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24


读《红楼梦》,时常会生出一种感觉,晴雯幸亏遇到了宝玉这样的“老板”,否则那么有个性的女孩,在职场中定然早就碰得头破血流。宝玉对晴雯的了解之深与关心之切,是包括袭人在内的其他丫头所没有的。晴雯不慎跌断了宝玉的扇坠而耍小性子,宝玉竟然允许她撕扇而博其一笑;晴雯擅自将坠儿开除,宝玉竟然也纵容了这种明显越位的行为;晴雯被王夫人驱逐出贾家,宝玉竟然偷偷地去晴雯家探望,并私下交换贴身内衣;听闻晴雯身亡的消息,宝玉深情的为她写了一篇《芙蓉女儿诔》的祭文;还有,宝玉在宁国府吃早饭,看到有“豆腐皮的包子”,就特意叫人带来,送给谁?晴雯;宝玉要给黛玉送两块自己的旧手帕,派谁送?晴雯。


在宝玉眼里,晴雯这个聪敏而又任性的女孩,是其他女孩所难以比拟的:“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第51回,在一个寒冷的雪夜,晴雯因为吓唬麝月而着了凉、生了病,宝玉着急得先后说出了四个“快”,足见这位暖男对晴雯非同寻常的关爱和呵护。


第一个“快”:“快进被来来渥渥罢。”


看到晴雯“也不披衣”“蹑手蹑脚”地要去吓唬独自去门外看月光的麝月,宝玉愣不丁的一个“高声”,打破了晴雯的“如意算盘”,吓唬不成的晴雯只好返回。见她的“两腮如胭脂一般”,“摸了一摸”她的手和脸都发觉“冰冷”冰冷的,宝玉就说出了“快进被来来渥渥罢”这句话。这是一个颇受读者争议的细节,有人赞之为“暖心”,也有人斥之为“越轨”。这个让晴雯“快进被来渥渥”的呼唤和举动,看上去确实显得有些过分的亲昵,但细细品之,你会发现,这里很少有色和淫的成分,更多的只是怕晴雯着凉的关切。

第二个“快”:“快不要声张!太太知道,又叫你搬了家去养息……”


等到第二天一早起来,看到晴雯“果觉有些鼻塞声重”,而且整个人“懒怠动弹”,宝玉脱口而出的就是这句话。“快不要声张!”这是对大家的要求和提醒,因为宝玉知道自己家的规矩:丫头等工作人员如果身体有了问题,就必须得“搬了家去养息”,等病养好了才能回来。从宝玉的这句话中可以看出,他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会不会被传染,而是如何让晴雯的身体早点好起来。如果晴雯回去,那她家里的条件肯定不如这里。换作是其他主子,即便不让晴雯搬出去,自己也早已戴上口罩、吃起感冒药了。所以,他一不让大家通报“声张”,免得晴雯被遣送回家去“养息”;二让晴雯“在里间屋里躺着”,自己再“叫人请了大夫,悄悄的从后门来瞧瞧就是”

第三个“快”:“……谁请了来的?快打发他去罢!再请一个熟的来。”


这是宝玉看到胡大夫给晴雯开的药方后说的话。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宝玉急了,对那位姓胡的庸医颇为不满,让人“快”把他给“打发”了去。为什么?因为胡庸医极不专业,对晴雯病情的诊断并没有问题,但开出的药方却“该死”,用的药对男人很是适用,但让女孩儿却“如何禁得”。看到这个新来的大夫诊对了病、却开错了药,宝玉的着急之情便在这一句话中溢于言表。


第四个“快”:“你只快叫茗烟再请王大夫去就是了。”


在麝月为了打发那个新大夫而纠结于该给多少“轿马钱”、又搞不清哪个是“一两的星儿”时,宝玉掩捺不住焦急的心情,向麝月发出了这一个“指令”。这个“指令”的中心意思,不是钱多钱少,而依然是对晴雯病情的关切。于此时的宝玉来说,不管你们怎么做,反正请来王太医、早点治好晴雯的病才是重中之重。

(注:图片引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