声的把几个盒子放在客厅的茶几上,阴沉着脸把我们四个孩子和孟姨叫来。


问孟姨:“孟姨,最近咱们家闹过老鼠吗?”


孟姨说:“没有。”


”最近,家里来过会开盒子的小动物吗?”


孟姨笑着摇摇头走了……


我想,用现在的话说,这大概就是“敲山震虎”了吧!


孟姨走了,爸爸把身边的擀面杖和鸡毛掸子使劲往桌子上一放,指着那些盒子严厉的问:“说,这是怎么回事?!”


爸爸从来都没有这么严厉过,我们都吓蒙了,谁都不敢吭声,尤其是我,心里的鼓都快敲碎了。


在异常沉闷的气氛中,大家终于把我供出来了,把我的原话说出来了……

我知道自己这次犯了大错,罪责难逃,两只眼睛紧盯着擀面杖和鸡毛掸子怕极了。


心里掂量着,爸爸会打我几下?


打在屁股上会有多痛,会不会打出血?


如果屁股打破了,怎么坐?


别人知道了,怎么解释……


只听爸爸对弟弟说:“去,把你做作业的塑料尺子拿来。”


弟弟吓坏了,哭着一扭一扭的拿尺子去了……


奶奶心疼孙子了,来到客厅,劝爸爸不要打我们。


爸爸说,这些东西本来是要送同事的小孩儿的,没想到被自己被自己的孩子打了“伏击战”。


奶奶见不得这个场面,躲开了。


爸爸让我们把手伸出来,举起尺子打了姐姐手心一下、弟弟二下、哥哥三下、我四下。


爸爸说这件事他也有责任,当初就该说清楚,不给我们造成误会。


随后爸爸让他们都走了,专门留下我说:“知道为什么要打你四下吗?因为你是主谋,你不仅自己犯错,还告诉别人要奇妙的犯错,这带有一定的教唆性……你很聪明,但是要把聪明用到正事儿上,不然是要犯大错的。”


其实,爸爸的阵势挺吓人,尺子举得高高的,打在手心只有一点疼,那不也是疼在他心上?


我的手一会儿就不疼了,可那件事、那个情景,爸爸对我说的那番话,却一直记在了我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