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

斜阳暖暖,清风软软;

小虫巧巧,野花款款。






春,渐浓,渐深。

三月,走着走着,花儿就开了。






晨,推窗,呼吸。

微风,微醺,微暖,

闭上眼眸,细嗅。

风里,全是春天的气息,

清香、细软。






你听,

春天里的花儿举着花盏正与春风对酌对饮。

真好!繁花盛开,

阳光恣意地照进来,一切美好扑面而来。






新新的一天,新新的空气,

新新的阳光,新新的花朵。

还有那只新来的鸟儿,披着明媚的春光,

唱着春天的歌谣,

叫醒了一树又一树冬眠的花苞。






听,风儿已摇响花的铃铛,

在花枝间絮絮叨叨着沉淀了一年的想念。

花儿紧拥着春风,

用盛放回应着久别重逢。






就让热烈的迎春开在三月的门楣吧,

好迎接纷至沓来的花海;

素雅的玉兰就开在窗外吧!

那一抹清凉是文人墨客的挚爱,

让路过的花儿,

纷纷驻足,羡慕嫉妒吧!






花儿,香香的,就在小径旁、

老墙外,继续招蜂引蝶吧!

也让路过的裙摆,盈香满袖;

杏花总是很调皮,就算长在深院,

也会一枝红杏出墙来。

还有那些小野花,碎碎的颜色,

仿佛时光中的吉光片羽,

从春天的缝隙中流出来,

美得妙不可言。






阳光与花蕾开始不眠不休的痴缠;

我偷偷听鸟儿议论着,

南山坡的十里桃花正上演着,

一场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童话。






你看,晨曦绕着风的软,

草木嗅着花的甜,

柳丝随风舞,花儿齐争艳。

一片片的鹅黄,一树树的纯白,

一团团的红粉。

云朵那么白,天空那么蓝,阳光那么暖。






真好!怀一颗初心,走进三月,迎接四月。看草木,认真的葱茏;看花儿,认真的盛放;还有美好的女子,认真的深情。用满腔满腔的爱恋,爱这草木人间,爱这一抹浓浓的春色。




文字:静雪独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