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敏敏

图文:敏敏

设备:iPhone 8

耶路撒冷——这是一个信仰之城,它享有世间唯一的殊荣,三教圣地,这也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就是这样一片色彩斑斓的神圣之地,几千年来走过泥泞,走过黑暗,迎来先圣,走向光明。你会不自觉地为之动容,为之喟叹,为其背后的故事泪流满面。

犹太教在这里统治过500年,基督教在这里统治过400年,伊斯兰教统治过这里1200年,各种宗教遗迹不知有多少,圣殿山上的那块离上苍最近的地方,各个教的圣人都在演绎着自家的故事,这个盖好那个挖,一块土地相互重叠、难分彼此,结怨甚深,至今仍难以化解。

三千年的历史让这座城市承载了太多的故事,一个国家的兴起,一个王朝的衰落,一个民族的流亡,一个宗教的诞生。千年的历史也让这里沉淀了太多的文化,也遗落了太多宗教的文化。

在耶路撒冷城内每走一遍都有不同的迷茫,不知道在这里该怎样“念经”,更不知道该怎样读懂你啊--耶路撒冷。

苦路第九站,是耶稣三次跌倒中的最后一次。所处的位置在几个教堂和修道院入口的地方。其中有科普特东正教耶路撒冷教区主教堂以及圣安东尼科普特修道院。

苦路的每一站轻描淡写的描述背后是耶稣为世人承受苦难的艰辛,之前苦难14站还提供十字架让后人亲身经历一路的痛楚,可因虔诚的信徒经历一路之后,身心的负罪感太重,后来也就将这个活动取消了。

正统的犹太教徒都会穿西装戴黑色礼帽,鬓发垂颊,络腮胡,如果是已婚犹太男人,在安息日和节日的时候会佩戴大毛帽,非常的庄重。

在苦路第九站,已经能够看到圣墓教堂的尖顶。

这是圣墓教室的屋顶。

沿着石板右侧的路走下去,会有一个地下通道是埃塞俄比亚东正教修道院。

埃塞俄比亚东正教修道院小教堂内楼梯非常狭窄,只够一个人下楼梯。

出了埃塞俄比亚东正教教修道院,就是圣墓教堂,苦路第十站到第十四站都在这里面。圣墓教堂广场上的人很多。

大教堂的一部分为东正教耶路撒冷主教的主教座堂,另一部分为天主教方济各会所据有;科普特教会、叙利亚教会和亚美尼亚教会也各据堂中一部分。有趣的是掌管教堂钥匙的是两个穆斯林家族,据说可以平衡各教派之间的争执。

据《圣经》记载,基督教救世主耶稣传教时,遭祭司和贵族所嫉恨,被犹太教当局拘捕,送至罗马总督彼拉多处,后判为钉死在十字架上。耶稣死后3天复活,40天后升天。4世纪初,罗马君士坦丁大帝的母亲希拉娜太后巡游至耶路撒冷,下令在耶稣蒙难和埋葬处,建造一座教堂,即后来的圣墓大教堂。

圣墓大教堂的外墙显得非常沧桑,这座教堂最初是一座维纳斯神庙,距今已经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这个精美的柱头曾经是犹太人第二圣殿的,被毁掉后拿来建圣墓大教堂,耶路撒冷背后的故事真的太多太多…

由于历史原因,圣墓教堂财产争执延续不断。从教堂正门望去,前面的院子是属于希腊东正教的,而通往前院的楼梯属于亚美尼亚教派。

在圣墓教堂的广场上,看见一群教徒在拍大合照,造型好有意思。

耶路撒冷圣墓大教堂内景,该教堂是耶路撒冷最重要的教堂之一。

公元4世纪时,罗马君士坦丁大帝的母亲希拉娜太后巡游至耶路撒冷,她下令在耶稣蒙难和埋葬处,建造一座教堂,即现在我们看到的的圣墓教堂。因教堂地基一部分为耶稣墓地,因此将圣墓教堂称为圣堂。

