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收看辽宁卫视的一档节目《有请主角儿》,“大衣哥”朱之文穿着短上衣欣然出镜。在回答主持人“大衣哪去了”的询问时,他说:卖了。


大衣哥卖大衣,这是个爆点啊!我急忙调大了电视音量。


原来,朱之文自从作为一名农民歌手参加山东一电视台的节目《我是大明星》后,又走上了央视《星光大道》并取得佳绩,接着又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上了次年的央视春晚,可谓芝麻开花节节高。



成名以后,朱之文并没有刻意去追逐财富,挥霍金钱。他把赖以成名的军大衣拍卖了51.8万元,又在此基础上从自己腰包里拿出来10万元,帮助了六个生病的小孩。


没了大衣的大衣哥,面对现场和电视观众憨厚地坦言:这件当年在河北廊坊打工时花30元在地滩淘来的大衣,拍卖了五十多万元,我认为值,卖得再多些才好呢,那些孩子治病需要钱啊!


明星作为个人,当然有权支配自己赚取的钱财。但他们作为公众人物,应该给社会、给粉丝带来更多的正能量。有感于此,大笑痛感有必要为大衣哥点一个大大的赞。



朱之文成名后,没有像不少人预测的那样,搬到城里去住,而是仍住在原来的村子里。他说:当年在院子里栽的小树苗,如今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我熟悉这里,喜欢这里,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一部手机,他竟然用了十三年,而且还是那种老人机。大衣哥淳朴地说,好用就行。


然而,人红是非多。他出资帮村里修路,村里为表感念之心,树起一面水泥路牌,上书:之文路。过一段时间,路牌被人砸掉了。



来找朱之文借钱的村民纷至沓来,大都上万,至今无一人归还。


一个人饥寒交迫的时候,你给他一碗米,就是解决了他的大问题,他会感恩不尽。但是,你如果给一石米,他就会觉得理所当然了。这时候,你就是给了他一个粮囤,他还是会觉得你只给了沧海一粟。


这些人性的恶,并没有改变朱之文的善良本心。面对家里每天都有很多找他照相合影的来人,总是不嫌麻烦的接待,乐乐呵呵,没心没肺。



一个人的成功并不容易,成功了仍然保持原有的本性更不容易,有些人走着走着,就忘记了初心,迷失了本性,任性游走,不知前方何方。


由此,联想到从星光大道走出来的另一位明星阿宝。我们后来知道,他在星光大道的励志故事是编的,他并不是个大山放羊娃,而是在铁路工作,当时在北京读音乐系,还是一位酒吧驻唱歌手。


成名后,阿宝开始嫌弃自己的"土行头",总想摘下头上的白羊肚手巾和身上的老羊皮坎肩。然而,尽管白羊肚手巾换成了绅士帽,老羊皮背心换成了红西服,裹腿裤换成了花牛仔,黑皮鞋擦得锃亮,但是你唱那首《山丹丹开花红艳艳》不跑味吗?还是那个西北汉子吗?



周润发是香港演艺界影帝中的影帝,年幼时家境贫寒衣食不保,在洗车行当过小工,曾因摸过劳斯莱斯挨了巴掌。少年时的耻辱刻骨铭心,成名后发哥买了五辆车,其中就有劳斯莱斯。


这个故事尽管励志,但发哥显然志不在此。他的好友郑伊健爆料:如今已不接戏了的发哥非常接地气,穿十五元一双的拖鞋,一百元的T恤;常坐公交,地铁,一个人去菜市场买菜;不时在家附近的路边小馆请发嫂吃饭。


近闻发嫂公开表示,百年后会把全部56亿家产裸捐出去,已经设立好了慈善基金会,手续也已办妥。而发哥也证实了此事,还表示自己的母亲经常说:“我们万般带不走,能帮助别人是一种乐事。”



有感于发哥和大衣哥他们的不忘初心和回归本真,大笑想起了喜欢的电视剧《我本善良》主题曲:


我相信世上还有天理

问心无愧就值得走下去

狂风暴雨依然挺立

我愿意


(图片来自网络 ,鸣谢!)

(原创作品,转载须注明作者及出处)


珍珠大笑 文学学士,携笔从戎后曾任原沈阳军区前进报社文艺副刊编辑、主编,主任编辑,获得中国新闻奖、解放军新闻奖、共青团新闻奖以及省以上新闻奖、征文奖计数十个,获得省"优秀新闻工作者"荣誉称号,也曾入围新浪草根名博的历史文化新人,荣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五次,有新闻文学作品集《铁血男儿》面世,有多种报告文学、散文、杂文、诗歌刋于纸媒或收录于各类选本中,曾担任十余种书籍的编委、主编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