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像一幅油画,一直悬挂在我生命的回廊里,几十年了……


花红柳绿,草长莺飞,每一个细节都熟捻于心。

按说早就司空见惯,应该心如止水才对……


可是每每回望,依然会情不自禁,一向伪装的那份老成持重,总是在这个节点上分崩离析。


尤其是当一段悠扬的旋律裹挟着一股花香扑面而来时,整个人瞬间坐化,痴痴呆呆,飘然而去,长梦不归……




那些年依然青涩,听风是风,看月是月,天地澄明

心轻如絮。


丛林幽径,花前柳下,愣头青追逐着马尾辫,拉钩上吊,嬉闹晨夕……


少年初茁壮,豆蔻方娇媚。


只道是两小无猜,岁月静好;怎奈得时令正当,春暖花开;一声浅笑低吟,便惊得的小鹿乱撞;一片梨花带雨,就把心交了出去……


从此后,心扉洞开春潮涌,鸟鸣心悸花溅泪,尝尽愁滋味,多是单相思,能怨谁……

那时候,我记得好像还没有CD,隐秘的心事都藏在小小的磁带里。

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两棵心,一线连,幽怨凄迷的缠绕,幸福甜蜜的沉醉。


童安格的《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周华健的《花心》听的人柔肠百转;杨钰莹一曲《我不想说》,李玲玉的《天竺少女》听的人意乱神迷……


无限憧憬,苦苦寻觅……

可是那个她又在哪里呢?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千年一梦,那条流光溢彩大江,俨然成了天地间亘古的情怀;滔滔汩汩,滚滚流淌的是分明是万千君子心中缠绵悱恻的心曲……


我深信,你一直在我梦里,而这个梦——我却一直做到现在,不愿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