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惊雷过后,春姑娘的脚步就已经在涧河两岸轻舞。柳条低垂在河面,贪婪地吸吮着清澈见底的春水;傍边公园里的桃树枝条上已凸起了朵朵花蕾,在告诉游人,春天来了,桃花又开了…… ——题

深夜里,电话铃声急促地响起,红惊慌失措地拿起手机,朦胧中看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犹豫片刻后,还是接通了电话:“喂!你是……我……我……我是……有件事我想求你……” 桃花的父亲走出病房来到大厅,看见大厅里的条椅上躺满了陪护病人的家属,他转身走到靠窗的角落席地而坐。看了看大厅挂的钟表,已是深夜了,连日来的煎熬使他很疲惫,想着病房里的女儿,却没一点睡意。手里的烟灭了又点,不时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又看,终于,掐灭手中的烟头,拨通了电话:“喂!你是红吗?”“是我。”“我是桃花的父亲,桃花现在在医院里,她想见你……”“哦……” 挂断电话,红犹豫了很久,睡意全无,脑子里象放电影一样,思绪又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桃花盛开的那个时节……

红是农村孩子,十四岁那年,父亲在给邻居帮忙盖房子上木梁时,横梁滑落后当场砸死了。撇下母亲、他和八岁的妹妹,生活的囧境和现实的无奈,使他无法继续去上学,那年暑假后他离开家来到县城,找了无数家用人的地儿,没一个要他的,晚上没钱住店,他来到一个汽车修理厂,就钻进一辆待修的汽车里晕晕糊糊睡着了。第二天被老板发现了,了解了他后,处于同情,老板把他留下了。他非常勤快,从跑小角到后来学电焊、汽车修理,一待就是五年,从每月三百元钱到后来的两三千元每月,他很知足,也很仔细,除了给妹妹交学费生活费,其余的全给母亲了。 就在桃花盛开的时节,一次,他去修理厂旁边的小餐厅吃饭时,被一服务员吸引住了,清秀的脸蛋,水灵灵的一双大眼,还有那齐腰的长发,使他一下子热血萌动……从姑娘的穿着看,他便知道是农村人,朴实勤快,这也正是他心里所想要的。于是,去吃饭的次数多了,接触多了,便熟悉了,两颗青春萌芽的心,便撞出了爱的火花……

正当他憧憬着过两年攒够钱了,在小县城买套房子,与她共筑爱巢时,命运却没眷顾他,母亲得病住院了。短短几个月花掉了他这几年攒的那点钱,在病房里,母亲拉着他的手流着眼泪说:“这下把你辛苦攒的钱都花了……”他微笑着对母亲说:“钱花了咱再挣,只要你平安,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你,是我的一切。” 母亲出院回家后,宏又回到修理厂,忙碌完后急切地去到餐厅找他的桃花,他失望了,餐厅老板说桃花走了……

十年了,当初桃花不辞而别,红找遍了整个小城,也到桃花农村的家去找过,凡是能想到有可能的地方他都去找了,然而一无所获。红试着拨打所有与桃花有关联的电话,最后,打通了桃花父亲的电话,却受到了冷嘲热讽,说桃花跟随家人去了外地了,也找到了一个家境好的对像很快就要结婚了…… 红的心里如刀绞,独自一个人用了二年的时间疗伤,迫使自己忘掉过去,忘掉那段甜蜜的初恋。二年后,经人介绍搓合,他和一个老实本份的农村姑娘结了婚,婚后第二年妻子生了一儿子。再后来,他在小县城买了房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红的妻子知道他与桃花之间的故事,那年他与妻子结婚时,就把一切都告诉了妻子。那晚,他接到桃花父亲打来的电话时,隐约中妻子已经知道了。正当他犹豫不决时,妻子对他说:“你去一趟医院吧,或许她真的有什么事,我相信你……。”红没想到妻子会这么说,他抱着妻子说:“亲爱的,谢谢你,这次去也是了却我当初的心结,我很快就回来……。”

一早起来,红就去了医院。进入病房,一眼就看到了桃花闭着眼躺在病床上,她的脸如同被单一样惨白惨白,红的心里不知是悲是喜,十年未见,桃花还是当初的模样,只是,只是眼角多出了几条鱼尾纹,那一头飘逸的长发已不见了,齐脖的短发发看上去显的成熟许多。 听到有人进来了,桃花微微睁开眼看了一下来人,当她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时,眼泪瞬时夺眶而出,她用那微弱颤抖的声音呼喊着他的名字,却已泣不成声。看到这情景,桃花的父母默默地走出了病房。红走到病床前,轻轻地问了一声:你,还记得我!这一问,桃花哭的更加伤心了,梗咽着说:永远也不能忘……

许久,待桃花稍平静后,她告诉红:当年她家人不同意与他的恋爱关系,因为她是家里唯一的孩子,父母希望她能够找一个条件好的对象,将来能好过。你没有了父亲,拼搏了几年仍然是一贫如洗,在这个小城连一处属于自己的落脚地都没有,父母不想看见自己的女儿生活在那样的一个家庭。她与父母争论了很久无果后,父母拿走了她的手机,尽管如此,她还是不动摇。最后还是她母亲以死相逼,说母亲和男孩只能选其一。桃花哭了,哭的很伤心,她不想母亲有什么事,被逼无奈,最后才答应了不再和你联系。当天夜晚,哭着给你写了一封信,第二天悄悄交给了邻居,告诉邻居等你来找时交给你。可没曾想父母怎么就知道了,就找邻居把信要回暗地里烧掉了,第二天就带着她去了千里迢迢的南方。

