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高英(美篇号:27824435) 图/网络


在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塑造了数位熠熠生辉的女性人物形象,令人过目不忘。细细回想,这其中只有女主角黄蓉的人生相对幸福美满:事业上,成为天下第一帮丐帮的新一代帮主;爱情上,与郭靖有情人终成眷属;生活上,拥有一座美丽富饶的桃花岛。书中其他女性,大都难以逃脱在男权社会和战乱年代的悲剧命运。


《射雕英雄传》这部小说开篇除了交待历史背景,还写了郭杨两家的日常生活。关于郭啸天(郭靖之父)和杨铁心(杨康之父)的家世,书中通过东邪黄药师的弃徒曲三即曲灵风之口讲述出来:郭啸天是梁山泊好汉地佑星赛仁贵郭盛的后代,杨铁心是岳飞麾下杨再兴的后人。两人因北方沦陷,流落江湖,义结金兰,一起搬到牛家村居住,既是兄弟,又是邻居。


郭啸天、杨铁心二人靠种田打猎为生,家中各有一位贤妻,日子虽不富裕,但家庭生活平静而温馨。直到有一天晚上,因杀了汉奸王道乾而被官兵追捕的全真七子之一丘处机从此经过,这才惹出一场变故来,那就是杨铁心貌美如花的妻子包惜弱因过于仁慈救了金国六王爷完颜洪烈,完颜洪烈恩将仇报,精心策划了一场“英雄救美”的阴谋,把已有身孕的包惜弱哄骗着做了他的王妃。与妻子失散的杨铁心流落江湖,而郭啸天死于非命,其妻李萍历经磨难后到了蒙古大漠。


十八年后,郭啸天的儿子郭靖已然成长为大漠上能一箭贯双雕的射雕英雄,杨铁心的儿子杨康不仅玉树临风,而且练就一身武功。对于李萍和包惜弱这两位母亲来说,看着自己跟元配夫君所生的儿子长大成人,自然是备感欣慰。然而,仅仅备感欣慰的是李萍,包惜弱在欣慰之余,还一直饱受心灵折磨。与李萍守寡养大儿子不同,包惜弱不但再次嫁人,而且嫁给了敌国之人,这敌国之人还有着非凡的身分,居然是金国六王爷。这意味着包惜弱不但违背了“好女不侍二夫”的古训,而且有叛国求荣之嫌疑。


毫无疑问,作为一个出身于乡村私塾先生之家的女儿,从小接受了传统伦理道德教育的包惜弱根本无法承受如此巨大的心灵折磨,以至于身在富贵窝而怀念旧茅舍,时常在愧疚中以泪洗面。当丈夫杨铁心重新出现在面前,包惜弱甘愿随他离去,最后殉夫而亡,死的时候,“脸上兀自有心满意足、喜不自胜之情”,显然她与元配丈夫同赴黄泉是一种幸福,更是一种解脱。


让人慨叹的是,郭靖之母李萍的人生结局也是自杀身亡。李萍外貌不佳,与美女不沾边,却粗中有细,自有主张。在郭靖为蒙古部族立下大功又奉命南征(攻打金国)之前,凭借一个母亲的敏锐,李萍察觉到成吉思汗对郭靖心生猜忌,就让郭靖借携母南归的请求去试探成吉思汗,果然成吉思汗不允许,在冠冕堂皇的理由下,分明是要留下李萍作为人质。因为爱子心切,李萍的第六感发挥了重要作用,她让郭靖偷看了成吉思汗的密令,印证了成吉思汗已对郭靖有了加害之意。母子俩打算连夜逃走,却意外地被成吉思汗知晓。


成吉思汗对郭靖威逼利诱,要求他在打下大金后继续和蒙古军队一起攻打南宋,郭靖不答应,就要先杀他的母亲,并对一向孝顺母亲的郭靖说:“你害死母亲,先做不孝之人。”郭靖“只吓得心胆俱裂,垂头沉思,不知如何是好”,后来,“郭靖望着母亲,就欲出口答应,但想起母亲平日的教诲,又想起西域各国为蒙古征服后百姓家破人亡的惨状,实在是左右为难。”这种情形,换成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是难以取舍。


李萍见状,假装劝儿子投降,偷偷告诉儿子不可做卖国贼,割断郭靖身上的绳索,嘱咐他要照顾好自己后毅然自杀。与包惜弱殉夫不同,李萍自杀是为了救子。李萍明白,只要成吉思汗手中没了自己这样一个令郭靖关心则乱的人质,就奈何不了武功高强的郭靖,郭靖一个人逃生相对容易,即使万一逃不走,她也给儿子做了一个宁死不屈的榜样。


郭靖一直奇怪当初母子俩密谋连夜逃回大宋,是谁走漏风声向成吉思汗告密,以至于害死了自己的母亲?在书中第四十回《华山论剑》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在二次华山论剑之后,当郭靖和黄蓉父女准备回桃花岛的路上,郭靖收到了和华筝从小共同饲养的一对白雕所带来的信。这是华筝用刀尖刻在皮革上的一封很特别的信,上面的话翻译成汉语是:“我师南攻,知君精忠为国,冒死以闻。我累君母惨亡,愧无面目再见,西赴绝域以依长兄,终身不履故土矣。愿君善自珍重,福寿无极。”


这封信解开了郭靖心中的疑团,明白了是华筝“在帐外听到我母子说话,去告知了爹爹,只道大汗定会留住我不放,哪知却生出这等大祸来。”华筝一直真心地爱着郭靖,跟郭靖的母亲也有感情,当她因天真而累及郭母身亡后,自然万分内疚,这才冒死传信给郭靖聊作补偿。


