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这个职业应该说是古往今来最没有竞争力的职业,因为封建帝制以来都是皇位世袭, 除非有揭竿而起的改朝换代。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这样的治国奇才百年难遇,历史上文治武功出类拔萃数得上来的也就这么几位。大部分皇帝基本都是靠了老子们打下的夯实江山,坐享其成作威作福,直到千疮百孔,直到气息奄奄。


历史的车轮一路跋山涉水来到明朝,后面的几位皇帝坐吃山空,吃着吃着大明的江山就开始摇摇欲坠了。特别是明熹宗朱由校,这娃似乎天生就没有做皇帝的潜质。杂史野史上很多次提到他是文盲皇帝,这不是他的错,所谓上行下效,主要是他的皇帝爸爸明光宗朱常洛没做好楷模。

朱常洛的出身很奇葩,他的出生来源于爸爸明神宗跟盥洗室丫鬟的一次意外的擦枪走火,结果丫鬟的处女地很是肥沃,竟然一下子怀了龙种。逐本溯源再往上码,朱由校的爷爷,朱常洛的爸爸,明神宗朱翊钧的出身竟然也是他老子跟贴身丫头野合所生。这么一家子繁衍下来就有趣极了,明神宗在位因为有张居正鼎力辅佐,所以朝政大事根本就不用他操心,于是一来二去历史上就诞生了一个30年不上朝办公的懒政皇帝朱翊钧,天天在后宫芙蓉帐暖度春宵,那擦枪走火的几率肯定大大增高。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败家儿完蛋。明神宗夜夜笙歌,明光宗青出于蓝。朱常洛好不容易等他爸爸驾崩,结果时运不济,皇帝宝座坐了没几天就赶上了明朝三大案,鬼使神差地吃了两颗二货御医呈上的神药丸,两腿儿一登就一命呜呼了。这真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倒屋塌。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在位时间都加上不足一个月,所以历史上都称他是一月天子。

朱由校就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匆匆上马扶正的。不务正业的爷爷加上短命早亡的老子,所以学业上根本就无人问津。四书五经他没念,不学奥数珠心算,但是这娃有慧根。上帝对他还算眷顾,皇帝执政的大道上给他关了一扇门,木匠的殿堂里却给他打开了一扇大大的窗。他一上马正赶上东林党人烈焰沸腾,黑压压一大帮东林党人天天的在他耳根子下面要创新要改良。朱由校哪里经过这些场面,所以他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大太监魏忠贤跟自己的奶妈客氏狼狈为奸一路压制东林党人的气焰。

明熹宗朱由校睁一只眼看看朝廷,闭一只眼学着鲁班。他原本就讨厌的朝廷琐事,干脆大撒手全打包给了九千岁魏忠贤。写诏书破绽百出批奏折错别字连篇,但是,一旦摸到大锯斧头和凿子,朱由校的天赋就像二月里的春花一样璀璨绽放。《寄园寄所寄》里提及:“明熹宗天性极巧,癖爱木工,手操斧斫,营建栋宇,即大匠不能及。”他一手打造的小比例亭台楼阁,勾心斗角,巧夺天工,看上去栩栩如生,即便是当世鲁班都不得不叹为观止。他匠心独具自己研发了一张折叠床,床体收放自如,床头雕梁画栋,因为是上好的红木所作,所以床体颇重,数十人都抬不动它。

大内皇宫枯燥无聊,炎炎夏日脑洞大开的明熹宗忽发奇想竟然设计出了喷泉,他在缸内盛水,水画盖桶,缸下钻孔,连与桶底形成喷泉,喷水处放置圆木球,水打木球,木球急速盘旋,看得众嫔妃燕语莺声喜笑颜开。冽冽寒冬,大雪骤降,朱熹宗灵机一动挥动斧凿,打制出来雪橇。端坐其上,数人在雪地上拉之狂奔,稳如御马。这些极具匠心的巧妙设计和工艺,没有与生俱来的天赋是不可能完成的。可惜玩物终究丧志,他太过于沉迷木匠,朝廷政事一概不管。原本就是强弩之末的大明,在他的手里进一步加快了走向灭亡的步伐。明熹宗醉心木工,终于有一天在自己精心打造的木船上兴风作浪,结果一个浪头拍过来把惊慌失措的明熹宗卷入湖水。玩木匠玩的如火纯青,可惜是个旱鸭子,明熹宗呛了几口水受了惊吓。有时候历史还真的像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小姑娘,这时候可爱的桥段出现了,明熹宗神情恍惚中跟他爸爸一样吃了两颗二货御医呈上的神奇药丸,结果一时间阴阳失调全身浮肿,没过两天跟他爸爸明光宗一样也死翘翘了。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明熹宗朱由校尽管治理天下一塌糊涂,但是并不妨碍他在木工方面所呈现出来的一派勃勃生机。可惜,他生于皇家,碰上了不太负责任的爸爸和爷爷家长,假如历史可以穿越,让明熹宗培养一下特长,那他没准一不留神真能成为二十一世纪的杰出鲁班。

郑重声明:美篇呈现的一系列文字皆为本作者原创首发,零散发表于天涯论坛,今日头条,企鹅号,百度百家和大鱼号等媒体平台。其他媒体或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