到南方之后,一家人在城中村租了房子,父亲去了建筑工地打工,母亲则寸步不离,没有联系你的机会。南方城市很繁华,就连城中村也开着各种服装加工厂,有很多老板出进在城中村。不久一位老板的儿子看中了她的天生丽质,天天开着豪车到她居住的地方去,每次都带许多贵重的物品。一想到女儿能嫁入豪门那是何等的风光,父母就极力赞成。开始她不同意,可是扭不过父母亲,无奈勉强答应了。很快,父母就让她和那位富二代结婚了。 结婚以后,他对她很好,每天都会回来陪她,享受着两人的极乐世界。不久她怀孕了,看着她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上下楼梯都不方便,有时还得叫他搀扶,慢慢地他就不奈烦了,编着各种借口彻夜不归,把她丢给保姆。时间长了,就有些绯闻传到她的耳朵里,她心里感到委屈,在父母面前哭过一次又一次,但父母总觉得是她多疑,男人嘛,总会有很多事情要做,何况他家还有那么多企业,劝她忍着点,等孩子生了就会好的。

她本想着事已至此,等孩子生下了也许会改变的,然而命运和她开了一个玩笑,偏偏难产大出血,结果她的命是保住了,可孩子没了。公婆满脸的不高兴,而他和他父母一样,一听说孩子没了,连病房都没进就扬长而去了。是她妈在医院里照顾她到出院,直到出院时也没见婆家的人影。回到家中,她看着若大空洞的房子,整天对着空荡荡的房间流泪。丈夫偶尔回家一次,还大骂她没有用,很多时候,她在想从前,想初恋,那时,她恨父母,也恨自己。 事已至此,她咬牙坚持着……直到有一天晚上,他满身酒气的从外面带了个女人回家,桃花彻底崩溃了……只要她一质问,便换来他无情的毒打,他们在另一房间里巫山云雨,任凭她撕心裂肺地哭。时间久了,她患上了恐惧怔,也常产生幻觉,一天晚上,她愰忽听到楼下有一种怪异的声音,她便去看,结果从楼梯摔下去,导致盆骨骨折,在医院里,医生说她以后再也不能生育了。

那次出院后,她就再没有回家,直接去父母那里。不久后,她向他提出离婚,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父母看着她每天伤心的模样,决定带她回老家,远离这伤心地。 可谁能想到,刚回到县城,当路过汽修厂傍边的那个餐厅时,她就像疯了一样不顾路上飞驰的汽车跑了过去,结果在快到餐厅门前时被飞驰而来的车撞了…… 经过抢救,她终于苏醒了,当问她为什么要那样时,她说:那个餐厅是与你第一次相见相识的地方,也是她初恋的地方,那里留下过她今生最美的时光。时隔多年,当第一眼看到故地时,身不由己地就跑了过去……

此时,红早已是泪流成河,他伏在床边紧紧地握着桃花的手,一直对她说: 你好傻,你好傻……他一直以为当初是桃花无情地抛弃了他,直到现在他才明白,桃花心里承受着莫大的痛苦,那种苦是常人难以承受的,这能怪谁呢?怪她的父母?怪命运的捉弄? 许久,桃花对红说: “对不起,当初我不应该不辞而别,让你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在我离开你的那段日子,我无时不刻地想念着你,就算后来我结婚了,但在我的心里,你一直是我最爱的人,我不能没有你,但我也不想失去妈妈,对不起,我太自私了,请原谅我,原谅我……” 红拿起纸巾帮桃花擦干了眼角的泪水,说: “一切都过去了,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对不起我,无需向我道歉,要怪只怪命运捉弄人,怪我当初条件不够好,也怪我对你和你家人不够好,否则也不会是今天这个结果……”

两个人再一次泣不成声,所有的一切成为了不堪回首的往事。桃花明白现在的红已结婚生子了,他是一个极度负责任的男人,很久以来,压抑在心中的痛,今天,得以释怀,见到了自己曾经真爱的人,倾诉了心中积压已久的痛苦,感觉压在心头的那块石头已经荡然无存。 回到家中,红把这一切都告诉了妻子,妻子什么也没说,第二天早上,红被妻子叫醒,他惊讶地发现妻子手里提着一个大保温杯,妻子看着他那双惊愕的眼神笑着说: “傻了啊你,快换衣服,今早上我熬了鸡汤,等会一起给桃花送去。”他跳下床来,抱着妻子吻了又吻。

从那天开始,红和妻子隔几天便去医院看望桃花,从那以后,桃花的话也多了,人也开朗了许多, 并且和他的妻子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出院后,红和妻子商量好,把儿子认了桃花做干娘,他们成了最亲的亲人……后来,桃花在小县城的一家餐厅打工。只是,她再也没有嫁人……

渴望,本名毋宝群,一个热爱文学的农者,偶有作品发于公众平台,本人颈椎骨折压迫神经致高位截瘫,瘫痪在床已十年有余,且伴有并发症。落雪红尘,坎坷人生,愿与文字为伴,为心灵找个出口。