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若水,岁月如歌,人生尤似一条永不枯竭的河流,有阳光明媚下的恬静柔美,也有乌云密布下的波涛汹涌。
        趟过才知深浅,博过才无憾遗。快乐时,心海浪花一朵朵,悲伤时,胸涌惊涛寒彻骨。

       一树桃花,情系两岸,红尘渡口,我们过往着一个又一个季节的轮回。
       

曾几何时,你还是个亚青小子,一首首 “ 我的青春我的诗 ”,点燃了我们对未来的希望与激情。
        记得当年你跟着老村长来到村口时,男女老少都围着你,比看当年套住的金钱豹还稀奇。
        你着一身洗的发了些白的黄棉布军衣,挎一同色的旧书包,书生气十足。白净清秀的脸庞,偭腆的不敢正眼瞧人,你被谁画地为牢 ,站在那棵老枫叶树下,玉树临风。
       

我被阿芬,铃子,余薇,子涵,丽霞几个姐妹簇拥着挤在前,虽然那个年代山里妹都性子野,但还是脸蛋儿绯红,溢满羞涩。
        她们起哄着往前推我,一阵咯咯的嬉笑声牵引了你,你眼里闪烁出湖光一样的明媚。
        那天老游击队员韩国宪在场,他说这娃儿准定是军人之后。真像当年八路军师长秋华的通讯员穆子。

     是夜,一轮明月高悬,你悠扬的牧笛声,划破了山村的宁静,尤似夜莺婉转的鸣唱声,荡漾在夜空……

那一夜,我如枕云海,心潮翻腾,难于安静。

每当旭日初升,你就早早去村后竹林里支起画架,凝眸专注。狗尾草,野百合,青兰花儿草木染,一群彩蝶翩翩飞……你的画作朦胧的美。

     
    心有灵犀,缘给今生。与君初见,尤如故人归。

有一回天空翻滚阴云,男女社员们都从田里快步赶回,雨说来就来,你将你的上衣披在我的身上,我没有被淋成雨人,从此梦想成为你的女人。
        第二天一早,我将烘干了衣服迭的整整齐齐,来到了你的知青屋,看到了你桌上的一摞摞诗稿,才晓得你也爱写诗。山村妹子里唯我看过四大名著,你就是我心目中的风尚子玉。


   你父亲是文化部门的一位官员, 也是一位著名作家,一部“丹凤朝阳”的戏剧,红遍了城市乡野。

你虽然出生在城市的书香门第,但刚刚插队三个月,就熟落了农活,融入了乡情,悠然一介田间布衣。 


记不清多少回我们相约在竹林桃园,一梅青歌,竹影画心,我爱慕你满腹才华,多才多艺,你说你能冲破世俗偏见,就爱我一个乡村挖甜草根的春妮。

   我晓得你不是红色混混的那类人,但门第悬殊的爱情,能否开花结果,梦里忧醒了我多少回。


  如果你不是家里唯一男孩,如果不是你父亲患了重病,也许你不会早早回到城里。
       如果我们都不是那么理性与矜持,那怕有少许的冲动越规,也许今生我们是又一番命运。
       

彼苍者天啊,都说有情人终成眷属,爱心永恒,我却千千阙歌诉不尽离情,一腔幽怨泪无痕,终是缥缈若尘,痴情付诸流水。
        寒夜孤灯,谁在紧锁弯眉,长吁短叹 “ 我是人间惆怅客 ”。
        忧伤岁月,谁能够淡笑嫣然,奢望光明乾坤。
        爱神擦肩而过,一帘幽梦,两行秋雨,谁解得个中滋味。
       

抚琴听雨,桃李唱白,清茶一杯,浅墨重彩。奴是一枝空谷幽兰,是文学诗歌,琴棋书画填充了自己单薄的流年岁月,排遣了内心的一份孤寂。
        才艺若兰,依兰幽香,谁是谁的江南,池塘荷韵,绿如翡翠,谁是谁心中的吊坠,你是否早已忘记了山乡的春妮。

  听人说,你在北山慕溪湖畔创办了豪冰书院,书院里坐北朝南的汉晋斋讲堂,座无虚席。

九歌离骚,古苏琴韵,长安文哲,客舟听雨。高山流水遇知音,何愁前路无知己。

       拢聚着一批市井笔农,文人雅士,有老土这样植根于文学沃土,十耘百耕的勤奋写手,还有白公智囊,儒商气质,文菲才女,文留雅香。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你所在的旅游城市,一年四季宾客如云,在一个腊月春风催办年货的日子里,我望着北斗,怦然心动,想给你带上半扇野猪肉,还有你最爱吃的山珍野菇去见你。
        与你约定个日期,同赏元宵节的半城烟火,敬香祖儿福佑我们各家万事如意,还想在豪冰书院报个名。 
        罢,罢,罢,花枯叶萎,落子有双,啥时也变成厚脸皮,想起郎君离开的情景啊,却又是心雨纷飞,几番唏嘘……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
  怎能料到你我都被邀进了一个文学群,看了你的头像我不敢相信,一曲 “ 枉凝眉 ” 颤动着我的心……我没勇气多露头,只能悄悄地潜水盯着你。


