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沙岩村是一个只有七口人的村庄,三户人家,位于阳原井儿沟乡的一个大山里,他们曾经搬到山下生活过一段时间,后来,他们又搬回来了,除了他们不断唠叨的那些原因,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自由。


大李一家三口,中间的是大李,左边是他的妻子,右边是他们的儿子,一只腼腆的小狗蜷缩在大李的脚下。


红沙岩村的一部分村民,左一是一只没有名字的狗,左二是狗主人大张,左三是大张87岁的父亲老张,左四是光棍老李。


村民们居住在窑洞里,一条砂石路通往村外。

红沙岩村唯一的女村民,她是大李的老婆,智力有些残障。

因为遗传的原因,大李20多岁的儿子智力也存在一些问题。


大张的爸爸正在拉风箱做饭。

老李说:寂寞的时候经常和羊说话。

大张的狗与他形影不离。


老张在阳光中目送儿子上山。


去水源的路上遍布红砂石。


老李带着邻居家的狗去山里挑水。


大张看着山外,他老婆就生活在山外。

大张注视着的那个水坑是个泉眼,是村里唯一的水源。


老李忧心忡忡的看着水源。


水坑里会冒出细小的水泡,大张的影子倒映在水坑里,他家的狗在他身后不离不弃。


大张家的狗没有名字,但很亲人。

老李最大的心愿是娶一个媳妇。


87岁的老张自己生火做饭,他身体很硬朗。


大李的哥哥正在挖一个土坑。


大李沉默寡言,表情坚毅。


老李一个人生活

大张的父亲87岁了,他很自豪,因为他比毛主席活得久。


村里的人很少这样聚在一起。

老李的羊羔看到桶里的水就开始喝。


老李挑着水走进阳光里。


阳原是一个生存样本,承载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农耕生活,这里的变化细微,虽然多了电塔,多了手机,多了汽车,但生活的主要方面还是顽固的停留在以前,这种停留对时代而言具有强烈的否定意义,但是对阳原而言,这种停留也许是件幸事,每个地方都会自然生长,阳原也一样,只是他生长的土壤太过铿锵,当数代人的意识匆匆流过,桑干河只是泛起微微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