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是一个忙碌的日子,从早上出门一直到下午九点回到家中,中间就连休息喝口水的功夫也没有,午饭是下午五点吃的,匆匆扒了两口牛肉面,活紧的时候即抱怨爹娘,又嫌日子太短,抱怨爹妈养的时候为啥不多给一双手,如果多一双手这些活我也能很快干完,如果太阳你迟些下班我也能把今天答应的事完成,可是两个愿望都无法实现,只能给自己加砝码一快再快,那个三码车到下午都实在是不愿动了,任凭我把油门加到家,也只能发过悲伤的呜咽声。

最忙的时候,我只记我只在原地转圈圈不知道先干啥后干啥,又抓头发又跺脚,到后来,力也出尽了汗也淌干了,只是不断往手掌上吐唾沫,一边又一边给自己使劲,出声,直至七点多才把所有的东西装车,运往收购站。

好在等一应物资处理完备,仔细盘点,身上的疲倦荡然无存,手摸人民币,真实的感受,还有那嗤啦嗤啦的声音甭提有多美妙耳。

最最漂亮的事情莫过于那收购站的外地小哥,轻轻拍拍我肩头,说声"陶哥",再无语了。原因是他为我结帐时给我多算了一百肆拾元钱,我当时接过钱时便觉的不对,我再三对他说你算好了,我要走了,他满口答应好了,你走吧。我到他身边又给他一百多块钱说兄弟你算错了应当是如何,如何。他这才恍然大悟,眼中是满满的谢意。

返过头来,行驶在回家的路上,看城市里华灯初上,大街人流熙熙攘攘,眼里流光溢彩,才忽然间发現,小城原来也如此的美,只是平时都因过度的忙碌,而忽略了眼前的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