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3-18

  入学刚半年,

我变紫蝴蝶,

相中玫瑰树,

思慕我老师。

门前说呓语:

知我情意否?

我盼岭雁来,

相探花枝意:

思春如我否,

苦守玫瑰树。


岭雁不北飞,

外求十方佛,

音韵当翅膀,

书笺挽春风。

断绝凡间情,

经画改江山。

冬吟夏荷诗,

复再断情执。

历天又入海,

春唱白雪曲。

近前细端详,

乡愁是苦酒,

情仇亦孽根。

更向月中看,

怯雨意云情,

不显摆娇媚。

敢违天下先,

问情为何物?

来时一段缘,

人去花亦瘦。

哈哈!我能写出这样的藏头诗,很显然,是一个情感丰富的女学生。女学生和男老师之间有棵狗尾巴草。这种草,每到夏日,田间地头随处可见,尾巴高高向天摇,悠闲自得随风飘。不言而喻,狗尾巴草情感看似平淡,其实很坚韧,可以向着不同方向发展演绎。

在世间,一个女学生若是学做我的样子,给男老师写这样的信件,狗尾巴草会瞬间变成夜来香,这名女学生十有八九会被男老师拖到旮旯里去说话。

我无意诋毁世间的男老师,世间的女人也一样,感情谈着谈着,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十多年前的一个晚上,我突然想搞怪,就把自己伪装成一男士,使用先生的QQ号加了一女士,结果只送了她三支玫瑰,喊了她两句“小傻瓜”,她就恨不能扑到我怀里,再三邀请我有空一块聚聚,喝杯咖啡什么的。这太吓人啦!后来,那个QQ号,被先生扔掉了。

所以,在世间行走,我不仅不敢随意对人说出困惑,也不敢随意向人坦露情感。但对学佛老师不是这样,打一开始,我就能感受到老师的无邪与正直,即使我天天给他送玫瑰花,天天高喊着“老师,我爱你!”老师也不会把我扯进胡同里,去把狗尾巴草情感演绎成玫瑰之恋。在学佛老师这里,我可以尽情地释放自己的情感,老师一不图财,二不图色。当然当然,我是既没财又没色。

那我做为一名女学生,对学佛男老师到底有着怎样的一种情愫呢?这还真有些说不清楚,大家与我一块来分解哈。

一个三岁的小女孩因了信赖爸爸,她仰脸对爸爸说:“爸爸,等我长大了,要嫁给你!”

我对学佛老师的感情类似于这名三岁小女孩对自己爸爸的依恋,但又不完全是,小女孩见不到爸爸会伤心难过,我见不到学佛老师依然愉悦快乐。

这种情感到底应该怎样表述呢?它已经不能用世间的花草做比喻了。大家都见过天空中振翅飞翔的鸟儿吧?我对学佛老师的热爱犹如小鸟对阳光的热爱,看似有些灰头土脸,而其实肚里透明干净!

哈哈!既如此,我写这篇文章有何意义?不是,不是的,这种情感还真说不清楚。

见不到学佛老师,我快乐;但见到学佛老师,我也快乐。我曾于去年冬天去泰国参加《什么叫修行》学习班,拜见过学佛老师。当学佛老师接见我们时,我毫无畏惧,说话随意,不像个学佛人的样子。

什么样的学生面对老师会无所畏惧呢?当然是爱老师爱到骨子里的学生。所以12月6日,在泰国某酒店的某房间,我的赤子之心,孺慕之情遭到了某位姐姐的质疑及打压!她语重心长地嘱咐我:老师不是你一个人的老师!你这样下去很危险,会着魔的……

我告诉她,我从来没认为老师是我一个人的老师,我对老师的热爱很纯粹,见不到老师的日子里,我同样快乐。这位姐姐用一双明察秋毫的眼晴直视我:你不必辩解,我一眼就看出你是怎么一回事,我就是从这条路上走过来的。

她吓唬我说,老师是开了顶的,对学生的想法一清二楚。

在她的恐吓之下,我的语气不再似先前那般坚定,而是有了几分语无伦次:老师开了顶才好呢,我巴不得他能明白我的心思!两年前,当我头脑中的问号飞走的那一刻,我特别想去拥抱老师!

