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小时候大人们逗我说,你长大后给你娶个老婆干啥呢?我说给我洗衣做饭暖被窝。他们又问我,没有别的吗?我想了想说,半夜起来喊我尿尿。我话音一落,他们都哄堂大笑。因为我小时候特爱尿床,我想长大后还会尿床呢?现在回想起来也特让人感到搞笑。如今我确实感觉自己该找个老婆了,我每天都在盼望着哪位能和我携手相牵的美女。

没过多久,又来一个给我说媒。那女的是一位农民企业家的女儿,在当地非常有钱。人家是花生剥了皮一一就图一个人,家里穷富都无所谓,这对于我来说是在合适不过的。

  那天,我在媒人的带领下欣然前往。到她家里后,只见她身材丰满,戴着近视眼镜,一看就感觉很斯文,很有读书人的那种气质。

她一见我便很大方坦然地问我,你有什么爱好?

我说我特爱写作。她随后就问,你的文章发表过吗?

我说发表过。她又问,在那家报刊杂志上发表的。

我说,是在上初中时,在学校的黑板报上发表的。

她微微地一笑说,你还挺幽默。你爱看书吗?

我说非常喜欢。她又问,你最爱看什么书?

我说非常爱看世界名著。她又问,你都看过什么名著?

我说《简爱》,那本书写的太好了。她又问,你知道它的作者是谁吗?

我说,是美国最著名的作家海明威写的。她听了后,点了点头说,海明威还写了一部《丧钟为谁而鸣》你看过吗?

我说,没有。她接着从椅子上起说,回去好好地把这本书读读吧。

很显然,这是她要送客。我也很知趣地和媒人回家。

回来后,我认真地阅读了那本《丧钟为谁而鸣》,结果是,为我而鸣。因为我不懂装懂,自以为是。

更多精彩明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