这里是耶稣受难“十字架苦路”的第十三站。一进“圣墓教堂”大厅,有一块矩形橙色石板。当年是把耶稣的遗体从十字架上卸下来,在下葬之前,先放在这块橙色的石板上,由神父为他的身体涂香料和香膏。虔诚的人们在此朝拜时,会将随身的用品及用物放在石板上,伸出手掌抚摸着石板上,跪拜或小声哭泣。

下面的石板被认为是为耶稣涂药包裹的石板,红色的石板被认为是耶稣的血染成的。信徒们来到次处,几乎都要在此跪拜亲吻石板,并将一些随身的十字架或者器物放在石板上“开光”。

石板上方的灯分别由罗马天主教、希腊东正教、亚美尼亚东仪天主教和科普特教会等教派敬献。

墙壁上的马赛克拼贴画,画的就是耶稣从十字架下来,众人为尸体涂油,再将耶稣葬入墓穴。

人挤人的景观在我们浏览耶路撒冷的时候似乎并不常见,唯独这个圣墓教堂和教堂外面的苦路。太挤了,我没有进入这个队伍,也没有到楼上去,远远地在人较少的地方站着。

教堂里面有数个小教堂和礼拜堂,分别由几大教派和分支来管理和使用,这在世界上应该是少见的。由于我们时间有限,也只能匆匆游览,真的非常遗憾。

天主教区也有一个穹顶,顶头圆心上是耶稣画像,光从周围的一些小窗户里透进来。小窗周围也都是耶稣生平的各种画像。这穹顶令人想到一些经文,说耶稣就是生命的光。耶稣还对信从他的人说:你们要做世上的光。

圣墓-事实上这座圣墓并没有耶稣的尸身,只是一座小小的坟冢。但这样传奇的故事足以打动万千信徒,即使是一个黑黑小小的墓室,也需要排很长时间的队伍才能得以进去呆一小会儿。

不同肤色、不同国籍的信徒静静地排着队,肃穆的气氛笼罩整个教堂,没有人说话,只有排队时移动脚步发出的轻微声响。那一刻,即使是再坚定的无神论者,也会为这一传承千年的伟大宗教而动容。

这里是耶稣受难“十字架苦路”的第十四站。传统观点认为,耶稣下葬、升天的地点就在这里,这是“圣墓”神龛所在地,狭窄的石窟中放着耶稣的石棺,但是,石棺里是空的,因为耶稣死亡三天后,又复活重生,从石棺中出来,最后升入天堂。在这里,各国朝圣者们排队进入狭小的石窟空间,跪拜石棺,石窟之狭小,只能进入三人。跟团时间有限,无缘入内参观,只能在外拍张照留念一下。

据福音书,亚利马太的议士约瑟向彼拉多求了耶稣的尸体,用香料和没药将耶稣的尸体涂抹并用麻布包裹后葬入一个从未葬过人的新墓穴,并用大石将墓门封住。犹太祭祀们怕有人偷尸,还请彼拉多安排士兵把守。

但耶稣还是在夜里复活了。三日后的早上,玛利亚等妇女带着香料来到墓地,发现石门已经滚开,耶稣已经不在,只留下衣服。天使告诉她,让门徒们去加利利去找耶稣。

圣墓教堂也是匆匆一别,很多典故和意义我其实根本没有搞的很清楚。但是走进教堂后,你便会被这样的氛围所感染。

教主出巡好有气派。

眼前的大教堂,和脚下的石板路,已经找不到圣经里描述的各种景象。现在这里是街道窄小的拥挤城区,是老城区里基督徒的聚居区。

哭墙,又称西墙,也有“叹息之壁”之称。是位于耶路撒冷旧城古代犹太国第二圣殿护墙的一段,也是第二圣殿护墙的仅存遗址。千百年来,犹太教都把该墙看作是第一圣地,教徒走到墙前必须哀哭。流落在世界各个角落的犹太人回到圣城耶路撒冷时,都会来到这面墙前低声祷告,哭诉着流亡之苦,所以被称为“哭墙”。

