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形彩沁玉琮

32*32*30毫米

孔径22毫米

41.17克

也许,

这是纯天然的材质,

五彩斑爛,

瑩润剔透,

那一角玉峰,

纯净无瑕,

象崑崙瑶台,

神秘,

圣洁;


也许,

原本就是无瑕的美玉,

经历了沧桑的洗炼,

各种元素沁入肌体,

身放异彩,

绚丽多姿,

妖娆不失典雅,

妩媚不失庄重。

听自己讲那过去的亊情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

晚风吹来一阵阵快乐的歌声,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小时候,

我们喜欢唱这首歌,

唱着唱着,

自己成了爸爸妈妈;

又唱着唱着,

爸爸妈妈离开了我们;

还唱着唱着,

我们自己老了……

月亮还在,

白莲花般的云朵还在,

晚风还在,

可是,

“他们”——我们的孩子,

再也不围在我们的周围……

“他们”对我们过去的事情,

并不太感兴趣;

“他们”没有空听我们过去的事情,

“他们”要关心自己的饭碗,

关心自己的升迁,

关心“他们”自己的子女。

曾经和“他们”说起过,

我们这代人早上四点起来排队买菜,

用小凳子、砖头、破篮子去买带鱼。

“他们”问,

怎么这么傻?

为什么不去超市?

超市里不是什么都有吗?

是啊,

和“他们”说那时没有超市,

什么都要票证,

“他们”会感到那是天方夜谭!

“他们”不听,

于是,

就自己讲给自己听。

几个人,

十几个人,

当年的小伙伴,

当年的同学,

当年的同事,

不会在高高的谷堆旁边,

而是在茶馆,

在饭店,

在农家乐。

有的人讲起,

曾经将一个月的计划用油打翻在地,

全家人用抹布发疯似的在地上将油捞起,

然后用纱布过滤,

最后终于挽回了一半,

于是,

每天的菜里只能一滴一滴地挤油,

以致鸡毛菜汤里根本看不见一滴油花。

有人说了由于兄弟姐妹多,

每次吃了饭以后,

最大的福利就是,

恨不得用舌头将锅里舔干净,

其实,

锅里已经很干净了。

讲着讲着,

一杯又一杯的酒灌了下去;

讲着讲着,

女人们掉下了眼泪;

讲着讲着,

老男人也抽泣了起来。

听自己讲那过去的事情,

也有无聊的,

那些课堂上、车床边、柜台旁,

谁暗恋谁的糗事,

一阵哄堂大笑之后,

有人说那时自己太傻,

不知道表白,

错过了美好婚姻;

有人说,

当初抄邻桌阿五头的数学作业,

老师批的分数竟然比阿五头高,

至今都想不明白是什么道理;

有人说,

自己太戆,

错过了一次又一次买房的机会,

以致到现在还居住在拎马桶的老屋里。

想不到自己的芳华岁月,

竟然就这样流逝。

这些故事讲了又讲,

有人说我们成了祥林嫂。

也有人说那很无聊,

可是生活不是由好多无聊的时候和无聊的事情组合起来的吗?

只要愿意,

我们自己组织起来,

听自己讲那过去的事情……

文章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