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兴之所至,从用橡皮泥捏花改为捏泥人。


捏完了就兴冲冲地拍张照片发朋友圈。


朋友侠子看到了,说:给你的泥人出本书吧。


老天爷!别逗我了!就我这水平,给泥人出本书谁看呐?我既不是大人物,又不是小明星,印成了书,给人擦屁股还嫌纸硬。


为了保护别人柔软的屁股,我只好压抑了出书的诱惑。


侠子是位出版人,典型的职场女性。每天忙得两头看不见太阳。但还保持着小情小调,偶尔画张小画发朋友圈。


然后我就说,哪天你为你的画出本书,我为我的泥人出本书。


很偶然的一天,从友人朱国梁那里发现了美篇。


朱国梁是个媒体人,擅长摄影,退休后整天开个车四处转悠,把祖国的山山水水都装进镜头里,发在美篇上,每张照片都晃人眼晕。


美篇是个啥东东?


看了一下说明,是个专门发图文的系统,每篇文章可发100幅照片,每幅照片又可附带5000字符。


我当时除了捏泥人,还热衷于游览家乡,把我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介绍给他乡朋友,手机里装了很多照片。


既然美篇如此慷慨迎客,没啥说的,我立即下载,拍的照片通通都放上去。


一边捏泥人,一边看家乡,一边发美篇。


一时间忙得不亦乐乎。


很多外地朋友看了我介绍国际庄的美篇,受到诱惑,还真有几个专程跑来旅游。


也有朋友看了在美篇上搔首弄姿的泥人,请我一定把最好看的留给她。


我左看右看,哪个都不丑。我好比是他们的娘。在娘的眼里,哪个孩子都好看。


话说泥人们跟我也不客气,见我心慈面软,善待他们,就一个个登堂入室,登鼻子上脸。


数百个泥人,乌泱乌泱地就差把我挤出去了。


鸠占鹊巢。


说来我也算个读书人,蜗居里原本除了我,剩下的就都是秀才搬家——全是书了。现在干脆我的书橱都被泥人占领了。


从前,书橱就是仅仅放书的橱。现在成了一群凭空生出的泥人的屋子。要拿一本书,得经过泥人同意了。


看这意思,难道你们比我更爱书?


再来说美篇,自从相识后,天天向我抛媚眼。时不时就来个优惠单,让我用积分来换书。


我又是个受不了诱惑的,美篇诱我千百遍,我待美篇如初恋。


我也想明白了,出书就出书呗。没人看,我自己看。


既然泥人们那么喜欢我的书柜,干脆把你们印到书里,让你们堂而皇之在书柜里呆着。


好吧,今天就秀一下我的美篇书。为了证明一点:这个世界我来过,而我的世界泥人来过。

  把泥人印进书里。

  侠子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