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专注

它是开在水里的

并蒂玫瑰

把涟漪

一次又一次

弹了回去

让太阳狠狠地

晒着它黑颜色的脊背

一前一后交织爱意

瞬息万变

难改一左一右的永恒

唯有与同类直面

它才和自己真诚相见

尘世里的人

伸手就可以够到它们

小小的甜蜜幸福




我在岸边看见它们时

二月已经过了

树木还是一些线条

风顺着风的方向轻轻吹

它醉酒的红颊如团火

照亮一些植物

要么归来要么窒息

我盯着它

昨夜的疲惫

已从皮囊中挣脱

无数个自我

与它保持距离

遥不可及

转而又近在咫尺

它有多少水上芭蕾

我就有多少种苏醒的方式


你是水的器皿中

古老又新鲜的

黑色粘土

眼眸深处有一簇

燃烧的火苗

我深信你割开

微寒的浅水后面

一定是一场

浩大的春天盛典

此时你我是安静的

虽然在个别

植物的末梢上

我观察到了

刚刚出世的色彩


诗歌摄影系紫气东来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