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经济是西门庆的女婿。


西门庆在世时,陈经济就色胆包天,偷窥潘金莲的美貌,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两人一拍即合,还都不是省油的灯。西门庆死了以后,陈经济更是肆无忌惮,奸情暴露以后,陈经济、潘金莲、春梅三人偷情被吴月娘分别赶出家门。


但陈经济舍不得离开潘金莲,在回家找银子赎潘金莲的过程中,潘金莲被武松诱杀,陈经济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欢喜。


陈经济最搞笑的一件事,就是鬼使神差的忽然想起来已经嫁给李衙内的孟玉楼,一个邪恶的念头在脑海中转悠,勾引孟玉楼。

孟玉楼忠厚沉稳,性格并不轻浮,在西门庆家时和陈经济其实并没有多少交集。也不知道陈经济怎么想的。也许,陈经济和西门府中的第一美人潘金莲偷情有了自信,自我感觉好极了,入戏太深,被色欲冲昏了头脑,忘了自己是谁。想当然的认为,西门庆家的妻妾,除了吴月娘,其余的妾都对自己有意思,只要是自己一出手,十拿九稳,这些人都应该顺着杆往上爬。


殊不知,人和人不一样,世界上只有一个潘金莲,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想当潘金莲,城府极深的孟玉楼不可能是潘金莲第二。


有因才有果。

勾引孟玉楼也源于过去陈经济在西门府的后花园拾到了一根孟玉楼头上的簪子,陈经济想以此为证勾引孟玉楼,不能不说陈经济想的还是挺周到的,但事情的发展并不是以陈经济的意志为转移的,肯定没有他想的那样简单。


陈经济自信满满,对李衙内称是孟玉楼的舅子,只想看看嫁在此处的姐姐,孟玉楼看在陈经济是故人的情分上设宴招待,可陈经济色胆包天,乘李衙内不在的机会,公然拔出孟玉楼丢失的簪子,威胁说是孟玉楼给他的信物。孟玉楼城府极深,表面上不露声色,满口答应陈经济的要求。到晚上告诉李衙内,设下计谋,把陈经济拿下送往官府,一顿乱棍,差点打死。要不是县官手下留情,陈经济肯定挂了。没有被打死的陈经济又被人拐走了买卖,身无分文,从此流落街头。


陈经济年轻,风流成性,原本就不是一个安稳人。如:刚从东京来西门庆家避难,第一次看见潘金莲就被潘金莲的美貌惊呆了,又长期在西门庆家浸润,耳濡目染,色胆包天,和潘金莲眉目传情,本身就不是一只好鸟。


显然,陈经济身上虽然有西门庆的影子,但陈经济无论是做生意还是情商方面和自己的丈人西门庆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张竹坡评价陈经济就三个字“太轻狂”。所以,陈经济吃官司,流落街头,最后被杀,一点都不奇怪了。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西门庆养虎成患,他的女婿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暗地里勾引自己的小妾,西门庆九泉之下肯定死不瞑目。


可话说回来,上梁不正下梁歪,西门庆自己给陈经济做出了榜样,陈经济没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西门庆就应该知足。


附读书记:

l图片封面来源于网络。

特别声明:本文系美篇簽約作者原创作品,转载必须带有原创作者“风清扬”的名称,转载没有授权不能在任何平台发表,否则将被视为侵权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