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夏天我第一次来到这里,这里为丘陵地带,都是坡地,高低起伏、沟壑纵横、形状多样。五月的红土地,正是燕麦、青稞收获的季节,金黄色的麦穗迎风摇曳,宛如黄色的地毯左一块、右一块地铺在山阜上下。郁郁葱葱的土豆秧已经开出了小花,显得生机勃勃;为了保湿、保温玉米地都铺上了白色的塑料薄膜,玉米苗从薄膜的小洞上刚刚冒芽,这整整齐齐的条条白色薄膜铺盖在红土地上呈放射线状态,又因每个农民所分配的土地种植的面积、地块的形状和品种不同,以裸露出的鲜红色土地为基调,大地呈现出从深绿、浅绿到明黄、金黄、到鲜红的色彩变奏,俨然像一个巨大的天然调色盘,上苍把它遗落在大地。

  这里的地名起的也非常美丽而质朴,七彩坡、锦绣田园、乐谱凹、神树、落霞沟、打马坎、花石头村,简直是神来之笔,闭眼遐想都美!

  第一次来时,让我印象深刻的除了自然景色还有这面朝红土背朝天日夜劳作的农民,我们因为来采风,指导老师给我们找来了一对老爷爷、老奶奶做背景,三天时间我和他们邂逅三次,一次比一次印象深刻。 第一天,我们刚刚拍完日出,老爷爷穿着那羊皮长袄,带着瓜皮帽,手里拿着个长长的烟袋,后面跟着如同孩子般的大黄狗,慢慢悠悠的一前一后出现在我们面前,瘦弱的身躯,黝黑的脸庞,粗糙的双手,写满沧桑的脸上充满了笑容,满嘴就剩下一颗牙,他的笑容是那样的爽朗,他又是那样的朴实,那样地配合,下午我们刚好在老爷子住的大丫口村前拍摄,老奶奶出现了,她身穿蓝布衣,带着绣花围裙,头上盘着头饰,手上套着花袖套,穿着绣花鞋的脚居然是一双被缠过的小脚。老两口坐在有红土地背景的农田前,是那样的天人合一,太让我兴奋了,纯天然,绝对纯天然。这样的场景很快就会成为绝版,太让我感慨了!

  第二天我又遇见独自一人坐在屋前的老奶奶,还是那番打扮,还是那样亲切,于是我们聊起了家常,他们养育10个孩子,现在是四世同堂,出嫁的、外出打拼的,跟前只剩下老两口和小黃狗,老两口因为天生质朴,被影友们聘为红土地的代言模特,这不,老头又上地里当模特了。看到她小脚那封建社会留下的符号,不禁又问,你的绣花鞋这么漂亮是自己做的吗?回答说是的,并请我们进屋,院子很大,房子是砖瓦的,但房间的设施却异常简陋,整个房子像个通铺,左边是厨房,有灶台,右边用破旧的红蓝尼龙布挡着像蚊帐,里头是床,房子很黑,房门口的小桌上放着一碗发黑了的洋芋。这时老爷爷也回来了,还是乐呵呵的样子,手里拿着面包和可乐,看样子是影友送的,但他没有吃,却想吃那碗洋芋,我连忙说:“不要吃,馊了”,他很尴尬地笑了。可以想得出,他们是艰苦奋斗了一辈子,在那么贫瘠的土地上,养那么一大家子,多不容易啊!

  这里虽然风景好,但由于土地薄,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去了,像大多数农村一样,剩下都是老人与小孩,如果说第一第二次看到的是他们的快乐、质朴和悠闲,这第三次看到他们的则是贫困、酸楚和无奈,我的心被刺的有点痛。

  2019年春,我再次造访这片红色的土地,感觉变化很大,首先是房子多了,家家都建起农家乐,人人都是小老板。季节不同,土地的颜色也不一样,多了绿色,少了金黄,村前屋后桃红李白,到处春意盎然。那天然的红土地被当地农民随意耕作的庄稼,编织成一幅幅色彩浓烈的水彩画。远远看去,十分绚丽斑斓,衬以蓝天、白云和那变幻莫测的光线,构成了红土地壮观的景色。

这次来老爷爷还在为红土地代言,但动作明显迟缓,老了80多岁了,不过旁边多了一个老汉,和一只羊,我从来反对摆拍,但对这位老大爷的感觉不太一样,他心地善良,摄影费用从不讲价钱,给多给少,甚至有人不给他都是乐呵呵的配合。在我的想象中如果红土地没有了他就像一幅画少了一个元素,没有了灵魂,他是红土地善良和朴实的代言!

晨曦中被红土地围绕的村子炊烟缭绕,杨树林在晨光中发出明媚的光泽,真是一幅宁静动人的田园画图。虽然在网上见识过它的美丽,可真到实地还是被它无法形容的美所震撼,映入你眼帘的景色不能不让你惊叹,简直是鬼斧神工。这是线条之美、这是色块之美、这是大地之美、 这是劳动创造的美!让人情迷这红色之美,感慨这劳动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