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孤妍舞凤占花奴》

和麦游jin城

文/辛心


孤妍舞凤占花奴,蝶浪弄三都。

风生白月,若天黄鸟,醉取骊龙珠。


几丝柳羽无限阔,马首啸庭梧。

人处烟轻,凤兮扣晚,烂漫到啼乌。

《少年游◎孤妍舞凤占花奴》

和辛心

文/江南乔乔


孤妍舞凤占花奴,常梦曲仙都。

年年三月,愿随青鸟,琴瑟双明珠。


碧波潋滟如契阔,努力同枝梧。

杨柳风轻,雨晴向晚,点点透阳乌。

《少年游#孤妍舞凰占花奴》

和辛心

文/郁地


孤妍舞凰占花奴,赤胆裂三都。

雨化黑月、似地玄鸟,炸取蛟鳞珠。


片片晶莹剔透阔,桐凰浬槃梧。

夜紫凝轻,龙兮沐晚,霜霞飞满乌。

《少年游#孤妍舞凰占花奴》

和郁地

文/江南乔乔


孤妍舞凰占花奴,执心在皇都。

明明如月、偏惊鱼鸟,更惊沧海珠。


垂云卷尽与天阔,滴梦在苍梧。

妙相身轻,乘鸾凤晚,南海欲飞乌。

《少年游#孤妍舞凤占花奴》

和郁地

文/阿珂


孤妍舞凤占花奴,润墨砚三都。

风弄睛月、若兰星鸟,拈取夜明珠。


咤咤日日虬虬阔,凤走丹田梧。

紫竹院轻、虎兮林晚,观音洞潮乌。

《少年游#孤妍舞凤占花奴》

和阿珂

文/江南乔乔


孤妍舞凤占花奴,玉颜冠清都。

摩挲新月、翩翩玄鸟,情钟掌上珠。


渺渺江上春水阔,长风鸣凤梧。

赏心顿轻,巧云妆晚,江南养灵乌。

《少年游◎孤妍舞凤占花奴》

和江南乔乔

文/乔乔江南


孤妍舞凤占花奴,欢娱在华都。

留风留月,落花惊鸟,万点如连珠。


万里江南天地阔,叶叶攀高梧。

阡陌尘轻,翠微春晚,日月有金乌。

《少年游◎孤妍舞凤占花奴》

和乔乔江南

文/江南乔乔


孤妍舞凤占花奴,昨夜彻幽都。

梳梅梳月,叶依白鸟,共著得春珠。


雨过江南烟水阔,月洗青青梧。

春小寒轻,楚云弄晚,岁月感颜乌。

附江南乔乔旧作四首


《少年游·江左梅郎》


使君桃李一园花,咫尺是天涯。

梅郎若风,麒麟才凤, 少帅猎黠鸦。


俯首江左协逐鹿, 榜首上琅琊。

列幔为城,霓凰恨晚,珠泪渡湖沙。

《少年游·月明先到柳梢头》


月明先到柳梢头,相对卧层楼。

千峰洒黛,尽成山翠,谁缓小殊愁?


扬鞭策马红尘陌,冰雪恋、故国游。

一领江湖,任霓凰管,桃扇避风流。

《少年游·江左逾琅琊榜后》


江左逾琅琊榜后,玉性自生芳。

镜心赤子,怨仇舍下,羞月暗无光。


千言万语托箫管,病体饱风霜。

削皮挫骨,火寒暂解,名满武林香。

《少年游·天地我梅郎》


度春秋耿耿衷肠,冤赤焰、满心伤。

缟烛孤夜,运筹帷幄,名动众君王。


江湖有口皆歌颂,倾宫羽、宠飞流。

景琰黎崇,胆肝相照,天地我梅郎。

  郁地慧指金评:


这一组少年游小令,写得极尽风采,水袖华庭,无论辛心,郁地、阿珂、江南乔乔、乔乔江南均乃词中俊杰,凝字功力皆属上乘道法。

首先辛词极尽逸灵,心思飘俊,时而如来,时而如去,驰动有张,法力静寂之音,妙唱高岚,闻听鼓乐不绝于耳。

郁地之词向来顽皮,但其厮若沉若静,古怪行峰,时而土遁、时而飞天,字捻掌中彻雷遍彻大宇,雨纵万壑流泉烟坠,霹雳声轰隆隆闪电而来巡。

阿坷词细腻端颜,佛家典故穿插其中,与人授业解惑纤纤水泉涌之流漫,润指背透三江,亦功力不凡。

江南乔乔词已上高台,时而大气磅礴瞰云蒸雾照千秋气象,时而小桥流水人家碧玉端庄令人不由得对江南富庶之不尽联想昂然脑际,江南词已入化境,时而仙时而佛时而儒时而道,所展示之红尘三界宽之出世入世的胸怀已溢于言表成竹在胸。

乔乔江南之词亦令人爱不释手,亦不知何方来之神圣,之词仙味十足,道法亦通!涵论多人作品,真乃一组天地间小令大词美词也,其中之佳句、警句比比香著,不一一点捧,有爱词者自会相视一笑,默然于心耳!此记,郁地于此日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