华筝此次用飞雕传信,除了传递蒙古要攻打大宋的军事情报,内涵相当丰富:一是充满对郭靖做人的理解之情,“知君精忠为国,冒死以闻”;二是承认了自己的无心之过,“我累君母惨亡”,表达歉疚之意;三是告诉了郭靖自己的抉择是离开蒙古,不再嫁人,“西赴绝域以依长兄,终身不履故土矣”;四是表达了对郭靖的殷殷深情和美好祝愿,“愿君善自珍重,福寿无极”;五是把两人从小一起喂大的一对白雕送给了郭靖,给他留个念想。


可以想象得出,华筝的后半生,大概会在自责与寂寞中度日,能带给她慰藉的只有与郭靖一块长大的美好回忆和对郭靖的绵绵相思之情。为了爱情,华筝选择了幽禁自己的余生。


另一个因为爱情而备受煎熬的年轻女性是穆念慈。当年在比武招亲时,金国小王爷完颜康即杨康对穆念慈百般戏弄,却令穆念慈怦然心动,芳心暗许,从此不能自拔。后来美女穆念慈的痴心一片终于打动了杨康,却因两人政见不同终究没能修成正果。


毕竟,穆念慈还不能为了爱情而不顾一切,无法抛弃江湖道义和爱国原则。然而,由于用情过深,她一次次自欺欺人地选择相信杨康的假话,最后在铁掌帮因一时把持不住失身于杨康,违背了自己要杨康杀了完颜洪烈才肯嫁给他的誓言。此后,穆念慈彻底与杨康断绝了来往,却生下了与杨康的儿子杨过。


穆念慈因为爱上了数典忘祖且贪恋富贵的杨康,在汉人的江湖上自是备受非议,她隐居乡下,亦遭人欺侮。在礼教森严的封建社会里,一个年轻女人独自带着孩子生活,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当穆念慈从郭靖、黄蓉那里知道杨康已死,立即表示要带孩子去杨康坟前拜祭。在《神雕侠侣》一书中,则说穆念慈在杨过十一岁时染病身亡,她临终前让儿子杨过把自己火化了和杨康葬在一起。爱情本无罪,爱错人的穆念慈却为杨康的罪过而饱受精神折磨,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值得一提的还有郭靖唯一的一个女师父越女剑韩小莹,她既是江南七怪中唯一的女侠,又是其中年纪最小的一个。出身底层的韩小莹很早就行走江湖,好在江南七怪情同骨肉,团结一致,因行侠仗义而名头很响,才不至于被人欺负。韩小莹容貌秀丽,却堪称女中丈夫——她经常与六个好汉相处,又是好武之人,性情自是豪爽。后来在蒙古大漠,七怪中的老五张阿生为救韩小莹而惨遭陈玄风毒手,生命垂危之际,早就知道张阿生深爱自己却一直不敢对自己表白的韩小莹表明心迹:“五哥,你放心,我已是你张家的人,这生这世决不再嫁给别人。我死之后,永远和你厮守。”虽然为时已晚,但是至少给了张阿生莫大的感情慰藉。


韩小莹说到做到,此后绝无婚恋之事。后来,活着的江南六怪不计前嫌地赶赴桃花岛,仗义地去化解全真教和桃花岛主黄药师之间一场因误会而产生的矛盾,遭遇欧阳锋、杨康等人的无情杀戮,除了被故意放走的盲人柯镇恶,韩小莹等五怪惨死在桃花岛上,其中只有韩小莹是自杀身亡,当是为了保全自身的清白。


书中还有一个因爱情而迷失自我的梅超风,她直接被师兄陈玄风带歪了人生方向,虽然夫妻情深,但是做人过于狠毒,为修炼九阴白骨爪而害人无数,令人不齿,最终她为救师父东邪黄药师而死在西毒欧阳锋手中,因尚未完全灭绝人性而让人为之叹息。毫无疑问,梅超风是个典型的悲剧人物。


至于难耐深宫寂寞而不顾一切地在婚内出轨的瑛姑,始终不肯承认自己有错,加之她从不顾及他人的感受,一心只在乎自己的得失,表现出极端的狭隘和自私,甚至心态都有所扭曲,让人难以同情她追逐周伯通而不得的孤凄。然而,瑛姑在试图冲破一个囚笼时又堕入另一个囚笼,始终无法精神独立,也是令人唏嘘。瑛姑对封建礼教束缚的反抗,显然没有成功,毕竟,对她而言,除了丧子之痛以及由此激发的仇恨之情,活来活去,就为一个男人周伯通。这说明了在封建社会中,因为没有脱离对男人的依赖性,女性对现有婚姻的背叛只能以失败而告终。


相对于以上几个悲剧人物而言,能够跟随丈夫一起出家的全真七子之一的清静散人孙不二,算是一种幸运。另外,孙不二的俗家女弟子程瑶迦那桩意外地被黄药师撮合而成的婚姻属于两情相悦型,程瑶迦也很幸福。


仅就《射雕英雄传》中所塑造的这些女性人物而言,就可以看出在封建社会中,无法经济独立的女人们纵然有才有貌,也要依附男人而活着,她们的命运悲喜与男人息息相关。其中几位悲剧女性人物,或殉夫而死,或独守空房,大都是郁郁终生。


在感叹之余,不由庆幸封建社会终于成为了历史,活在当代的女性在人生的各方面都取得了长足进步,有了自主选择人生道路的权利,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掌握自己的生活内容。


高英写于2019年3月15日上午,作者为美篇心灵感悟美文签约作者。


 高英聊金庸(28):郭靖的师父们

本文系高英原创作品,侵权必究。

高英微信号:zj0513gysanniu

真实做人,真诚写作,是我始终坚持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