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烈日灼心》评论


第二遍看完《烈日灼心》,我又被那句对白给震住了。面面相对,站在一起的两个男人。他说:“对不起,小丰”。另一个他,继续沉默。他又问:“你恨我吗?”


这样的结局,让我想到了开场:一个声音酷似单田芳的人,似乎从上帝的视角,演说着无限晦涩的一段话。他是一个神秘人,隐藏在残酷的画面背后,闪闪烁烁的光影,搭配着戏谑的旁白,于荒诞之间,提醒着所有的人,下面的故事即将展开。

大雨忽然临空而降,人心开始第一次跟着哗啦啦的水声焦躁起来,地面被打出的白色泡沫,斑驳而又零散,这条路,顷刻间就变成了凄清的迷途。字幕打出后,类似催眠的光,晃了两三秒,之后就被毫无防备的疼痛揪着扯着。


“烈日灼心”——我找不到阳光。这里只是一个夜晚,一端连着爱,另一端牵着恨。而这些人们被串联在中间,要么生,要么死;要么生不如死。

三个男人出来后,我终于开始相信,在这个每天都可能被人群忽略掉的世界上,有些人是喜欢沉默,喜欢黑暗,喜欢用灵魂去唱歌的舞者。原来,他们一直都在隐忍、克制,一直都在怀抱着永恒的真爱,去回溯那个魂魄被淹没的长夜。


他们是三个凶手,杀人、强奸、灭门惨案。只不过,他们躲掉了,那么漫长的时光,一直都这样,他们是黑暗中的舞者。


逃亡、救赎,还有被扭曲的人性。


藏在人性底部的,不是平静如海的冰山,而是崔然崛起的暗礁。虽然他们每天都以父性的大爱,来照顾那个病危的孩子“小尾巴”,但每天阳光出现后,紧跟在他们身后的,依然还是冤魂的追责。


救赎,最惨烈的一面,莫过于隔着罪恶,以出卖良心去抵债;责任,最虐心的场景,莫过于守着幽暗,去消耗分裂。

我一直在《烈日灼心》中寻找一抹暖色。一开始,我以为段奕宏真的爱上了邓超;后来,我发现自己误会了一个警官,还有他过分暧昧的眼神。但是,这种错觉却怪不得我,我知道,是他迷恋了所有的长夜,起码对邓超来说,是这样的。


真正的温暖是什么样的?不就是像现在的这个样子吗?他带他喝茶;给他让烟;陪他跑了大半夜,去取小金鱼.......爱与温暖,若不是陪伴,又是什么样的?


可是,冰冰的、刺骨的冷,紧随其后就来了。


宿命,是一种躲不开的东西,他们被命运推着,走了那么远的路。没有人能够拯救他们的夜晚,总是下着或大或小的雨,湿漉漉的,时常浸泡着人心。不是“烈日灼心”吗?说好的,日光呢,日光在哪里?似是反讽,字字锥心。

我终于盼到了雨停,那些嘈杂的白天。光线的质感,被自然光源比对的忧郁而又沉闷。三个男人压抑的对话,还有被电磁波录下来的音频,像极了南方湿而燥的天气,一种难以言状的吞吐感,再一次刺痛了所有人柔软的心灵。


多么希望他们的罪过能被一种力量一笔勾销,让爱的人们继续爱。只是,一切都太过苍白,一直到王珞丹脱掉衣服,一直到邓超赤裸着身体,和那个男人亲吻着…..血光、白炽灯,还有就是夜晚发散出来的光,这些明或亮,让我看到了伪装和灵魂,甚至还有比灵魂更深远的东西。


救赎,成了最壮烈的关怀、最无奈的诠释、最性感的告白。当真实的一切,这般固执的偏离着,我所看到的性感和神秘、冷酷和温存、铁血和柔情,都被一种疼痛,深深的包裹着,一层层越缠越紧。

三个男人下半身所犯下的罪孽,用如此痛苦的时间来偿还。他们在一根钢丝上跳着孤独的舞蹈,黯哑的声线,却一直都在守候着那个回不去的原乡。


原本,他们应该被处以死亡,却偏偏选择了逃避。他们每天都周旋于警察身边,这是上天给出的玩笑,必须要他们像现在这样,在一根钢丝上,来来回回。


这三个在钢丝上舞蹈的歌者,最终奔赴了死亡,“烈日灼心”也成了最完美的隐喻。灵魂被释放后,他们的生命,被关进了一个个水晶球。从此,这个世界无法触及的,是他们所有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