你我所在的这个群,诗友们先天禀赋,后天修为,彰显出诗功实力。柳再义,志伟北苇,阿麦,阿威。刘子毅,胡亮平,高子寰,高尚儒,马时遇……,杨柳树下,一群才子聊着各自的文学人生与爱情故事。
周翠明,陈绪保,申玉元,张永红,刘文书,潘雪晴,云淡,谢佐福,还有绍东罗红英,吟诗作画,能歌善咏,诸多才子佳人煮雪熬字,拈花酿词,首首诗篇刻画出春天的明媚,声声诵读抒发出人生的豪情。

志趣相投,惺惺相惜,五湖四海,缘聚一群。

  认识了群里的媚娘,知道她在城里开着一间衣坊,女神节前去选购春玲旗袍表演队的表演服装。
  巧遇了爱唱爱跳的新疆女子可爱丽亚,还有张尺,妙红,秀红,婉君,一缕香等十二位文学诗歌群的才女,她们比红楼梦里十二金钗更具典雅气质,我不免暗生一丝丝妒嫉。
  我知道冰豪书院的后面有个百草园,尤似微型的红楼梦大观园,楼台亭阁,小桥流水,荷花飘香,沁人心扉。木白,五月兰,雪之兰,海棠花儿旬令香。
  正值三月,春光明媚, 才女们相约媚娘去百草园里花丛中留倩影,还非要等到天黑闻一闻园里的夜来香。

  那个下午我就混迹在才女们中间,欢声笑语中,忘记了自己是山里的春妮。
  我的太阳镜一直没摘下来,怕你路过认出我来。相见不如怀念,世俗红尘,许多人坠入了二度花开,纷纷扰扰,苦不堪言。


我看到你在群里的微信头像,温文儒雅,一副学者教授的模样,眼神里还是透射着当年那湖光一样的明媚。

你与群友们互动交流,春风化雨,满含关切与鼓励。大爱胸怀,豁达风趣,一颗体恤悯怀之心。

你貌似一脸舒展,额头上还是隐现出一丝沧桑岁月的痕迹。你不是贪婪金玉生活的人,也不是追寻飘逸,没有担当的人。

我知道你有一段童年苦难岁月,跟随父母,远走天涯,在戈壁荒原的西北安家。你尤似一棵白杨树,只要植入大地,就能挺拔。

你有个微信昵称叫沙漠飞鹰,风吹沙漫,练就了你一双风中的眼睛。
  以至于你今天的诗作能够写的沧桑大气,一粒沙中雕刻世界,被读者赞叹不己。

  人生就是这样,你在桥上看风景,有人在桥下看着你,就让我做一个桥下看你的人吧。

  遥亿当年,新月细雨,荷塘蛙鸣,莲心儿情荳初开,岸柳萌春,英姿勃发。我们风华正茂,都是黔中追梦人,一转眼几十载,两鬓尽见丝丝白。
        曾经沧海难为水,心不如愿漂流瓶。我一介柔媚女子,只能庆幸自己没有放弃文学与诗歌的追求,第三本诗集也即将排印。
       

春妮今生,虽然没有实现非书生不嫁的愿望,但找了个老实憨厚对我体贴入微的山里汉子,日子倒也过的实惠。
        他是种树养羊能手,现在由儿子接班又养起了野猪。日子早已实现了小康,一点不亚于你们城里。


        站在山岗上,仰望蓝蓝的天,白云悠悠。济海云帆,耸立着生命的恑杆。
        碧海青萍,烟波浩渺,扁舟一叶,我气定神闲,静如渔樵长杆钓春秋,又见野鹤来回飞。


        明天有多远,一生并不长,我不会再生惆怅,长吁短叹。
        但愿你我能将心中那一缕年少晨光的爱与暖,绵延弥漫进未来的日子里,各自安好,涂抹出炫丽的夕阳红画卷,沉醉霞光里的一抹抹绚烂。
       

一程程山水,一处处风景,我们的丰骨依然遒劲,依然是一个善行者。我心仪过的朗君啊,愿你珍惜自己的身体,童心常在,洒脱生活,安然无恙。
        就将心中磨灭不掉的一段爱之痕迹,当成一篇不老的童话故事吧。
       

春华求实,仁者匠心,但愿我们各自的文学创作,能不断的充实与丰盈。大海无疆,人间有爱,其实爱并不遥远,就在我们的身边。
        杨柳依依,春风暖醉索河两岸,深爱过的人啊,你是否依然会想起那竹林里,伊林若林般紧紧的依偎,是否还能隐约听到当初花开的声音,听到那被你称为水晶般嗓音,柔情哼唱的一曲 “ 桃花花红来,杏花花白……”


         那时花开,今又春来,燕语呢喃,继述着我们在这个春天的故事……
     

本作品镶嵌了近200位文友诗友的昵称与名字,出于对文友诗友诗歌创作的一份鼓舞与暖意,极具纪念意义。
该昵称散文诗是文学作品,故事纯属虚构,作品中人物昵称及名字的套用,均出于创作的需要,与现实生活无关,敬请理解!

作者简介:醉霞光,山西太原人。醉心于诗歌与散文创作,作品散见于本地报刊与公众文学平台。性情洒脱,擅长琴棋、摄影,爱好书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