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汉晋斋

在我家乡的山上,有一处迎春花,长在悬崖上的,四棱形的枝子垂下来,宛如一头浓密的秀发,飘逸而优雅。


长在草从里的,无数的枝条由里向外,向四方撑着,外延呈拱形状,凸显张力,一簇又一簇,连成片,相依相偎,紧密团结的样子!


而在几块山地高堰的缝隙处,迎春花年复一年的生长,仿若垂下的柳条。坚实而朴茂的石头堰恰似一块有着奇趣的背景墙。


悬崖挂枝,山野花枝,石头堰垂条,颇有几份意境和画感,同时有了几份期待。不是么?当骨朵满枝,花儿争先绽放,又生绿叶于其上,形成花海或绿带,那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

春风吹了又吹,吹去了寒冷,温暖了大地,春雨又湿山野,也染绿了迎春花的枝条。


无论主枝,还是侧枝,发出了一个又一个花苞,像是比着的,你长,我长,你嫩绿,我嫩黄,他又顶端加上了一圈红晕,谁也不让谁。


就这样,一个个,一对对,一片片的花骨朵欢欢喜喜,有的昂然向上,有的向着远方,有的俯视山野土地……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悬崖上的,山坡上的,石头堰上的迎春花开了,远望像金色的云朵落上去,又像一道道亮光,闪着吉祥悦目的光彩。


这亮色像要唤醒沉睡的山野,灌木草丛,无数的树枝……


是的,紫茸茸的榆钱花露出笑脸,垂柳扭动着细细的腰枝……

当近看时,那金灿灿的花朵对生,有打着朵儿的,有半开的,全开的,五瓣的,六瓣的,淡红的花萼,桔黄的花蕊,有的花边晕染丝丝缕缕的红。


仰有姿,俯有致,侧有容!像无数智慧的精灵轻驻即飞,像金色的彩蝶展翅舞动,又像春野上的轻音乐,抑或是心灵深处的一段文字,某个画面或故事……

我想起了一件事。1973年3月初的一天,我跟着父亲在地里翻新土,准备种谷子,高梁。累了,父亲柱着镢柄看那山上的,堰缝里的迎春花。


看着,看着,父亲放下手中的镢头,拿上镰刀,把山上迎春花周围的杂草清理干净,这样显出一丛丛的迎春花,还嫌不到位,把迎春花丛的枯枝弄走,就像在整理花园似的。父亲这么干着,想着什么,又盼着什么……


这时,父亲收到了一份重要通知,恢复他的工作,叫他去某中学任教。父亲惊呆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突然把年少的我举过头顶,“哈哈,小家伙,飞起来了,飞起来了……”我看到父亲流了泪,我看到父亲笑了。“快看,快看,那两朵迎春花,是不是高兴地要飞的样子”,父亲指着两朵迎春花高兴地说。


原来,父亲在特殊年代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是一个”臭老九”。一直接受劳动改造,而且,一改造就是多年。就在这年的三月初,迎来了父亲的春天……应该说,是一个崭新的春天正一步步向华夏大地走来了!


那年的迎春花开了!那月家乡的迎春花开了!

那天的迎春花开得鲜艳,像是笑出了声!笑出了泪!

迎春花,家乡的迎春花,朵朵向阳开,普通而又平凡的,春风吹拂,春雨滋润,一朵不寂寞,千朵闹春枝。芬芳馥郁,迎来春色满园,迎来快乐吉祥!


从冬天一路走来,是百花中最早的花,是春天的信使,带来春天的美好,带来万物复苏,欣欣向荣!不仅花色端庄秀丽,气质非凡,而且不畏严寒,不择土壤,迎风斗雪,坚强不屈!又寓示着一个新时令,新景象,新能量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