哭墙广场戒备森严,内外都有荷枪实弹的以色列军警层层把守。这里对游客自由开放,却禁止穆斯林入内。

哭墙高约20公尺,常约50公尺,中间有屏风相隔。哭墙是由5块巨型基石筑造而成,其中最大的一块巨石约长13.6米,宽4.6米,高3.6米,重大570吨,据说是世界上第3大人造石。

在公元70年,罗马极力镇压犹太教起义,数十万的犹太人惨遭杀戮,绝大部分犹太人被逐出巴勒斯坦地区,直至拜占庭帝国时期,犹太人才可以在每年安息日时获得一次重归故里的机会,无数的犹太教信徒纷纷至此,面壁而泣,“哭墙”由此而名。

尽管“哭墙”有经过两次修建,两度被毁的痕迹。但犹太人把“哭墙”视为本民族信仰和团结的象征,因为它是犹太民族2000年来流离失所的精神家园,也是犹太人心中最神圣的地方。每逢犹太教安息日时,都会有人到哭墙去表示哀悼,还有许多信仰者将心愿或悼念之词写在纸上,塞进墙壁的缝隙里。

在20世纪初,在哭墙祈祷的男女是分开的。哭墙下妇女专门祈祷的区域,部分哭墙上还有刻的英文字是Wailing Wall,而“Wailing”有嚎哭、恸哭的意思,真是直指人心,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啊……“哭墙”这个名字起的真好,很贴切场景。

这座哭墙在2002年7月发生了一件怪事,哭墙真的“哭了”。这面哭墙的石块中浸出了水渍,如同流出了眼泪。这个现象让很多犹太人激动不已,他们认为哭墙流泪是神在为他们流泪,为多灾多难的犹太人而哭泣。

对于这一现象,众说纷纭,有的人说哭墙“哭了”是因为哭墙的一侧用于滴管的水管发生渗漏,而渗漏的速度和水份蒸发的速度正好差不多,所以才导致这片水渍能够长时间既不消失也不扩大。有的专家认为,哭墙“哭了”并非水管渗水造成的,而是生长在哭墙狭小石头缝中的细小植物腐烂而形成了所谓的水渍,这是一众在正常不过的自然现象。

尽管各种说法都颇有道理,但仍有许多虔诚的犹太人不相信,他们认为这是神在为犹太民族的苦难命运而流泪。也不管哭墙是不是真的有“哭”,重要的是哭墙是犹太民族的精神寄托,任其加上任何“神”解释,都可以理解。

在哭墙祷告可以用任何文字将祷文写在纸条上,然后塞进石缝中。各种信仰的人们将自己的心愿塞进石块的缝隙里,并相信上帝会让他们的愿望成真。

在以色列,人们认为每块石头都是神圣的,对于犹太人来说,最神圣的是那些砌成哭墙的石头。在这里人们面向墙面,有述说,有深深的鞠躬祈祷,也有人亲吻着哭墙,还有人在哭墙的石缝中塞入写上心里话的白色纸条,他们相信上帝定能收到!神圣而动人的场景,比美景更刻骨铭心。

他们经历过战火和动荡不安的年代,哭墙是唯一遗留下来的信仰寄托所在。历经千年的风雨和朝圣者的抚触,哭墙石头也泛泛发光,如信徒们虔诚的眼泪一般...

哭墙前有木质的经书台,虔诚的犹太教徒身旁摆放着《圣经》,双眼紧闭,抚摸哭墙默默祷告。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毁灭了耶路撒冷,也造就了它的神圣。在那场灾难中,犹太人非但没有消亡,反而生机勃勃对自己的上帝忠贞不渝,最为重要的是,他们在《圣经》中将自己的历史记载了下来,《圣经》取代了犹太国家和圣殿,它成为犹太人随身携带的祖国,随身携带的耶路撒冷。

当亲眼看到哭墙前虔诚的教徒时心里有一种无法言语的震撼和感动。

在哭墙前看见一帮可爱的小朋友表演,被他们的笑容融化了。

小朋友正在进行一种仪式活动。

你可以是一个无神论者,可以没有宗教信仰,但你不能否认信仰对一个人精神的强大力量。只有足够强大的精神信仰,才能让一个人在面对自己、面对自己所信奉的神明时潸然泪下。

不管你是不是朝圣者,知道多少故事,哪怕急切想知道阿拉丁结局,随意的把三千年的历史执拗着翻到最后一页,耶路撒冷永远也无法抛开圣城的意义。我就好像是一颗被摁进石头里的钉子,一头钻进了这浓缩三千年的密闭空间,喘不上气来。

