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出祁连勤学早,偶然得句便成诗。

客来欲知春深浅,但看马蹄雪融时。

----题记

  早上五点起来,跟随市民俗摄影家协会的老师们,去马蹄寺赴一场寻美之约。

乘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来到了马蹄寺。山顶的积雪泛着清冷的光,一勾月亮弯弯地挂在黎明前的天幕上,淡淡的月光在朦胧的晨曦里荡漾。

  不再凛冽的风带着春的讯息从祁连山深处吹来,芨芨草在风中凌乱地摇晃着,不远处风吹经幡的声音沙沙作响。

  邂逅张掖马蹄寺,是在二十多年前,而真正走近它,却是在这一次。跟着张掖民俗摄影家协会的老师们,还有文艺界、音乐界大师们的脚步,在这么多的摄影、文艺、音乐界的前辈带领,怎不令人欣喜若狂!

  霞光渐渐染红了祁连山顶的雪,微微的晨光里,遥遥看到马磅寺渐渐绽放出金红色光芒,寺顶山坡上未消的积雪晶莹剔透,整个马蹄寺泛着圣洁、宁静、祥和的光芒,迅速拿起照相机,把这一切定格,凝聚成永恒。

  拍完日出,拐过几个弯,远处山梁上,牛群沐在晨光里,映出一幅绝美的晨牧剪影画。

“远山横野六七里,笛弄晨曦三四声,不看祁连山顶雪,但闻牧歌逐春风”。

  车行至下观音洞,长长的经番在风中飞舞,猎猎作响。

  进山门,沿石阶而上,九十多岁的主持笑着相迎,神色淡然,超然物外,心中顿觉安然。

  复前行,至大都麻山谷口,下车远眺,远山戴着洁白的“帽子”,如顽皮的孩子们一般簇拥着,在阳光下眨着眼睛。

  近处雪线之下的山坡上有丛丛的松林,阳光从重重叠叠的枝桠间,漏下斑斑点点的影子,随着树枝的摇动跳跃着,在斑驳的青苔和和残雪上舞蹈。

  山坡下是枯黄的草,芨芨草的细茎在风中摇曳,根部沁出些许雪融后的痕迹,传达着春的讯息。

山坳里有一院房子,红顶白墙,静谧而安然。一条小路从门前向山那边盘桓而上,时隐时现,如雪山飘舞的腰带。

  有牧人赶着羊群缓缓而过,悠然自得。浮燥的心在这一刻慢慢的沉静下来。“偷得浮生半日闲”,远离城市的喧嚣,定格着美丽的风景,做自已喜欢的事,这种感觉是这样美好。剪一片闲云,走一程山水,品一壶春光独醉,念一场旧梦皆懂,莫负年华,踏歌向前。饱蘸浓浓的春色,在以镜头为笔,光影为墨的宣纸上,涂抹上几笔写意。

  过大都麻村继续前行数公里,车已不能入。众人下车,沿山石小路行于峡谷中。行未久,路右有一山,形极似五行山下压着的孙猴子,吼一嗓子:五行山下五百年,你还好吗?有人应一句:不好!不好!要大闹天宫去才好!众人皆笑。

  又前行不远,树木渐密,有木制栈道蜿延其间。天空湛蓝,阳光从树枝的间隙撒下来,形成一束束粗粗细细的光柱。林中积雪与青苔交错,光斑或晶莹剔透或苍翠欲滴,涌动春天的梦想。等待返青的草丛中,流溢着阳光的味道,暖暖的、轻轻的、柔柔的,从山顶、树梢、积雪、青苔,从目光所触的山峦、松林、灌木、栈道,浓厚着、流逸着。静静地走在栈道上,静下心来感悟身边的美,其实,只要用心,处处都有美景。抬头入画,低眸成诗。

  栈道尽头,过木桥,走进金塔寺。该寺分为东西二窟,石窟顶均为“覆斗式”,中间有一中心方柱,众多的高肉雕佛、菩萨、飞天把中心方柱装饰得华丽辉煌。环中心柱四周而细观,便会发现,众雕像内容广泛,形式多变,大小错落有致。中心柱四面均为三层开龛造像,每层主题各有突出。每龛内各塑一佛,佛均结跏跌坐于莲台上,面色丰腴,神态安详。龛外除背面各塑一弟子外,其余南、东、西面各塑一高达两米的胁侍菩萨,其匀称丰满的躯体,自然生动的表情达到了完美合谐的意境。他们有的安详庄重,有的含蓄沉静,有的沉思凝想,有的和蔼可亲,有的威武刚健,有的笑容可掬。

在佛龛前,双手合十,顶礼膜拜,不祈求什么,只为留下这一艺术瑰宝的雕刻者们献上深深的敬意。

  从金塔寺出来,原路下山,至大都麻村,入民俗山庄。喝着醇香的奶茶,吃着地道的羊肉泡馍,品着美酒,跳起欢快的锅庄,世上还有比这更惬意的事情么?


  一壶美酒醉了一段柔肠;一曲《家人就是天》美了一段时光,一首《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瞬间让大家变的肆意欢畅。

惊回首,山舞银蛇美碧空;抬望眼,原驰蜡象醉夕阳。人生的旅途,深情的回望:巧燕似剪,年年剪出春的美景;心扉如火,岁岁珍藏你的模样。揽一弯明月陶醉在美梦的温床,摘一颗星辰标注上思念的晶亮。

撕一页记忆定格永恒的美好时光,撷一片雪花憧憬那马蹄寺隐隐的佛光。在流年中窄暖还寒的时节,让阳光洒满每一处地方,让梦想放飞蓝天上,把快乐留在心坎上。

时光静好,岁月无恙!

  本文的部分图片由协会朵新胜、卞吉虎、韩福善等老师提供,特此鸣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