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一本旧杂志上看到这篇短文,读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现荐给美友一览。

那是深冬,快过年了,本埠即将枪决一批犯人。高墙外,一群亲属正等着与犯人们做最后的诀别,好让犯人平静上路。

会见前,法官对一王姓犯人宣读最高人民法院的死刑核准裁定书,王约摸二十三四岁,听完裁定书,他没有什么表情。17时10分,王的父亲在民警陪同下走进高墙,在一道牢实的铁门两边父子隔门相望。

父亲身材瘦小,脸色平静地坐在椅子上,须㬰,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发黄的照片,递给儿子:“这是你妈妈的相片,他有病不能来送你,虽然你犯了错,要受到最严厉的惩罚,但是,我们还是认你这个儿子的。”

儿子眼圈红了,流下眼泪:“我错了,也晚了,爸爸妈妈,你们要保重身体,不要想念我。”

父亲点点头:“我们会照顾好自己,你不要担心。”

儿子的重重地吁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会见室里很安静。父亲怔怔地望着儿子,好一阵功夫,他才平静地说:“你站起来,有一个规矩还是要讲的。”儿子一楞,慢慢地站起身。父亲也站起来,突然跪下去,说:“我没有教育好你,按我们农村老家的规矩,给你磕开个头。”

这个动作让儿子和现场的民警大吃一惊。

儿子反应过来,随即跪下去,眼泪又流出来了:“爸爸你不能跪,该跪的是我。”


父亲磕头后,站起身:“该说的都说了,其他话也没有意义。我走了”。说完,深情地望了一眼儿子,转身快速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爸,妈,你们要保重身体啊。”儿子看着父亲的背影,长跪不起,凄声叫道。

父亲走出高墙,后在腊月的寒风中不停地流泪……

“养不教,父之过”,一个山村农人懂得这个朴素的道理,但亲情、血肉和“我还是认你这个儿子”的决绝,更让人感知为人父的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