浓缩了人类三千年的历史,它是世界的中心,也是上帝的所在。一个又一个世纪,犹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在这里殊死争斗,以求霸占这里的历史和神圣,但伴随着争斗的激化,神圣也得到升华。

粪厂门( 又名Silwan门、Mograbi 门)是耶路撒冷旧城的一座城门,位于城墙东南部,圣殿山的西南侧。

粪厂门是诸城门中最靠近犹太民族圣物西墙(哭墙)的,西墙的入口就在粪厂门内,它也是前往西墙的主要汽车通道。原本粪厂门规模较小,1948年约旦占领旧城后,在1952年加以扩建。1967年以色列占领后,建筑师阿伦森修复了这座城门。 晚间,公共汽车穿过城门到达西墙公共汽车站,就在城门后面;在白天,公共汽车停靠在城门外。


粪厂门虽然听上去十分不雅,但它的名字曾出现在圣经《尼希米记》3章13-14节,历史可谓悠久。名称由来据说因为昔日从圣殿运出的排泄物经此运往欣嫩子谷焚烧。

三个宗教都以各自的方式在这里成为无数信徒的精神寄托,把神圣的悲情叠加给这座城市。真正走进耶路撒冷,你会清楚地感受到这个城市的独特魅力。然而如《耶路撒冷三千年》的作者所说:“耶路撒冷也是一座具有连续性和共存性的城市,是一座有着混血人群和混合型建筑的兼容并包的大都市,这里的人们不符合各大宗教传说和后来的民族主义叙述的狭隘分类。”

耶路撒冷是唯一拥有两种存在的城市——天堂和人间。作为三大宗教的圣城,几千年来一直都是兵家必争之地,意为和平之城的耶路撒冷却从来没有安定过。厚重的历史沉淀和宗教文化让这座犹大山地上的小城充满了美丽与哀愁

短短几日黄老师好似融入了当地人的生活。

以色列国会大厦位于耶路撒冷的新城区。国会大厦的外观显得十分低调,看起来不过是一栋平平常常的、普普通通的的办公大楼而已。

如果不是看到了飘扬的旗帜,荷枪实弹的卫兵,听到了导游的讲解,我是绝然不能联想到它就是一个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

以色列国建立后,犹太人认为:圣殿的烛台给无家可归、受尽磨难的犹太人带来了光明和安慰,还象征和解及光复的希望,是犹太人敬爱上帝的庄严所在。因而确定将7枝烛台作为国徽的中心图案。国徽呈盾形,以蓝为底色,白色的7枝烛台居盾面中心,两侧各有一株白色橄榄枝。

国会大厦外用历次战争损毁的武器制作的艺术品。

国会大厦四周静悄悄的。与看惯了的国内机关大楼相比,面前这栋平平常常的建筑物是那么的普通(据说国会大厦的地下部分还有七层,用于备战)。站在不远处静静的凝视着这座低调的建筑,我似乎能够感受得到一个国家和民族内在的尊严和象征,感受得到走过苦难后不放弃、不屈服、自强不息的精神力量。

国会大厦对面是英国国会上个世纪50年代赠送的七枝烛台。七支烛台的历史可追溯至2000多年前,是耶路撒冷圣殿山的犹太第一圣殿中供奉的三种特别圣物之一。圣经中有多处七枝烛台的记述。据《圣经·出埃及记》第37章所载,第一枝烛台由以色列名工匠艺人比撒列用黄金制作。7枝灯盏中间1枝略高于两边的6枝,它代表安息日,其余6枝代表上帝创世的6天。

