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9

春风又绿的江南,繁花似锦,一树一树的烂漫,娇艳欲滴,让人心醉。


便很容易,想到爱情。


想到漫天飞花的十里桃林,一壶桃花醉,一身长纱裙,就能够在桃花树下,怡然自得,满心欢喜。


想到,人面桃花相映红的浪漫初初,那画卷里的女子,被微风撩起的发丝,窜进了诗人心间,从此日日相思,缱绻不尽。

那况味,便是万丈红尘里的芙蓉细软,是乱世风云里的剑眉星目,是天涯咫尺,是江山万里,是万世不朽,是枯木逢春,是等待是守候,是执着是柔情,是眼泪是微笑,是情深不悔四海唯一,是风云骤起沧海桑田,是这世间万千可能,融于一缕相思。

是盛世里的繁华,乱世里的孤勇;是牡丹的富贵,梅花的清瘦;是风吹过的铜铃,暮色下的钟鼓;是你眼里的星光璀璨,嘴角的风情堆叠;是天下万物,最独特的那一点别样,触动心底深处的涟漪。

是吟诵千古的诗词,呢喃出最温柔的情话,在春的明媚里,温柔又招摇,静谧又安然。

便在这风吹落的花瓣里,和着幽香,酌一壶清酒,醉在红尘。

就这样,醉在梦里,不要醒来;不要在浮沉里熬煮,在世俗里飘摇,在分离里颠簸,在江湖里尔虞;


就这样,醉在桃林,在池边的宁静里,看云卷云舒,披散着青丝,枕着沉香,悠悠然,悸动;


就这样,醉在爱里,管它巨浪滔天,管它沧海桑田,管它浮沉逐浪,管它风云变幻,就这样,在海誓山盟的忠贞里,守着心尖上的人,看海上明月,看月下竹影,看山雨欲来,看陌上花开。

大梦三生,人世千年,在这不知道多少载的荣枯里,待春风再次吹起,在十里桃林的深处,煮一壶茶,在浮沉里舀一瓢澄清,闻一缕幽香,饮一口苦尽甘来,便把世事都看个透彻。

抬头再仰望,这花叶相安好的桃林,梦里的三生情缘化作醒时的一抹微笑。


好像,深切的爱过,炽烈的拥抱过,刻骨的思念过,生生的恨过,艰难的忘过,得到过,失去过,执着过,放下过,到最后都熬煮成了手里的一杯清茶,饮下苦涩,回味甘冽。


仿佛脱胎换骨,又好像只是脱下了冬日的厚重;在春的明媚里,着薄纱,身上轻巧了,便在风里,感受万千的温柔。


总不是花叶相安好,各人有各人的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