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唐瑭

图片:网络,致谢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每年的春天,总是伴随着贺知章的《咏柳》一起到来的。多少年来,这经典的诗句把春日的美景深深地刻在我的脑海里。


春,是用来爱的。未沾杏花酒,没饮桃花酿,人已三分薄醉了。在我的眼里,春,就像一个久别重逢的故人,但她更适合做恋人,是心仪已久的那种恋人。


春,应到西湖去看柳,是最适合不过的了。有人把柳比作爱人的发丝,自有浪漫之情调,而西湖的浪漫则是骨子里的。难怪,明代画家李流芳站在断桥一望就几乎魂销欲死,看到的肯定也是白堤上的如烟新柳吧!柳树上那芽苞的嫩绿,最让人心生无限温柔。

西湖的柳,似乎总有一些多情,带着一连串凄美的爱情故事,从古传到今。


《牡丹亭》里的杜丽娘与柳梦梅,一梦幽欢,成为了生死之约。之后两人定居苏堤之畔,且在门前种下一梅一柳作为标记;白娘子与小青避雨于白堤柳下,遇见了杭州美男子许仙,爱爱恨恨地也成了柳中女子……


柳树的温柔、轻盈、婆娑的婀娜风姿,为历代文人所喜爱,成为吟咏的对象。东晋时,著名的诗人陶渊明爱柳成癖,在宅前种下了五株柳树,人称“五柳先生”,这便成就了柳树的美誉。从此,柳树便成为品行高洁的象征。

春来江畔柳色新,千丝万条垂轻荫。

晓风迎面吹暖意,野田阡陌绿盈盈。


柳树是春的信使,每当春回大地,万物还在沉睡之中,柳树就最先感知春的讯息――那暗绿色的柳条从僵直的简短开始慢慢地变成青绿,慢慢地向上伸延,慢慢地可以摇摆出各种妩媚的姿态……我喜爱柳树,不仅因为它轻盈柔美的风姿为湖光山色增添了妩媚的风采,还因为它有坚韧不拔的性格。它不需要种子,只要把枝条插进土里,无须人管理,它自己就会默默地成长。

春日踏青,走在河边堤岸,乡间山野,看到的这些柳树,你想到的绝不是“杨柳依依,一丝柳,一寸柔情”。柳永的“杨柳岸、晓风残月”在这里绝对是不合时宜的。 这里的柳树,虽然少了城里柳树的几分柔媚飘逸,却多了一些坚韧、顽强的性格。她更像乡野村妇不加梳理的黑发,在山风的吹拂下,不受拘束地飞扬着一种自由,一种野气,甚至还有一种霸气。


说来有趣,柳树,还可以制作成一种乐器。这也是我小时候和伙伴们最快乐的时光。把杨柳枝条的皮弄出来,做成一个觱吹,这时候孩童们个个嘴里都爱叼着觱,吹得呜呜地响。柳树条是高亢的,仿佛粗犷的原野上牧羊人的低唱,一高一低的调子和在一起,那是刚柔相济的美妙之音。只不过,这些都来自于乡野的孩童之手。制作这样的乐器是要把握时机的。错过了枯枝绽新绿时,要想做个觱吹吹就只能等来年了。

三月春风领风骚,纤手轻揽柳丝腰。

莫怪小鸟太任性,独立枝头只为笑。


柳树飘起来的时候,是春天最美的时刻。一条条春风舞动的绿丝绦,仿佛层波浪,每一根柳条,每一片柳叶,都张扬生命的质感和色彩,带来了春天的温暖和欢乐。


我赞美柳树,因为她是坚韧的化身,柔而不弱。她以顽强的姿态扎根山野荒地溪河旁,柳色新新随风飘摆,宛若明艳女子的微笑,点染枯寂冷清的大地。她有别于一般意义的花花草草,“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她易种易活,旺盛的生命力成为她在这个世界上安身立命的一种资本。


我歌颂柳树,因为它是刚柔的典范。春风中她感恩,风情万种谢天地;寒冬里她刚烈,宁断枝条决不屈从。她的命贱,但她的命也硬,活着就要活出自己的性格,一种昂扬的生机,一种蓬勃的活力。

扬的柳絮在微风中舞动,置身其间,感受生命的执着,虽置身荒土亦不忘逐梦,长长的柳技不正是显示生命的悠长和清寂吗?


花正开,柳正绿,春日正暖,想写一首关于春天的故事,把绿意和希冀充满心扉,并展望未来,让梦想腾飞。


然而,在这三月的光阴里,我只想与你牵手漫步,走在柳树下,寻一个如梦的芳华,采拮一份静谧,藏在心间。

谢谢欣赏

2019.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