7支烛台与古代犹太精神一脉相承。烛台是敬爱的上帝,在漫漫长夜里,给那些浪迹天涯、受尽磨难、身怀亡国之恨的犹太人带来无尽的安慰,点燃他们眼中最后的光辉。烛台两旁的橄榄枝,代表着犹太民族对和平与安宁的向往,用古老的希伯莱文在自己的国徽上写下值得他们骄傲的国名:以色列国。

我们面前矗立的,是当年英国政府特别用纯铜打制的,赠送给以色列政府的巨型七枝烛台,烛台上还有许多精美的雕刻,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只是我缺乏历史和宗教知识,不懂得那些故事及其由来。

去感受耶路撒冷新城的年轻和活力。

耶路撒冷以其古老的古迹著称,实际上它也有现代的一面,是一个多元化的城市,多民族、多宗教、多文化的人们相互融合,生活在一起。

这座城市既保存过去,又为将来进行建设,既有精心修复的历史遗址,又有细心美化的绿地、现代化商业区、工业园区和不断扩展的郊区,表明了它的延续性和生命力。

如今的耶路撒冷可分为新旧两个城区。新城在西面,是19世纪后建立起来的,比旧城大几倍,映入眼帘的是现代建筑,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熙攘繁华的街道和商场,布局得当,错落有致。

喜欢一座城市,我认为需要有两点打动自己的内心,一是城市的格局样貌,二是文化底蕴,耶路撒冷则同时具备了两点。当地的建筑风格与我们常见的有很大差别,很多人都无法理解那些建筑的美,但是了解了创作的初衷与其设计感所在,就知道这个城市到底美在哪里了。

这座城市能够以如今的面貌呈现出来,是经历过很多磨难的,后人们更应该去珍惜。

带着些许的遗憾和疑惑,我的以色列 、约旦的旅途也接近了尾声。这个让世界着迷的国度我也算是匆匆来过了。尽管在来到这里之前学习了很多关于以色列和犹太人的历史,但是感觉真的亲临这里的时候, 又让人疑惑了。仅仅是这匆匆的一瞥完全无法了解到 以色列 。如果有机会的话,希望能让我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再重走一遍这条朝圣之路。

以色列风土地十分贫瘠,论风景不及土耳其 ,论建筑也没欧洲辉煌。如果你是基督徒,去以色列是理所当然,那里有数不清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朝圣者,或追寻耶稣脚步的游客。对于非信徒, 以色列漫长悠久的历史值得细细研究和品读,不只是关乎一个国家和民族,而是牵扯到整个世界。

以色列真正崛起的因素是强大的民族凝聚力和自强不息的精神以及信仰的力量, 只要给我们一碗水,一颗种子,这个民族就能生存的果断和底气。基布兹正是具备了这种精神力量。

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在海法这座城市和谐共生,阿拉伯人和犹太人在这里和睦相处,它是战火纷飞的中东土地上难得的和平家园,非常符合当今世界的和平主流大趋势,这大概也就是以巴和平协议得以签署的社会基础,是这片土地上古老民族的期待。

关于朝圣,有时候我会想,与其说来这里是为了朝圣,不如说是为了来感受信仰的力量。而这种力量的来源也不在于这些建筑,而是来这里参观拜谒的信徒。

关于耶路撒冷,世界三大宗教发源圣地、金顶清真寺、神秘哭墙、十字架苦路、各种宗教教派的信仰者相依而居,这里是凝合着全世界的信仰之地,耶路撒冷古城的独有魅力始终让无数人渴望去探究它的奥秘所在。

不敢对耶露撒冷说再见,因为也许今生无法再相见,可是你的美丽永远铭记在心底,一路上的点点滴滴都将成为记忆中那最美丽的思绪。


这次约旦以色列之旅,无论是观光旅游还是对地缘政治、宗教文化的认识,都让我收获颇多,感受颇多,让我重新理解这片土地,加深对圣地的印象,对宗教历史的了解。这片土地,不仅仅是上帝对犹太人的应许之地,也是上帝对全世界子民的应许之地。上帝对犹太人的神谕和教诲,也会在全世界传播开来。恩泽全世界人类的思想和心灵。

再会了,以色列!

再会了,约旦!

再会了,巴勒斯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