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伤的人,重伤的城市

现代 ·

轻伤的人过来了

他们的白色纱布象他们的脸

他们的伤痕比战争缝合得好

轻伤的人过来了

担着心爱的东西

没有断气的部份

脱掉军服 洗净全身

使用支票和信用卡


一个重伤的城市血气翻涌

脉搏和体温在起落

比战争快

比恐惧慢

重伤的城市

扔掉了假腿和绷带

现在它已流出绿色分泌物

它已提供石材的万能之能

一个轻伤的人 仰头

看那些美学上的建筑


六千颗炸弹砸下来

留下一个燃烧的军械所

六千颗弹着点

象六千只重伤之眼

匆忙地映照出

那几千个有夫之妇

有妇之夫 和未婚男女的脸庞

他们的身上全是硫磺,或者沥青

他们的脚下是拆掉的钢架


轻伤的人 从此

拿着一本重伤的地图

他们分头去寻找那些

新的器皿大楼

薄形,轻形和尖形

这个城市的脑袋

如今尖锐锋利的伸出去

既容易被砍掉

也吓退了好些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