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电视台芒果TV总是能搞事情,一档“声入人心”横空出世,让以往高不可攀的高雅音乐获得前所未有的关注。如果你也被声入人心节目那一众唱美声、唱音乐剧的实力唱将圈粉,如果你也曾在每个周五的晚上准时守候阿云嘎、郑云龙的演唱,那你一定记得那朵芙蓉花,盛开在岳麓山桃花岭之间、矗立于梅溪湖畔的那一朵巨大的芙蓉花建筑。


那是长沙的新地标——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是当之无愧长沙最艺术的地方!

儿的“麓山居”就座落在此——对面。

婉儿将她想要的生活都装进了麓山居。

婉儿在麓山居里替我们大部分都市人圆了一个田园梦。

麓山居观芙蓉

从麓山居二楼阳台望出去,目光越过山脚下无规章的蔬菜地、葡萄架、桔子园,最后总会定格聚焦在“芙蓉花”上。

从麓山居角度看到的芙蓉花和电视上航拍角度的不一样。

因麓山居处在岳麓后山山腰上,从这样一个角度俯瞰对面的庞然大物,便像是在荷塘边望向湖对岸的视角了,物我平行,无所谓俯仰。加之中间隔了片原生态的菜地、灌木、杂草、树林,还有几处农家的屋顶,那一片低洼处就常常是氤氤氲氲的状态,总觉得云蒸霞蔚雾气缭绕似的,那便是芙蓉出水图了。

得地势之利,坐在麓山居的阳台上,可欣赏梅溪湖落日,天气好的时候,太阳从空中到半空中到最后没入梅溪湖尽头桃花岭山后那无尽的天际,芙蓉花就沐浴在这日光中,映日芙蓉别样红。

到了晚上,梅溪湖上空总有蓝幽幽的探照灯扫过,金茂梅溪,夜色如锦。这个时候,在麓山居的窗口里,映出的便像是月下花开了。

呵呵,感觉有点扯远了。其实我想描述的是麓山居的位置:居麓山之中,揽梅溪之景,享山林之自在,远都市之嘈杂,入则幽静,出则繁华,实乃长沙市区仅存的世外桃源,是城市化进程中唯一一片还没被淹没的孤岛。

野生的艺术村

麓山居背倚岳麓山,对望桃花岭,坐拥长沙城的两大名山。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艺术工作者看中了这个地方,纷纷把工作室安置在山间岭下。画家、音乐家、摄影师、设计师、瑜珈教练、作家、舞蹈教练等各个门类的都有。


艺术家总是可以轻易地把普通的农家小院拾掇得文艺气息十足。即便是院门深闭,也自有一种不同的气质。

没有开发商的统一规划,这些艺术工作室是自然生长起来,更多了一份天然和野趣。

外地的游客是找不到他们的,即便是长沙本地人也不知道长沙城里正慢慢形成一个艺术村。

婉儿没事喜欢在山林里转悠,渐渐便收藏了很多散落在山里的美院小宅,都是些艺术气息十足的轩斋庭馆,它们本身就是一道风景,各具风情,各有特色。


他们的存在,让这一片村子不同于普通的农村,就像厦门的老城不同于普通的老城,北京798不同于普通的老厂房一样。


婉儿相信,总有一天,这片在时间中沉淀在岁月中成长起来的艺术村将会比梅溪湖国际文化艺术中心更加让人留恋。

麓山居也是这众多文艺院落中的一个,与那些高冷文艺范不同的是,麓山居可亲近,可分享,可入住,可以成为你自己的故事,也可圆你自己的梦。

把想要的生活装进院子里

麓山居所属的村不是桃花村,而是茶场村,名字很直白,不像对面的桃花村名字那样引人遐想。但正是这直白的名字道出了麓山居的另一妙处——它简直就是被千垄万亩茶园包围着的。


村子里种茶的历史应该很久了,山上都是些老茶树,可能现在村民生活好了,收入来源多了,茶园竟好像也没什么人打理,兀自生长着,一篷篷的,将茶园的路都给遮蔽了,平时越发没人会往茶园去了。清明前后却有三三两两的釆茶人,拣着最嫩的叶儿来采,茶园的小径又会分明些。

