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儿子的大学之路截然不同…

  曾经代表国家夺得过国际比赛第二第三名的我、被国家授予体育运动健将称号的我、曾经考取北京大学作家班的我《当时全国专业运动员,唯一跨行考上北京大学的人! “ 专业运动员,由于训练紧,上文化课较少 "》,然而,当时体工队的领导却独断专横地说 : “ 我 ! 养不起作家…";我回应说: “我的工资好象是国家财政发给的,并不是您私人掏腰包发给我的吧…;" 于是这位领导大发雷霆: “ 我有权力不让你去 ! 你就去不了…! 哼,一个运动员,上什么北大…"? 就这样,人为的障碍___这位领导的权力就决定了我进不了北京大学的命运…;我左思右想: 自己从没有得罪过这位领导呀…!为何这位领导要这样对待我…? 我实在想不通…;最终没能进入北京大学校园的我 ! 彻底没办法的我 ! 含着眼泪、被逼得只能选择出国去流浪、去打拼了…!

一句英语不懂的我,手里只有两百美元的我,漂泊到国外是可想而知的,经过的艰难、险阻…,一言难尽 ;流浪多国后、才稍稍稳定、就把儿子接到了身边…

也许是体育基因的遗传,儿子刚到国外的学校报到,就被选进了体育队伍里,后来为队伍夺得团体冠军立下了汗马功劳…,于是: 儿子在考大学后,由于是冠军队的主力,世界多所知名大学争相入取、给奖学金…

这就是我与儿子大学道路上的截然不同…

20岁时夺得国际比赛第二名、第三名奖牌的我…

儿子同全体队友们合影…

儿子同一起努力夺得团体冠军的队友们合影

祝贺儿子终于长大了…(祝福我们终于有了个“窝")。

1米86的儿子和1米76的父亲在自家门前合个影

和儿子在自家后园也照一张…

儿子越长越高…(别长了,长的太高以后难找女朋友…😄)

儿子的体魄越练越强壮…

  溪旁小松: 曾是专业队运动员,从小练武术、竞走、摔跤,曾代表国家在国际比赛上夺得过第二名、第三名的国际奖牌,被国家授予体育运动健将终生荣誉称号;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在《现代作家》、《特区文学》、《中国体育报》等全国三十多家报刊发表过体育文学作品;出版有《体育小说选》、长篇体育小说三部、长篇体育报告文学多篇… 。

在体育队伍中,人们所称的运动员作家,但不算是幸运儿;曾考上北京大学作家班《 全国体育队伍里当年唯一考上北大的运动员,结果领导说: 单位养不起作家…?》;所以: 人为的障碍,使我的生活和创作非常艰难;不过,我总觉得: 一个人,只要挣扎,总会有一块属于你的天地,哪怕这个天地只长小草、甚至只有沙砾…! 最后没办法,我只有选择出国去打拼…。现漂泊于国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