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怀剑

向社会

已30个年头儿,

让我们重温恩师的教导,

把抒怀剑的演练水平提高一步,

以此报答恩师的谆谆教诲。


特节选了朱俊昌先生的几篇博文,

供剑友们阅读学习。



抒怀剑创编人

博文作者:朱俊昌先生



博 文 节




一、《抒怀剑》的由来及其文化背景

(节选)

朱俊昌

2011-05-02


抒怀剑是以中国古典舞的身法身韵为基础的,而中国古典舞又属于中国汉民族的人体艺术之一,


  讲究 “手、眼、身、法、步,精、神、气、力、功”;


抒怀剑是汲取了中国汉民族人体艺术中的各家之长而形成的新的艺术品种,它既有戏曲的圆含开阖,又有武术的刚挺矫健,更有舞蹈的舒展柔美。


  抒怀剑的形成和出现,是中国传统形体艺术发展的必然结果,是符合艺术发展的内在规律的,是把传统剑术的审美情趣和艺术魅力发展到极致的一种新的表现形式,它将必然融入到中华剑文化的大体系中去。


如今,抒怀剑已走过了22年的历程,已经进入了成熟期,我们除了要不断地提高它的外部技艺外,更要深入它的内心世界,在情感和神韵上下功夫,但愿《抒怀剑》这支奇葩也能经久不衰,越开越红火。






二、人体运动中的“提”和“沉”

(节选)

朱俊昌

2011.05.09


我们在平时的练功中遇到起伏,往往用“提”和“沉”两个字来表达。


  “提”就是气息上提,“沉”就是气息下沉,是内在的修为。


  整个起伏运动,是以内在气息的提沉带动外在关节的蹲起,即行内人常说的:“以气领形”者是也。


  抒怀剑是通过舞剑来表达情感的艺术项目,最讲究呼吸起伏、以气领形,使得气息在形体动作中水乳交融,了无痕迹。


  要做到自觉的以气领形,是要经过很长时期的训练才能够掌握的。这是每一个习练抒怀剑者不可不重视的问题。





三、拳和舞可以兼学互补

(节选)

朱俊昌

2011.05.11


众所周知,“舞”、“武”同源。严格地说,凡武术的套路都是属于“武舞”的范畴。


相对“武舞”而言,“抒怀剑”就属于文舞,或曰:“文剑”。


  根据易学中“阴阳互根”基本原理,


  从来没有一种人体艺术是只提不沉,或只沉不提的。太极同样要有向上的功夫。

  群众性的太极拳运动也是要强调“虚领顶劲”的。


这和我们抒怀剑中强调的“头若提线,脚若生根”不是完全一致的吗?


  从古到今,武术家兼舞蹈家的不乏其例,在当今社会中舞蹈家能打太极拳的还少吗?同样太极高手兼当舞蹈教师的也大有人在。


此二者不仅可以兼学,而且还能互补。






四、王道无近功

(节选)

朱俊昌

2011.06.02


若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王道无近功,润物细无声。


  这是一首拼凑诗,想要说明的还是本文的标题:“王道无近功”。


  “王道”即正道,

  

  “王道”重根本,重基础,注重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勤奋踏实,终成正果;


  与“王道”相对应的是“霸道”。


  所谓“霸道”者,体现在学习上贪多图快,对基础知识和细节研磨不感兴趣。

  

  或者是华而不实,哗众取宠,做表面文章,只图有人鼓掌喝彩,而不求实实在在地、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境界。


  简而言之,霸道就是没有道,亦即旁门左道。


  以上这种现象,是学习道路上的羁绊,即使学个三招两式的,也只是泛泛而已,终究不能登堂入室,徒费时日,蹉跎青春。


五、读剑篇

(节选)

朱俊昌

2011.06.09


  “能读千赋则善赋,观千剑则晓剑”。


抒怀剑是形体艺术,运用的是形象思维,语言只能述说其外形,而其神韵的精微之处却要用眼识别,用心观照。


  多看多读谓之博观,这是学习的广度;精看精读方能入微,这是学习的深度。


  欲探求学剑的的规律和门道,必须多看多读,精看精读。


  由此,在抒怀剑的理论中,就多了一页“读剑”的篇章。


  舞者读剑,犹如书家读帖,是学习剑术、剑艺的重要方法之一。


  读剑的目的是通过比较和分析,从而了解和把握剑路的情感、节奏、劲别和韵律。


  在我们抒怀剑的队伍中,不少有成就者,其成绩就是在“好读”、“善读”中取得的。


  他(她)们的成功经验就在于三点成一线:“读”—“练”—“悟”,如此而已。


  

