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究竟要目睹几多春秋,几多冬夏,又究竟要经历几番相遇,几番别离?有些人,漫长的一生都可以过得波澜不惊,有些人,短短数载光阴却已历尽沧桑浮沉。

他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秦始皇嬴政之父,然而他生来就是秦国最无存在感的公子,他在赵国为质数载,他一生跌宕起伏游离行走于刀刃之上,他的人生寡淡却也尝尽辛酸,最终凭着一份隐忍与坚毅、沉稳与睿智从大国弃子逆袭为王,他的成功是运气,也堪称为传奇,他就是秦庄襄王---赢异人。

  • 质子的存在感

他是父亲安国君二十几个儿子中最不显山不露水的一位,也是最平凡最普通的一人,他的母亲夏姬在安国君众多的妻妾中亦是不显眼,也不受宠,可以说异人既享受不到“长子”的尊荣,也感受不了“幺儿”的宠溺,身为“中子”的他地位尴尬又不出众,对于看重繁衍子嗣的王室来说,他的出生并没有引起多少轰动,是再寻常不过之事。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毫无存在感的人,生长在当时列国战乱纷争频起的年代,他的祖父和父亲突然间发现了他的“存在感”,于是乎被选派到赵国邯郸充当了质子。

春秋战国时期,质子是一份尤为危险的“外交工作”,能在他国充当人质者必为公子王孙,这样各国之间开战之前才会有所顾忌,不会轻易挑起战况,不过一旦开战,质子处境便极为危险,甚至会丧命成为炮灰。

父亲安国君之所以选异人前去赵国为质,也足以见得于秦国而言,他乃是可有可无之人,也正因如此,每每发生战况之时,他也以此为由常常死里逃生。

  • 逆袭为王的奇迹

歌德曾说:“善于捕捉机会者为俊杰。”我想王孙异人与商人吕不韦均可称之为俊杰。一直想出人头地的商人吕不韦,认为只有为官者才不会被欺凌,一心追逐权势,当他与质子异人相识之后,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他意识到,还有什么比投资国君继承人收益更大的呢?吕不韦认为王孙异人来到赵国做质子,不但可以保住他们母子的安危,还可以为自己赢得名声,为日后的崛起也积蓄了力量。思量许久,几经衡量,眼光独到的吕不韦与才思敏捷的异人默默地达成了共识,那就是吕不韦助他回秦成就大业。

虽是利益关系,但也各取所需,吕不韦也称得上是异人人生中的贵人了,没有吕不韦的多方周旋,让其成为正享盛宠的华阳夫人的“儿子”,变为母子关系,儒雅落魄的异人又怎会有继承王位的机会,开启王的人生。有时,人或许只差一个契机,整个人生便发生颠覆性的改变,或许异人一直卧薪尝胆地在等,等待这个时机的来临。

  • 异人的特性

“在任何一个成功的后面都有着十五年到二十年丰富的生活经验,要是没有这些经验,任何才思敏捷恐怕也不会有,而且在这里,恐怕任何天才也都无济于事。”我想俄罗斯作家巴甫连柯的这句话放在异人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他能够逆袭为王绝非仅仅是运气好,更有其自己的过人之处。

首先,他是一个极度隐忍坚毅之人。在赵国一呆便是十五年,即便生活简陋,衣食窘困,也依然保持着自己王孙的儒雅风度,过着简单低调、艰苦朴素的生活。他隐藏起自己的理想,也隐藏起自己的能力,为了自己远大的目标而不断地积累学习,让别人觉得他的忍耐是一种无能为力的选择。

当赵王重阳节出行遇袭之时,异人为了保护李皓镧,分身跳上马车与歹徒厮杀,他敏捷的身手、高强的武功令人为之一震,弱弱的表面下掩藏着的是强大。

他素日里用隐忍保全着自己的性命,最终等来了他的合作伙伴吕不韦,等来了期盼已久的契机,这种隐忍的境界很高,如果没有强大的心灵又怎会坚持,若坚强是逼出来的,那么苦难却造就了他坚韧的灵魂和顽强的意志。

其次他是一个沉稳与睿智之人。每逢开战之时,赵王及大臣们便会迁怒于他,可他每次都能沉稳应对,辨析形势,让自己转危为安,化险为夷,如若不是睿智之人又怎么会如此应对自如,哪怕两军开战,将其悬于城门楼之上,也是一副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姿态,这样一个无所畏惧、内心笃定之人又怎会不让人叹服于他胸中的格局之大,对待世事的淡然心态。

嬴异人的一生虽是短暂的,可他却用一生的隐忍换来了那一声荣耀之称,从默默无闻之辈走向人生的巅峰,成为历史上永恒的秦庄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