这位姐姐即刻又挥来一棒:你有这种想法,不能说出来!大家和你一样,都有这种想法,但人家都不说!要不然怎么会千里迢迢来泰国?

经她这么一点拨,我彻底害怕了!原来兄弟姊妹们来泰国的目的如此不单纯:都是为拥抱老师而来!原来学生对老师的狗尾巴草情感,早已演变成了一场可怕的夜来香之恋!

哈哈!真是笑死我了!纳闷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我才弄明白这位姐姐的思维为何如此怪异?因为她曾依止陈妖妖学佛修行。

我猜想,妖妖传授的“成就悉依师,全赖师悦乐”的癌细胞无限增殖,致使她一度深陷风花雪月。如今虽经治疗,身体却还在发烧,看向我自是一派北国风光。

而我的老师不是妖妖,他一开始就想方设法引领我走在一条学佛修行的光明之路上!自然,我不懂风花雪月,我热爱老师真的很纯粹!世间之人都明白,暗恋或迷恋一个人要经历相思之苦,相思病与精神病很接近,可以致使人相思成疾,一病不起,何来快乐的心情与幸福的感觉?梁山伯与祝英台是双向相思,算得上世间最美好的相恋,但因不能相聚一处,梁山伯郁郁而终,祝英台殉情自杀!而我在老师目光不能及的地方,是阳光下最快乐的孩子呀!怎么能说我迷恋老师呢?

再说我为什么参加此次学习班?我这人向来喜欢反其道而行之,因为听说济南没人参加,我才报名,不曾想后来竟然去了一船人。早知这样,我或许不会去参加学习班。也就是说,见不到老师的日子里,我并不渴盼见到老师!

没错,我的确曾瞎喊乱叫“学佛老师是我的蓝颜知己,学佛老师是我的男朋友!”但我那是在学诗人戴望舒,撑着油纸伞,于茫茫人海中寻找丁香般的姑娘!

今天看来我东施效颦,这诗人也学不成,咱干脆将话挑明,学佛老师果真来做我的男朋友,我会难过而死!

也是12月6日,中午时分,学佛老师接见同学们,我带着一本3D书过去,相告老师:若老师喜欢这本书,去美国时,我即带上一套。因我说话口气随意,学佛老师身边的工作人员便批评我不懂礼貌,这时老师说话了,他说,其实他把大家当成同学……

那一刻,我难受的啊,我就是学佛老师的一个孩子,他却要抛弃我!他不想做我的老师,要做我的师兄师!

学佛老师啊!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未来的某一天,即使我超越了老师,老师依然是我的老师!

我的学佛老师,在世间,女学生和男老师之间有棵狗尾巴草,但我和您之间一开始摆放的就不是狗尾巴草,而是一盘黄花菜,我之所以“拜师学艺”,乃是为解答人生疑惑。

什么叫黄花菜?黄花菜就是忘忧草,它还有一个比较文雅的名字叫做萱草。黄花菜不仅有很高的实用价值和营养价值,还有独特的文化价值。

算了,不解释了,女学生和男老师之间的关系是解释不清楚的,免得别人说我越描越黑。总之,女学生和男老师之间的关系就叫师生关系。

哈!请允许我最后搞一次怪,吓唬吓唬大家吧!在世间,师生关系是很可怕的一种关系哟!为什么呢?一个女生,面对千百万个膜拜她的人,会无动于衷,但却愿意嫁给一位能够知其弱点,为她指明方向的导师!

哈哈哈……现在请大家放松心情,和我一块来听歌吧!我要献给学佛老师一首英文歌《You raise me up》!国内的老百姓听不懂是吗?歌词大意是:

当我失意之时,

我感到多么的疲倦;

当烦恼袭来之际,

我内心负担多么沉重。

然而我会在寂静中等待,

直到你的到来,

并与我小坐片刻。

你鼓舞了我,

所以我能站在群山顶端;

你鼓舞了我,

所以我能走过狂风暴雨的海;

在你坚实的臂膀上,

我是坚强的;

你鼓舞了我,

让我能超越自己。


世上没有——

没有失去热望的生命,

每颗悸动的心,

也都跳动得不那么完美,

但是你的到来,

让我心中充满了奇迹,

甚至我认为因为有你,

我瞥见了永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