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
我们在微信中醒来,
又在微信中睡去。
全民玩儿微信。
微信终于让我懂得了现在的人有多孤独。
每个人都是舞台中央那个孤独的表演者。
每个人都站在舞台中央忘情地表演,却不知道观众是谁,面目如何。
每个人的朋友圈都有如此多的“好友”出现,但有时候你却找不到一个说话的人。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向紧密的情感关系转化,是需要条件的。
所以,对于微信上多数临时搭建的所谓的朋友关系们的各种表演各种晒各种炫各种指导各种商品买卖……信息处理便成了一种压力,此时便会出现三种情况:
第一,屏蔽,彼此成为永远的沉默者,再无互动和交流,化成真正的“僵尸关系”,如果对方发现自己“被屏蔽”,还会导致彼此关系恶化;
第二,出于某种考虑,时常给那些社交关系的人点赞,偶尔评论,但这会让你变成点赞机,并且会很累心。
第三,不屏蔽,但永远不点赞,也不会评论互动,是一种互不存在一样的存在。
但无论如何,其实,圈子最后并不是圈子里的人所刻意造成的,而是由某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决定的。
每个人都想交到优秀的朋友,但是拥有这个的第一步,是你要能够配得上人家。
这世上最好的友情,是你不必等。
我们无法刻意要求某些人特意停下脚步来等我们,这对别人并不公平。
你比我强大没有关系啊,我羡慕但是不嫉妒,因为我知道我唯一要做的就是自己不断地追赶追赶追赶,直到也去领跑。
看破物质需求,摒弃虚荣,淡然金钱名利,当然逼格甚高,但是,你不配。
你明明心里有渴望,因为达不到,于是强行云淡风轻,这就是为什么你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却总是让人觉得如此不舒服的最根本的原因。
你对你从来没有拥有过的东西否定价值;
你又对你从来不具备的品质妄下论断。
心里长草不可怕,最好的办法是拔草,而不是骗自己:天地间本没有草,有的只是人心的贪婪。

软弱的人才会着急岁月静好,逃避与逃离。
而我更愿意诚实面对,
一路奋战一路担当。

年轻的时候,你以为是在爱一个人,其实你是在经营自己今后的人生。
青春不在的时候,你以为还有能力去爱一个人,其实你是在储存自己生活的勇气。
这,无需卑微,
只要你的真诚。
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
春天如此醒目,
因为心里布满相思。
春天如此嚣张,
因为你看到了我心里的春风。
去郊外,
桃花树下,
粉人粉面试新茶。

一大早,梳条马尾辫进了食堂。被正在吃饭的李姐姐惠儿大燕子一顿夸。
坐在对面的惠儿,一脸花痴地盯着我看,边看边说:“我要是男的,我就拼命赚钱,赚很多钱,然后去找你。”姐妹几个笑成了一团。“姐,这小辫儿梳的,俏。”“你说我是女的我都喜欢……”
谢谢各位姐妹们夸我!
每一天,美一天;
每一天,为明天!
拍完照我就又梳回老发型了,装一会儿嫩得了。[憨笑]

看到身边的姐妹们一顿微整打针胶原蛋白,前几天我也萌生了去打个去皱针的想法,想让抬头纹法令纹眼角纹消失。被大家一顿阻拦,说打过针的脸是一眼就能发现的。想想也就算了,各种纹,你们生得好看点,慢慢来,拜托了!

我同事萍姐,著名主持人张亦兵的夫人。她和我互粉,她56岁的样子像极了三十几岁,舞蹈演员出身的她亭亭玉立,风姿绰约。我写的东西她每篇都看,有的还收藏了。她给儿媳妇看我的朋友圈,儿媳妇儿也被我圈了粉,其实我的心愿是一直想活成萍姐的模样。

“老师你为什么用手挡住脸呢?”“一是冻脖子,二是这样显得脸小。”

昨天,春雨如约,不迟不早。
小心翼翼地喜欢,迫不及待地飘洒。太美好的事物总是难免让人心碎:爱,烟花,春天,青春……它们都一样,短暂而美烈,来不及细品,便稍纵即逝。可我还是迷恋这所有令人着迷的美。不愿耽误春天的每一个瞬间,请让我此时,即使满脸的皱纹,也宛如雨中的少年。

今天,又下春雪。寒潮暴雪沙尘暴强对流四大预警齐发,当然是穿上那条,民俗又雅致,潮流又本土,既有情感上的眷顾,又有心灵上的呵护,既有乡村式的朴素,又有国际化的炫酷,深藏不露,宽松适度,值得托付的人中吕布马中赤兔衣中秋裤。

一觉醒来,正是下着春雪的早晨。万籁无声,雪厚厚地堆着,窗台上像是铺了温暖的棉花;窗格子显得加宽了,玻璃上结了冰纹,光线暗淡而恬静,更加强了屋内舒适愉快的感觉。早晨的安静,似乎静在骨子里。

让步的人是聪明的,这是把决定事态走向的主动权握在了自己的手上。在感情的对抗战中,赢了面子就输了情分。往往死撑到底的人,都成孤家寡人。

文字:暖 

暖:长春市人。一个爱穿旗袍喇叭裤高跟鞋,爱码字儿的, 1968年出生的语文老师。

暖本人的图片:两个11岁的孩子用手机拍摄的原图。

昨天,在谈话室拣了两个废弃的呼啦圈,用胶带纸一缠。重9斤,我家里的重12斤。

又胖了!还得操起旧把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