  (朱老师的书斋,起名为《读剑庐》,可见老师每天都在读书、读剑)




六、从有形到无形

(节选)

朱俊昌

2011.06.23


在中国人体文化中有这么一个公式,曰:“形三,劲六,意八,无形者十”。


这个公式代表了在形体艺术的修炼中,从有形到无形逐步提升境界的一个过程。

  

  对于初学者来说,必须先要做到“形似”,要严格地掌握“规范”二字,因为规范就是美。


若是初学时就没有了规范,那往后的发展就必然会失之毫厘,谬之千里了。


就“形”来说,分为两种,一种是静止的形态,一种是流动的形态。


动中要有静气,静中要有动感, 装龙要像龙,装虎要像虎,尤其是在由动到静,或是由静到动的连接处的气息能衔接自然,运用自如,能如此便有三分境界了;


再上一个台阶,那就要准确地把握各种节奏和熟练地运用各种劲头。


劲头的运用必然是和节奏的掌握捆绑在一起的,两者是不可分的。就“劲”来说,也大致分两种:一种叫刚,一种叫柔。


刚非全刚,柔非全柔,要刚中有柔,柔里带刚。


更要在不同的节奏状态下把各种劲别和各种性格的情感,准确无误地传递给受众,使欣赏者从你的平淡中受到震撼,从而与表演者一起,情不自禁地共同来营造一种美的意境。


劲头、节奏与精气神的关系,犹如一枚硬币的两个面,节奏和劲头有了,精气神自然也就有了,若能如此,便登上六分界了,也就是既登堂、又入室了。


学艺难,难在艺无止境。俗话说:“初学三年走遍天下,再学三年寸步难行”。随着境界的步步提升,逐渐地进入到从有形到无形的“悟道”的过程。


  学剑到了“尚意”的境界,那练的就是文化了,从剑意中流淌出的是书卷气,是典雅和高贵。


能如此,也仅仅是进入从有形到无形的初级阶段,也是我们凡人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了。


   要从文气、雅气上升到仙气,而这口气是练不出来的,也学不上来的,更不是一教就能会的,若非数十年的修养是断不能够的。


   先贤们的超凡脱俗、虚和空灵的神仙境界我们只能望而兴叹了,但我们可以在自身的基础上不断地追求探索。


艺术的魅力就在于有目标,但你永远达不到,永远是“花未全开月未圆”。


   抒怀剑的魅力也在于此。





七、学剑须七分规矩三分俏

(节选)

朱俊昌

2012.09.24


真想学剑,甚至不惜下大功夫也要把剑拿下的人,不妨听听在下的粗陋之见,也许能在朦胧中得到些启迪。


在中国传统艺术中,有两种艺术门类是永远不能超越古人的:一个是书法、另一个就是剑艺。


今天要讲的第一个论点就是“创新不如学古”。


所谓的“学古”,不是学古人之剑,而是要学古人宁拙勿巧的“古朴之风”,反对那些尚未有扎实的根基就想追求时尚,创建新派潮流的做法。其结果只能是东施效颦,或无疾而终。


从本文的标题可以看出,笔者所提倡的是学剑要“七分规矩三分俏”,而在网上的视频中看到的却多数都是“没有规矩全是俏”。


这和当今社会的节奏飞快、人心浮躁不无关系。


学艺要由少到多,再由多到少,而后一个“少”字却包含着更多。


古人云:“技近乎道”,剑道就是人道,学剑的人也一定要注重人格的培养和审美品格的塑造,要注重“道”的追求。


练剑要拙而不巧,质而不文;润而不油,随而不水;要坚实、方正、雄厚;不要一味追求柔、媚、肉。


我们的抒怀剑从一开始就和“梅”结下了不解之缘,《一剪梅》中对“梅”的描摹就不说了,龚自珍在《病梅馆记》中的名句,曰:“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


这里的“曲”、“欹”、“疏”三个字已成为赏梅、品梅的金科玉律。


而抒怀剑里有很多姿态造型恰恰也暗合了这三个字的科律。


笔者爱梅,爱赏梅,更爱探究梅之美。

奇就奇在完全贬意的“枯”、“残”、“丑”、“拙”四个字中,竟也饱含着梅之美的深厚的底蕴、神韵和灵魂。


我们从中悟出了“破而愈完”、“残而愈全”、“枯而不燥”、“丑而有致”乃至“遗貌取神”、 “拙中见巧”的审美中的又一黄金定律。


扯远了,本文要讲的是“

规矩”和“俏”的因果关系,而真正能体现“道”的神髓的是“规矩”,而不是“俏”。





说明

本篇的文字来源于朱俊昌先生的博文,

节选的内容如有错误,

请以朱老师的

博文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