婉儿是爱茶之人,看中麓山居,有一部分原因是看中了它后山上大片的茶园。

釆茶的时候,顺便采些金银花,一起晾晒在院子里。


有朋友来坐,从罐子里挑出一些泡着,自己做的茶叶和金银花就是香,袅袅的水雾中,就像把整个春天都请进了屋里。

院子里一株大桂花树,也有些年头了,树冠如伞,喝茶、看书、吃饭、荡秋千,在这样的桂花树下,就是岁月静好的样子。

房子后面是一片斜斜的山坡,种了几十株橘树和橙树,秋天的时候,院中的这一盏盏红灯笼连接起周围山上遍布的红灯笼,忍不住都都要吟叹,采“橘”东篱下,悠然见“麓”山。

院子里的花是常年不断的,此起彼伏地开。


婉儿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就是能把一株野草都摆出艺术品的韵致。


开花的时候,院子里自然漂亮,草木萧瑟的时候,她也能布置出一种禅意。

原来房东堆放杂物的车库,婉儿把它改造成了一幢玻璃屋,两面都用玻璃砌着,玻璃上挂着竹帘,时开时闭,隐隐可看到玻璃屋里的茶桌、书柜、书法台,笔墨纸砚。


闲来无事的时候,婉儿在这里品茗看书,起舞习字,就像一个从汉韵唐风里穿越过来的女子。

婉儿将自己喜欢的生活装进了麓山居,过得超然物外。

这样的生活,谁不喜欢呢?

但又有几个都市人有这样的勇气,割舍下忙碌疲惫却又欲望难平的都市生活,退回到简单、质朴的乡野山居呢?

我们都羡慕它的美好,但我们害怕失去,怕失去很多热闹的繁华的外在的依附,而只是慨叹生活的苟且,向往着诗和远方。

婉儿的麓山居,是她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也是她表明的一种生活态度。一种浓极而淡、至味无味、大道至简的生活哲学。

麓山居士,后山山主

可以说婉儿对这里的每个山头每道沟渠都如数家珍,都能说出它的前世今生。

外地的客人到长沙,岳麓山是必游之地,而游岳麓山最正确的方式,那就是到麓山居。婉儿对岳麓山的熟悉,绝对远胜于一般导游。婉儿对长沙对当地风土人情的了解,能让你看到最有味道的长沙。

如果一直住在这里,也许她不会觉得这里有多美。正是因为有过太长时间的别离,隔过一段难以抵达的距离,经历过风霜,经历过他乡,再回来时,才会无比亲切。

婉儿开过公司办过厂,炒过房子炒过股,曾经一掷千金,也到过很多地方旅行,经历过婚姻也经历过几段爱情……总之,一个女人想折腾的几乎都折腾过了。


人生,似乎满是遗憾又似乎近于圆满。

半生漂泊,归来如梦。

婉儿说,她的麓山居,拒绝商业气,她不会从花市买现成的花来美化,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她亲手种植;她的麓山居,拒绝工业气,麓山居里的每一间房子,都有些古朴的装饰,那是婉儿自己设计自己制作的东西;她的麓山居,拒绝市井气,如果破坏了小院的宁静清幽,给多少钱她都不乐意。

她想寻找的,是能够和她交换思想交换见闻的有趣的灵魂,是能够从简单质朴的生活中体会生活本味的人。

这样的麓山居,不见得很精致但是足见用心,这样的民宿,不见得豪华但一定舒适;

这样的麓山居,与其说是婉儿的栖身之所,不如说是她的精神家园;

这样的民宿,与其说是在等她的客人,不如说是在等她的友人。

也许,有些理想化,有些乌托邦,但是,正是这一份坚持,让婉儿和她的麓山居有了与众不同的品格。

我相信,相同的灵魂总会相遇。

归去来兮,陌上花开,汝可缓缓归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